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49章 缺口
    “守护佣兵团,注意队形,推进!!!”守护佣兵团长布朗,一声令下。两翼剑盾战士先有了动作。

    紧随其后,长矛佣兵团长沃曼握拳的手掌,向前挥动。哗哗哗哗————方阵前六排组成密集的矛林,确实,一旦方阵顺利展开动作,长矛顺利开始了它们的进攻,那么便没有任何东西能抵挡这种恐怖力量。

    前提是,它能够运作起来。

    长矛佣兵团方阵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只要设法不让它有个统一的战场。

    并且只攻其两翼或背面,而不攻其正面,就能置它于死地。一旦对方突破侧翼,矛阵中的长矛兵很难抵抗突击进攻。

    “洞察力是取胜关键!一定不要让你的警觉松懈。”

    战斗状态,索隆的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一百名神选圣殿战士,快聚集在索隆的身后。

    战斗前的助跑,保持头与肩的稳定。

    正对前方,除非道路不平,身体不前探,两眼注视前方。肩部适当放松,两臂一前一后,后摆臂肘关节尽量抬高,然后随着动作加快时,神选圣殿战士手里的战刀越抬越高。

    “目标————左翼!”

    吸气,收腹,摆臂,右脚前跨,敦力,呼气,甩开战刃,左脚跟上。对着对方密密麻麻的人狠狠劈下。

    “守护长矛方阵左翼!”

    “长矛方阵掉转方向!”

    “右翼包抄!!!”

    两大佣兵团,一万人的三个阵列中,传出一道道命令。两个a级佣兵团,与一百人对战,其灵活程度锐减到还不及平常的一半。但是对于能够屠杀血鳄佣兵团的一百个亚神族,又不能不赴全力。

    守护佣兵团刚刚挺起盾牌的一刹,耳际的血痕。已越来越浓,并滑过面额,凝聚在颔尖,有的还淌到颈上。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的鲜血。

    劈战突进,半神之力,掀翻了十几道盾牌。索隆手持战刃当头砸下。人影一闪,只见一个令人顿生洒然之感的身影,越过了五百个守护佣兵战士的防线。

    大约三分钟以后,再次杀掉十几个剑盾战士,越过一千人的队列,索隆感觉自己身上微热,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有点胸闷,大口呼气起来,对着身前身后,两千多个剑盾战士的围堵,他的步伐也慢慢困难起来,速度慢下来了。

    而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此刻已经被分割包围。一个也没能跟上来。

    神选圣殿战士的战技和勇气虽然勇猛,但是面对军团数量的敌人围攻。战斗刚刚开始五分钟,便陷入了困兽之斗。

    毕竟神选圣殿战士已经用完了技能,半个小时之后才能重新使用。而且神选圣殿战士不能够与一个半神相比较,索隆的力量,敏捷,注定了他的个人实力,使得一般的佣兵战士很难围堵阻拦。

    “合围!杀了他!!!”守护佣兵团团长布朗。躲在队列的后方,抬起手中的十字长剑,立即使围攻队形更加紧凑起来。

    战靴跺在盾牌上,使得对方整个倒飞了出去,从而撞出了一道缺口。

    而索隆并没能抓住这个时机,实际上他才勉强站稳,刚要向前迈步,后边那条腿就遭到了一击,猛地一滑,来了一个趔趄。

    护具保护自己没有受伤,但是索隆的眼睛半眯起来。紧跟着,突然压抑的怒气猛然喷开来。

    “鹰击长空~”这道声音雄壮有力。使一百个被困住手脚的神选圣殿战士感觉胸膛激荡,热血奔涌。

    作为神选圣殿的拥有者,索隆刷新技能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而现在刚好到达时限。

    神选圣殿4级技能,————帝国军旗。主动圣殿投掷一柄军旗,3oo米距离,神选圣殿战士的军旗可以瞄准穿透任何一个敌人。并使附近友军获得强大的攻,持续8秒。

    横在索隆身后的长矛突然直刺,并从长矛的中上部位,出现了散强光的虚影军旗。而当这根携带军旗的长矛直线激射,立刻洞穿了直线上一整排人的心脏。并将虚影军旗留在了3oo米开外的长矛方阵中央。

    3oo米的距离内,一条直线上,大概有上百个剑盾战士,一瞬间感觉到心脏突然裂开了洞,血液从心脏破裂的洞里汹涌的在体内喷射。

    此一瞬间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仅仅只有这种血液都从破裂的心脏,往外如水柱一样流淌,以及目瞪口呆知道自身即将死亡的感觉。

    神之圣殿2级技能,————巨龙撞击。3oo米距离,神选圣殿战士的长矛可以瞄准穿透任何一个敌人,如果该技能指向军旗,则神选圣殿战士会被引向军旗,并击飞这段距离内沿路所有的敌人。

    第一根激射的长矛化作虚影。

    货真价实的长矛再次回到索隆的手中,并且顺着军旗的方向直线激射,再次洞穿了十几个剑盾战士的心脏。并随着虚影军旗的巨大引力指引,索隆的身体在短暂的两秒钟时间内放大两倍,并毫不留情地将三百米距离内数百名佣兵,给撞的七零八落。

    顷刻间,突然陷进五千名长矛士兵的方阵内部。

    索隆的战靴不停地在点着,就像蜻蜓点水一般。

    这只脚还没落地,另一只脚就抬了起来,宛如一股风掠过,一眨眼的功夫就突进到了长矛方阵的后方,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战阵~~~”

    伴随着这道声音,索隆使用了圣殿终极技能————天翼战阵。

    而关于这道技能的注解作为强悍的天翼将军,可以随时召唤三百个神选战士,抵达将军的身边组成一个完整的天翼战阵。这样的战力,将在惊人的一秒钟内完成。

    “哼,个人实力。永远也不能决定任意一场大型战斗的胜败。就算没有人能够阻拦你又如何,士兵们,杀死这些……”

    守护佣兵团长布朗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在他的视角里,眼前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眼看着步步后退,已经难以支撑的一百个圣殿战士,突然全部……原地消失?

    这怎么可能???

    一旦方阵顺利展开动作,长矛顺利开始了它们的进攻。那么便没有任何东西能抵挡这种恐怖力量。

    而一旦突入密集的长矛方阵内部,或者身后,圣殿战士便开始持剑进行大肆杀戮。

    “杀~~~~”

    以索隆的身体为中心,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在他的前后左右,形成了一个菱形的队列。然后在索隆的命令中,整个百人队伍从长矛步兵方阵的身后杀了进去。

    噗噗————长矛战士就像森林一样纷纷被砍倒。

    当方阵中出现空隙,一个端着长达十米的长矛的士兵,怎么也不会是擎着大盾,挥舞战刃的神选圣殿战士的对手?

    这个时候正是一寸短一寸优势,挤在一起的佣兵成员们人连长矛都挥舞不开。何况除了第一排,后排的佣兵并没有重甲和盾牌。

    这简直是灾难,并且一不可收拾。

    血尸遍地有的士兵已被切腹碎肠,却仍试图抓紧他们的武器。

    后方的方阵战士,很少能听到团长终止前进的命令,归根结底,他们的作战行动主要依据于接触感觉,来自敌人的压力程度。同时还有呐喊声和阵中流传的谣言。而这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掉转方向。

    因为灰尘血泊和扭曲的尸体,很快便弄瞎了内部士兵的眼睛,麻痹了他们的听觉,使他们根本无法对形势做出正确的判断。

    整个方阵像一只刺猬,因为没有活动的余地,方阵中的战士最好的姿势就是站直了。别趴下,以免被人踩死。

    阵里的人不能跑,一跑整个方阵就全部散了。

    然而,当索隆带领着一百个凶神恶煞的神选圣殿战士一路进攻。两翼的守护佣兵团,只能看着骚乱减员的长矛佣兵团干着急。因为此刻,拥有五千人的方阵被中心开花,已经彻底乱套了。方阵战士开始了没方向的逃窜,互相践踏,人挤着人,长矛挤着长矛。

    事实上,整个长矛佣兵团战死者多不是被砍死,而是被践踏致死。

    长矛佣兵团长沃曼,被神选圣殿战士一剑砸在脸上,眨眼就死的不再死了。而且是惨死!

    外围零落幸存的长矛佣兵团,还有不到两千人。

    然而他们只顾着逃跑,连武器都全部扔掉了。战场之上,有时候靠得不是人多,而是策略和威慑。不到2o分钟,五千人的长矛佣兵团就这样完了。

    索隆带领着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面对合并在一起的守护佣兵团,盯着对方的团长布朗,“投降还是死亡?”

    几十万观众的心,在胸脯跳得就像大杆子使劲撞城门一样,不但不均,而且一次紧似一次。

    勇猛彪悍的战斗风格,神乎其技的亚神族技能。2o分钟便将十大佣兵团之一揍得满地找牙,团长直接被碎脸。

    强很强!许多后来的观众,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强悍。

    “投降还是死亡?”

    沙哑的嗓音,回荡在整片竞技场上。

    脚下踩着一地的尸体。利用眼角的余光,索隆有意无意地扫向看台上的佣兵之王佩西。

    当佩西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儿又胀成绯红,索隆的嘴角挂起一丝肉又若无的笑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凭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如果正面面对长矛方阵,即便是索隆也没办法取胜。

    从前方面对那道密不透风的矛尖之墙,那么被屠杀就将是自己一方了。

    长矛方阵崩溃,长矛佣兵团长沃曼整张脸被看成了几块。开头,守护佣兵团长布朗吃了一惊。不由害怕起来,脸色刷白……但是接着,他的恐惧变为愤怒,忽然满脸自红到了耳根,两眼盯住了索隆。

    同时,这双眼睛变得突然闪烁着,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町遏制的怒火。

    亲眼目睹双胞胎哥哥被杀,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布朗团长的心。

    “守护佣兵团的战士们,敌人用卑劣的方式偷袭了长矛佣兵团。从现在开始,死战不休。为我们的兄弟佣兵团报仇!”

    布朗团长对自己佣兵成员的激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然而。索隆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那么——就去死吧!”

    索隆眼光冰冷,向前跨出两步,然后身姿突然半蹲,战靴猛蹬地面,整个人顺势而起,直飞冲天。

    手中的战剑直指苍穹。

    “————天崩地裂!”

    当飞得足够高的时候,便头向下。脚向上,从半空竖直俯冲而下。

    (这道技能的详细注解神选圣殿战士勇猛地跃向敌人,对其造成强大的攻击和溅射伤害,并在敌人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环形障碍,持续5秒。)

    一阵阵低沉的呜咽,严峻地震撼着周围的一切,一会儿尖利昂扬。

    冲破着尘雾弥漫的炎热的空气,从地面冉冉升起。与各种躁动不安的声音会合在一起。

    终于——————轰隆!

    这声音震耳欲聋,它喧嚣地回荡着。低沉地笼罩在港湾上空。在这个时间恐怕再没有任何声音比它再大了!

    仿佛一道雷电在人的耳边炸响。以及海洋里的惊涛骇浪,…………这一切如果和这道响声比起来,只不过折了一根小树枝,咬了一粒黄豆粒,一声狗叫差不多。

    视界里,一块块坚毅的巨型岩石。它用沟壑遍布的身躯,昂然屹立在竞技场中。并围成一个个巨大的天坑。

    天坑的边缘大量零碎的尸体碎块混在一切。除了两百多个剑盾战士当场被砸的血花四溅,守护佣兵团长布朗和他身边的几十个战士,全部陷进了这个巨大的天坑中。

    数千个守护佣兵成团。围着巨大的天坑呆,能够听见从里面传来的战斗声,却没有一个人对这巨大的岩壁有一丁点的办法。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

    五分钟之后。

    巨大的天坑崩碎,坍塌。使得四千多个剑盾佣兵不停地倒退,一直退到了竞技场边缘的安全地带。

    在一大片朦胧飘散的灰尘中,一道人影屹立在其中,在他的手上,赫然是守护佣兵团长布朗的头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