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章 故国回首(三)
    张伯辰对着慕容翰的背影叹息良久,转过身子想要继续和打铁老汉攀谈的时候,却发现老汉夹起铁块,专心致志地打了起来。他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一枚铁刃经过敲打、淬火等一系列动作逐渐成型,知道老汉已经拒绝了和他的交流。

    无奈之下,只好决定回去再说。这一番经历让他知道,只要找到像打铁老汉一样的人,很大可能会得到顺畅的沟通。

    张伯辰却不知道,在自己离开后不久,打铁铺中便来了一个人、一个精壮的少年。

    少年进入打铁铺后,动作自然地将一盒竹筒递了过去。他朝着张伯辰的方向努努嘴道“老爹,难道此人便是射杀幽州刺史李孟的那个人吗?李孟被段屈云击败,准备退保易京,没想到途中竟然死在此人手上。”

    老汉也不言语,伸出满是老茧的双手从竹筒中抽出一封信笺快速读了起来,随后将之扔在了炭火之上。

    “胡羯此番进逼野心不小,辽西只怕难以抵抗。只可惜段辽仍然与慕容皝纠缠不休,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他背着双手,在铁铺内反复踱步,末了,对着北方悠悠道,“好一个慕容皝,这一招‘驱虎吞狼’用的真是妙到巅峰,辽东在此人统领之下,未来不可限量。”

    少年轻轻一跳,摘下茅檐下一根茅草,咬在嘴角,随手拿起一把打磨完毕的大剑试了试,嬉笑道“我从邺城来时,听说石虎从大军之中挑选了三万精锐之士,号为‘龙腾中郎’,由他亲自率领,准备扫灭段辽。他之所以准备出兵,乃是慕容皝派遣扬烈将军宋回为使者,向赵称臣,并以其弟宁远将军慕容翰为人质,相约南北夹击段部,共分辽西土地。”

    “石季龙这次是铁了心想要灭掉段辽吗?”打铁老汉听完,不由喃喃道。

    少年哂笑道“辽西自从段匹磾(di)与段文鸯兄弟之后,实力每况愈下。段辽杀掉段牙掌控辽西之后,北击辽东,南扰胡羯,西界又与宇文部为敌。辽西在他手里实力虽然有所改观,却是四处树敌换来的,段部会有今日,他难辞其咎。老爹又何必为他可惜?”

    “王潇,老爹知道你心高气傲,从不将这些胡人放在眼里。然而自从刘聪那逆贼攻破两京,俘杀二帝[注1]。致令海内鼎沸,中原沉沦。我等家破人亡,胡人势力早已今非昔比。若想恢复汉家衣冠,还需借助胡人势力从中周旋,不然这中原祖宗埋骨之地,难免沦为胡人牧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有什么值得担忧的,老爹未免杞人忧天。”少年王潇放下剑,眼睛一亮“我从幽州经过时,听说射杀李孟的箭支精美绝伦,往昔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箭支。李孟被射杀后,箭支被送往邺城。李孟如果真是次人所杀,我倒想见识一下。”

    说完,向打铁老汉告了一礼,尾随张伯辰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

    打铁老汉似乎对他的行为见怪不怪,也未出言阻止。见他离开后,想到辽西局势,心中暗道“石虎任命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率领水师十万出漂渝津[注2],如今春天已到,海面兵融。若由濡水逆流而上,直到令支城下,段辽北与慕容皝交战,西出段屈云占领幽州,如何有多余兵力守卫令支城?”

    鲜卑段部虽是胡人,向来忠于晋室。这一支如果被灭,整个北方局势糜烂,胡人再不可复制。想到慕容皝即位不到五年,即便自称燕王,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他的眼前仿佛看到三十年前中原的狼烟。

    “石季龙啊石季龙,老汉虽然恨你,但又不得不佩服你。此番你以水师诱攻,却以支雄为龙骧大将军,姚弋仲为冠军将军,率领步骑七万为前锋主力。两国夹击,三方并进。以段辽之能,又如何破局?”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三十年了,老汉这身骨头,还能埋入祖宗坟茔吗?”

    白云深处,满满是少年时鲜衣怒马、游戏风尘的时光。

    张伯辰当然不知道打铁老汉居然还有一番复杂的身世,他只知道慕容翰被亲弟弟所逼,跑到辽西为外人打天下。而如今在这个庇护之地也快混不下去了。

    如果慕容翰都混不下去了,自己下一部又能到那里去?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因为当他刚刚返回庄园的时候,便被一人请了过去。说是“请”,是因为来人并没有对他动手,反倒很是客气。然而这一次他感受到了不寻常,隐隐从空气中嗅到一丝杀机。

    要对我动手了吗?张伯辰淡淡地想。人家好吃好喝地供着自己,收点利息也不过分。

    只是,我还没活够呐。

    想到这里,张伯辰的眼角慢慢眯了起来。

    很快来到一处大殿的所在,殿外全副武装的士兵分列两旁,看上去充满了肃杀的气氛。大殿之内十余人分为文武两列,跪坐在案几之旁。而大殿中央,则是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宽大的紫袍覆盖双膝之上。

    众人见到张伯辰进来,原本有些杂乱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

    “石虎的幽州太守李孟是你射死的?”中间那人上下打量着他,脸上满是不信。

    听到对方问话,张伯辰有点发愣。事实上,自从被救之后,他就一直在发愣,一方面是对穿越的现实难以接受,内心总是抱着万一之想。另一方面也是与身边人交流碰壁,让他更加趋于沉默。

    如今对方说话字正腔圆,不是汉语是什么?

    为什么那个管家和身边的女佣都不会说呢?

    他压住内心的疑惑,回应道“李孟?那是谁?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说谎!十多日前李孟在退守易京的途中,曾经围猎过一个人,只不过很可惜,他不但没有找到那个人,反而被对方一箭要了性命。而你打扮怪异,与北地人士不同。事发当日,雪颜郡主恰巧从那里经过,将你救到令支城。你怎么会不认识李孟?”

    左列站起一人,年纪也不过十七八岁,他见张伯辰出言否认,不由走了过来。

    “你是——”

    张伯辰心想,老子自从穿越以来,也就射死过一个人。如果那个人确实就是所谓的幽州刺史李孟的话,自己确实是见过他,只不过无论怎样,说我认识李孟未免太过于武断。你当时不在其地,怎么会知道我的遭遇?

    “在下段龛,忝为建武将军。”

    那人见到张伯辰仍然一脸懵逼的样子,没好气道“渤海公就是我爹,这下知道了吧?”

    “哦,原来是这样。”

    张伯辰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继续道“是我杀的李孟如何?不是我杀的又怎样?”

    “如果是你杀的那就好办了,如今石虎重兵压境。把你送过去的话,他一定喜欢。如果不是你——哼!怎么可能不是你?”段龛似乎看不惯张伯辰吊吊的样子,好像故意与自己作对,顿时一阵无名火起。

    他却看不到是自己事先挑衅,只以为自己身为建武将军、渤海公段兰之子、辽西公段辽之侄,对方却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实在是无礼至极。自己没有当场杀了他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而对方好像并不感冒?

    “听说杀死李孟之人箭术高超,百步之外一箭封喉。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在箭法上胜过我,无论李孟是否为你所杀,鄙人均可保证你的安全。”

    正在此时,在左侧走出一人,上下打量着张伯辰,轻轻道。

    他的话虽然轻,姿态也低,却让人有一种难以拒绝的魔力,好想他想做就一定可以做到。

    张伯辰顺着话音望去,顿时吃了一惊,这人居然是不久之前在大街上策马而过的慕容翰。打铁老汉的话顿时飘了过来此人勇武善射,足智多谋。要论才能,远在慕容皝之上,只因乃是庶出,是以不能继承父亲的爵位……

    “慕容翰!你是什么意思?如今我辽西大军正与你们慕容部作战,根本无法支撑与石虎的两线作战。若是将此人送给石虎,必然能够拖延时间。你放了他,且不是让辽西暴露在石虎的打击之下?”

    段龛气急败坏之下,指着慕容翰的鼻子道“你这个吃力扒外的东西,当初攻打柳城,若不是擅自撤军。我辽西大军早已经占领辽东,将慕容皝活捉。我段部为你提供庇护,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么?”

    慕容翰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他缓缓道“我对慕容皝实在是太了解了。石虎此番出兵,万一击败我部,他必然会全力以赴攻打令支。若是石虎稍有失误,他必然不敢乱动。所以,当务之急便是积极设防幽州。只要北平郡不破,石虎大军便难以长驱直入。为了攻打辽西,石虎准备数年。建武将军真的以为他会为了区区一个人而退兵么?”

    张伯辰见到自己还没有表明立场,对方就开始撕逼,当下冷眼旁观,看起了好戏。

    龙湖注1刘聪,前赵第二任君主,先后攻破洛阳与长安,俘杀晋怀帝司马炽与晋愍帝司马邺,西晋灭亡。稍后,皇族远支司马睿南渡长江,定都建康,建立东晋。

    2漂渝津在今天津市东,靠近渤海。濡水,即今滦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