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52章 红云
    偌大的惊喜,几乎让玛格哑然失声。

    “不错。二十万援军,只是前哨……”

    十年过去了,尤兰已经有点记不起天空之神的容貌。

    十年的时间,木精灵一族一直留在全境战场。与狂战士一族,还有鲁道夫威廉撑起来的北部王国并肩作战。

    “天哪他会不会处死鲁道夫国王?”玛格惊叫一声,他想起了什么。同时,尤兰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

    北境王城,克莱斯顿。城市与军事要塞的结合体。

    作为整个北境大6屈一指的高直的视觉对象,从克莱斯顿城墙以外看过去,能使人在心理上产生一种奇特的崇敬感受,就像人们看见嶙峋的高山,飞流直下的万丈瀑布以及高卷的海潮时。会造成一种心灵的撞动与虔诚之感。

    与十年前相比,在城墙防御,克莱斯顿原来具有两堵为同心圆城堡护墙,已经不止一次进行加固。

    内墙越来越远高于外墙,为的是让内墙上的弓箭手有更大的视野和射击范围。从而形成内外墙上的交叉火力。

    看起来,克莱斯顿不止一次面临来自天空的打击。

    在内圈的四个角各建一座圆形塔楼,设计精密的塔楼和门房,即使在敌人进攻内墙时也能独立坚持。如今看起来,已经有三个角变成了废墟。

    克莱斯顿高大的城墙四周,有一个巨大的湖环绕城堡作为护城河。可惜面对来自天空的攻击。没有一丁点用处。

    总的说来,这座城市要塞,为它的主人领主供坚实的防御,抵御了无数次翼鬼的进攻,也是如今北部王国国王生活的地方。

    克莱斯顿并不大,但眼下十万人的平民呆在克莱斯顿。显得有些拥挤。

    关于不同的阶级,吟游诗人用这些话描述这样的生活“富人住在城市里,穷人住在茅舍里,生命之神造就了他们的高低贵贱,安排了他们的富有和贫穷。”

    在索隆的眼里,如今的克莱斯顿,就像十年之前他次到来一样。面临卫生度治安度拥挤度等等各种爆表的负面数据。

    唯一一点与上次不同的是,面临战争惨雾的笼罩,城市里没有人心惶惶。反倒显得十分麻木,好像他们早就习惯了一样。并且,整个拥有十万人口的要塞城市中,老人妇孺占据了一大半还要多,不要说成年的男子,就连高过成年人半身高的孩童也很少见。

    十年的战争,已经让克莱斯顿这座堡垒变成了北部王国人口聚集最多的城市。

    的北部人,不是已经逃到了天空帝国。就是迁徙到隐蔽的荒野深山,或者战死在战场上。

    白色大理石砌成的议事大厅。

    “大帝在上,您的战士……鲁道夫。”

    虽然鲁道夫的头顶上多了一顶让索隆感到不怎么舒服的王冠。

    但是近距离对视,可以看见这双眼睛里上一刻还很孤傲,这一刻却只有谦卑和崇敬。甚至还有朦胧的水雾。

    这双金色的瞳孔里仿佛没有焦距。

    一头亚麻色的头中却已经夹杂了许多白色的丝,以及还有手腕处,呈品字型整齐排列的三个熊掌印记,并没有抹去。

    “北部国王,鲁道夫。忠诚度9星,统率力8星。战场影响,此人作为北境国王,拥有绝对的忠诚和强大的战斗热情,对统筹全局有独到的经验和指挥能力。”

    数据的反应,说明了一个问题。

    鲁道夫虽然擅自加冕成为了国王,但是他的忠诚,似乎并没有一丝改变。

    索隆观看了他的战力,但似乎与十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提升。“个人魅力,武器精通1o星步战精通9星将军潜力8星。对于步战战场,有着独到的经验和方法。此人将为荣誉和征服而战。”

    索隆站在鲁道夫的身前,突然伸手去掉了他头上的王冠,然后在众人一脸惊愕的视线中。国王的冠冕,像是一块面包一样,落在了威廉伯爵的手上。

    “十年之前,鲁道夫,作为军团的将军,擅自脱离帝国,并擅自留在北境加冕成为国王,这是一种对誓言的亵渎。现在剥夺鲁道夫一切荣誉称号,作为一个重装步兵,马上到前线军团报道。……威廉加冕成为北部王国的国王!”

    听到索隆的命令,立即有两个神选圣殿战士,将鲁道夫拖出了议事厅外。

    然后,索隆抬起战靴,很快便离开了这座议事大厅。

    期间,除了对鲁道夫做出了惩罚,却没有对威廉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目光也没有。

    鲁道夫的自白;“十年里,我没有履行守护帝国的使命,不是一个好将军。我的军团,也已经消亡,我更不是一个好国王。我愿意接受对我的惩罚,以一个步兵的身份,某一天在战场上力战而亡!”

    威廉的自白;“索隆的意志不可违逆。私自成立北部王国,却丢掉了一大半北境国土。鲁道夫国王的冠冕,恐怕拿不回去了……”

    以下是索隆的一段心理活动;

    “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爱丽丝赛琳娜只能算是这具身体的同胞妹妹。”

    “但是两个混蛋,不打声招呼,就娶了她们。”

    这多少让索隆感到十分的不愉快。虽然仅仅只是不快,但是索隆的不快,与平常人的不快,结果往往大不相同。

    在索隆的记忆里,爱丽丝有着瀑布一般的长,淡雅的瓜子脸,就像是一片轻柔的云在索隆的眼前飘来飘去。

    爱丽丝的全身,都充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的风采。

    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受冷落的王后,眼神里全是凄楚和伤感。

    “鲁道夫这个混蛋,居然先后娶了十六个妻子。他还有没有荣誉廉耻。就算是拉拢人心,拉拢贵族们把士兵交给他,也不能连四十多岁的贵族妇女都娶吧,简直丧尽天良饥不择食。”

    赛琳娜,作为威廉伯爵的夫人。

    她依然有着一头海藻般银色的长,典型的莱因哈特血统。

    她的眼睛也是银色的,里面并没有太多的伤感,从属性上看,威廉对她很好。

    黑水城。

    夜风吹过,在凹凸灰色的帽子下面,露出留了那一排淡黄色的额。

    下面一股一股的长头,它们是先编成一根一根的小辫子,随后又绞成一根大辫子,搭在肩头。

    尽管半躺在海滩的一块礁石上,依然可以现,女孩的身材修长,一双纤细的手臂穿着白色的长手套,优雅的小腿则套在优雅细窄的鞋子里。

    克劳迪娅,十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更加丰盈标致的身躯。

    夜色模糊了大海与陆地,海的宁静使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

    克劳迪娅突然让自己滑下礁石,双脚踏在另一块礁石上,手摸着浸在海水里的礁石,一步一步的向远处走去。

    四周没有一丝的声响,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感觉是一样的。

    她知道,继续向前,就是浩渺纵深的大海,可能会毫无声息的隐没其中,消失在这苍茫的夜色里。

    可是克劳迪娅却没有丝毫的惧怕恐慌,就那么一点一点的向前。

    突然,她听到脚下“哗…哗”的流水声,这声音是海水穿过礁石迂回流动而产生的,它好象在提醒,“你离海水近了。”

    “召唤师,很久不见!”

    近距离对视,在索隆的眼里,那两道眉毛给予她的眼睛一种特别的色彩——这是两条淡褐色的松软的差不多是笔直的线条。

    十年的时间,克劳迪娅看上去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她出落的更加成熟。

    “什么人!?”

    女骑士诺拉。和索隆的记忆里一样,

    她那一头扎在脑后的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

    平心而论,美丽的女子是上天的杰作。而一个女骑士。更是一道显眼的风景。

    黑水城伯爵诺拉,一双眼睛晶莹剔透,眸球乌灵闪亮。玲珑的曲线,罩着黑色的优质铠甲,呈现出独特的美,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让人不由得耳目一新。

    “很不错,没想到你已经是一位女伯爵。”

    当看清出索隆的面容轮廓,像克劳迪娅一样,诺拉的眼中填满了震惊。而后微微一怔。轻轻地单膝跪地。“冕下!”

    索隆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平静地说道,“诺拉,今夜,召唤师会和我一起度过,地点就在……北面一千米处的一个马棚里。恩……如果你想来的话。”

    克劳迪娅的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镇静下去了。便很腼腆地对着诺拉一笑。

    只是面对诺拉疑惑的目光,一会工夫,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克劳迪娅的脸上来了,布满了绯红的颜色。

    眼看着克劳迪娅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低着头,跟在索隆的身后,逐渐远去。

    当诺拉突然回过神来,想起索隆刚才的话。“北面一千米处的一个马棚里。恩……如果你想来的话。”

    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福大只觉脑子晕,身子酥,竟像醉了一般。

    这种感觉。让诺拉感受到了不可容忍的羞辱,满脸火辣辣的。但是索隆终究不是普通人,诺拉站起身来,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随即,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他的话,便是神谕。而索隆的意志,不可违背……”

    平心而论,索隆符合任何女人心目中爱慕的对象。

    和神在一起度过一夜晚,远比和一个大腹便便的老贵族度过一生要显得有意义。想要保住黑水城伯爵的地位,诺拉正在被迫和一个老伯爵联姻。

    “神的女人,没有人敢随便染指,这或许可以拯救自己的处境。”

    冷静下来,想到这个问题。

    一个羞愧的灵魂,在太阳穴与太阳穴之间的那一片狭窄的空间里横冲直撞,似乎是满怀着僧恨地要撕裂自己的躯壳。

    最终,诺拉面朝北面的方向。她的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眉毛显得淡了些,她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不停地在轻轻颇动。

    忍受了十年,作为一具雕像,让索隆有些害怕孤独。

    特别是在黑夜,其实,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逃避孤独,孤独感却总在一生的每分每秒中陪伴着自己。

    如果一定要索隆来形容的话,孤独就是灵魂的影子,越是光亮的地方,影子也越深。

    孤独感是不能战胜的,即便是半神。

    孤独感更不能潜抑,最好处理孤独感的办法是觉知它的存在,并愿意和它共存。

    而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孤独刚刚冒头,人立即会去做一些事来“分心”,不让心智感觉到它的存在。

    …………

    殷红的朝霞浸染了东方的天空,茫茫大地依旧沉浸在沉沉的夜色之中。

    红云纵横,横跨天际,在黑色楼宇的遮挡空隙中,尽情绽放着恣意的激越,令人心潮澎湃。

    上一次看朝阳,已经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或许因为自己喜欢晚霞多一些,落霞似乎更加深沉而令人眷恋,而朝霞总给人脆弱单薄的感觉。但是其实细想起来,朝霞落日视觉上的差异并不大。

    回过头,干草堆上,一层轻纱的覆盖下。纤细,修长,有质感的小腿属于召唤师克劳迪娅,她肤色奇美,身材娇小轻盈。

    相比较起来,诺拉身材曼妙,丰满富有弹性,有属于她的特有的曲线。

    朝阳下转过一碧无际的草坡。远远的,军团已经集结。全面进攻的时刻,迫在眉睫。

    清晨,克劳迪娅和诺拉,显得有些害羞的样子,仿佛一朵迟开的花也似躲在绿叶后面不敢露脸。

    “克劳迪娅,我美丽的召唤师!”索隆饶有兴趣地看过去。

    克劳迪娅涨红了脸,低下了头,只是轻不可闻的答应了一声。

    忽而眼睛又放着异样的光,微笑着。举起头来,在没有那种害羞的表情,反而以一种充满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再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美丽的诺拉伯爵抬起头来。”

    索隆伸出食指,轻挑对方的下巴。诺拉突然红了脸,这并不像成年人红脸,而像小孩的红脸,差不多快着急的快要流出眼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