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一章 故国回首(一)
    马车慢颠颠地向前行驶着,铃铛声有韵律地从前方传来。张伯辰斜倚在厢壁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树木上犹自挂着残雪,但已遮挡不住绿意的奔放。只是于他而言,却是一个绝望的境地。

    如果没有记错,他被人抬上马车已经有五天了。五天来,马车昼出夜休,一直朝东北行驶着,仿佛永远没有终点。

    一路所见,已不是熟悉的环境。远离了高楼大厦、平房瓦屋,所到之处,尽是深林灌木,与积雪相交缠,透出一股苍莽的味道,又有一种难言的桀骜不驯。

    这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处女地。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一人掀开车帘,将一块硬饼递了进来。五日来,都是此人负责他的饮食。一身古装的打扮,操着难懂的方言,开始双方还尝试着接触,几次交流无果之后,终于还是选择放弃。

    人,也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人。警惕的目光透露出对他的不信任,机敏的身手如同环境一般,充满了野性。

    张伯辰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终于意识到,这次意外,也许让他永远也回不了家了。

    所有东西都是陌生的,唯一熟悉的只有左手边的弓匣。他不知道马车主人的善恶,但是没有拿走弓匣,足以让他放下戒心,毕竟认真说起来,还是马车主人救了他。

    缓缓打开弓匣,一张古朴的复合弓便映现在眼帘。这是他花费十八万元打造的,自以为完美的复合弓。

    这是一张重型弓!

    弓身使用钛合金打造,以便能够延长使用寿命。上下两个偏心轮搭载着缆绳,以减小开弓强度。弓弦则使用最新纤维材料,二十四股细丝组合在一起,足可承受数千斤的拉力。

    最主要的是,在七十磅的拉力下,箭杆初始速度能够达到325英尺每秒,轻易射穿50米外的目标。而整个弓臂设定的最大拉力是一百八十磅。

    到目前为止,他还只能拉开八十磅,远远没有达到极限。

    十九支碳杆箭安静地躺在箭袋里,每一根都是精心打造。轻轻拈起一枚,浑圆的箭杆传来阵阵凉意,脑海里则是箭杆飞翔的轨迹。

    他禁不住陶醉其中。

    学弓十年,让他明白,射箭也是需要天赋的。有的人是天生的弓箭手,有的人则只能用来娱乐。在这个年代,学弓并不便宜,还好他是一个富二代,丰殷的家境足以支撑挥霍。

    马车重新启动,打破了细思。他合上弓匣,调整好密码锁,将硬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尝不出什么味道,只有硬。

    出生十八年来,还没有吃过这么差劲的东西。

    但为了活命,他必须吃下去。

    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也不知道下一次停车是什么时候。只有马车停下来的时候,他才能吃上硬饼。他不知道马车主人的身份。几次下车方便的时候,观察到这一行人总共三辆马车。

    最前方的马车富堂华丽,两个女佣骑着小马一左一右跟随着,马车主人想必就乘坐其中。中间一辆马车盛放着食物,他们这一行人所有吃食均取自其中,而他则独自一人躺在最后一辆马车上。

    三辆马车前后,则有二十八名劲甲骑兵环绕护卫。一名仆人打扮的中年人居中策应,这个人也是每天照料他饮食的人。从规模上看,马车的主人不简单。

    第六天傍晚,马车终于进入了一座城池之中。他伸出窗外看去,在城门上方整整齐齐地刻着三个隶书大字令支城。

    此时此刻,张伯辰的内心不断翻腾,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喜悦。

    只因为,这三个字是汉字!

    方言也许听不懂,可是只要是汉字,总有办法交流的不是么?

    只是奇怪,令支城又是哪里?

    他的学习成绩本来就不好,对历史认知有限。所知道有限的几个朝代,也不过是汉唐宋明等有限的几个大一统王朝,可是无论是之前看过的图书,还是有限的几部古装电视剧,好像都没有令支城的存在。

    先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总得先摸清眼前的状况,才能图谋下一步的打算。

    马车驶进城内,在一处庭院内停了下来。他走出马车,仔细打量着六日来第一处落脚的地方。

    这是一处宫殿式建筑,与印象中的皇宫不同,房屋主体部分用巨石垒成,少了几分气派,多了几分厚重,却没有多少看点。张伯辰百无聊赖地转过身子,一时之间呆在那里。

    第一辆马车里,一位少女在女佣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庭院四周的士兵见状,立即恭伏在地。

    少女远远瞥见张伯辰,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朝着他指了指,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车队中的中年汉子恭敬地点点头,随即向他走来。

    张伯辰满脸疑惑地看着身边的中年汉子,满脸歉意地摇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

    中年汉子有些无奈,侧过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下张伯辰终于明白了中年汉子的意思,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肢体语言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也许更有效。

    他走到车厢前,将弓匣提在手里,慢慢地朝少女走去。

    如果没有眼前的少女,他也许会被一群不知名的人杀死在燕山,亦或者冻死在积雪里,成为野外的一具冻尸。无论如何,是马车的经过救了他。

    从这个角度来说,少女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所以当他走上去以后,轻轻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张伯辰,来自北京。”

    少女闻言,眼神更亮,她打量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对着中年汉子又说了一通。

    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张伯辰唯有苦笑。还好他知道,到达这里后,至少表面上已经安全了。在令支城,少女应该很有势力,才会拥有如此气派的庄园。

    中年汉子得到少女的吩咐,引导张伯辰向偏厢走去。穿过回廊,进入一处房间。

    紧接着,进来两位女佣,在房间里放置了大木桶后,不断地倒入热水。

    中年汉子指了指木桶,又指了指屏风后的床,然后再三指了指自己。张伯辰再傻,也明白了中年汉子的意思:你洗完澡后,早点休息。如果有事,再来找我。

    他上前一步,想与中年汉子来个握手表示感谢,却被对方轻轻躲过,然后退出房间。

    张伯辰斜倚在木桶里,脑海里不由想起六天前的画面。

    清明时节,乍暖还寒。他与“卧虎社”的朋友相约前往燕山西郊狩猎,不曾想却在山中迷了路。为了寻找出路,误入一处溶洞,当他走出溶洞不久,便遭到一群无名人士的追杀。

    开始以为有人跟他开玩笑,随之而来射穿树木的强弓劲弩却提示,自己陷入了一个无边的阴谋之中。他当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在密林中潜伏三日,射杀了一位头领。

    接下来,便是无边的逃亡。

    还好,老天总算对他有所偏爱。在死亡来临之前,将他拯救下来。

    “卧虎社”是京城富二代中的弓箭爱好者私下里成立的组织,取意于“李广射石”的故事。

    相传有一次李广进山打猎,无意中看到一头猛虎卧于草丛之中,他张弓搭箭,全神贯注,一箭射去,贯穿虎身。李广大喜之下,急忙趋前察看,却发现被射穿哪里是猛虎,原来是一块巨大的石头。

    之后李广多次试射,却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感觉。“李广射石”也便意味着箭术的巅峰。一个弓箭爱好者的社团取名“卧虎社”,内涵可想而知。

    不过私下里却有一种声音在流传

    “卧虎社”并非取意于“李广射石”,而是源自于《水浒传》中宋江在浔阳楼所写的《西江月》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如果真如传言所说,“卧虎社”成立的本意就耐人寻味了。

    据他所知,“卧虎社”中的成员大多低调无闻,也算是应了社名每个人都如同一头潜伏的老虎,横卧在草丛之中,等待着时机的来临。

    京城的官二代与富二代成分复杂。所以“卧虎社”成立的本意早已湮没无闻。有些二代喜欢赛车,所以各种豪车聚会时不时登上报纸,成为全国人民的谈资。

    而他们这群人,不过是喜欢射箭罢了。

    如果说被救之前,他还怀疑是谁在设局害他。被救之后,隐隐有种感觉,也许自己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时代。

    他自诩见多识广,十余年来跑遍全国。却还是听不懂对方的语言,除了拍戏,更没有谁会搞个古装车队玩。

    而拍戏,是有摄影师的。

    假如预感是真的,那就说明,那个成长的时代,他再也回不去了。那个爱恨交织的老爹,也从此不会再见到。

    “你是我张家的大儿子,出生于早晨七点五十三分,古时候取名,排行为‘伯、仲、叔、季’,七点乃十二时辰之辰时,所以你的名字就叫做张伯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