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章 一鸣惊人(一)
    剑戟林立,战鼓雷鸣,较武场外人头涌动。王潇藏身人群之中,饶有兴趣地看着张伯辰。

    如他所愿,今日终于可以窥见杀掉李孟之人的真正实力。

    高台之上,辽西君臣席地而坐,段辽看到远处人群,兴致盎然道“寡人继承先人基业,不敢稍有懈怠。数年来夙兴夜寐,枕戈待旦,方才拥有辽西、北平、渔阳、上谷、与燕郡之五郡土地。如今虽有控弦勇士四万,犹显不足。还请诸位尽心尽力匡扶寡人,以成就功业于乱世。”

    众人皆道“某等深受厚恩,敢不尽命!”

    张伯辰跪坐在右侧,弓匣便放在身边。眼前的一幕他不知道如何参与,只能作壁上观。

    “好了,今日慕容元邕与张伯辰比试箭术,现在便开始吧。都说元邕的箭术独步辽东,寡人已见识多次,能得到他的看重,想必张壮士的箭术也不会太差。大家可以尽情欣赏。寡人也想知道,能让李孟一箭封喉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段辽挥手止住众人,看向张伯辰的眼光中透出一股莫名的意味。

    “第一轮,五十步,射中红心者胜!”

    段辽的话音刚落,早有旗牌官站定高台,朝着众人大喊了起来。

    慕容翰也不客气,当下走出众列,朝着段辽施了一礼,然后走向箭台。此时早有两位士卒从旁抬过一张大弓走了过来。慕容翰见状,一把抓过大弓,在手里舞了一个弓花,口中喃喃道“龙游呀,龙游,委屈你了!我慕容翰不能建功于天下,致令你明珠暗投,数年来无用武之地。这是某的过错啊。”

    “原来这把弓叫做‘龙游’,果然是一把好弓。从外形上看,这把弓的拉力至少在三石以上。”张伯辰看到慕容翰手中弓箭,顿时感觉口干舌燥。

    这把好弓让张伯辰毫无抵抗之力,同时又激起了他争胜之心,整个人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

    他对弓的了解不可谓不深,知道在弓制上,古代以九斤四两为一力,十力为一石。古代的度量衡随着朝代的更替有所不同,虽然一斤等于十六两的定制不变,但是一两具体的重量却是不断变化的。

    据他所知,在魏晋时代,使用的是王莽时代的度量衡。一斤相当于后世的2267克。三石弓相当于6629公斤。

    他的复合弓常用拉力是八十磅。磅是英制单位,一磅相当于45359克,他现在已经可以拉得开80磅的弓,只相当于3629公斤。

    很显然,如果慕容翰能够完全拉开龙游弓,自己想要战胜他,只能寄希望于准度。亦或者,自己完全发挥复合弓的潜力,改变弓臂长度与角度,将弓力增大到180磅,也就是8164公斤。

    那时候……

    想到这里,张伯辰的热血仿佛燃烧了起来。对比之下才知道,当初的京城卧虎社,也只能供富二代们吹牛装逼,很多人50磅的复合弓都用的吃力,又如何与古代的沙场宿将一争长短?

    自己虽然研究弓箭十年,毕竟只是当**好。对于慕容翰来说,弓马作为立身之本,如果输给自己,又怎能扬名辽东?

    不容他多想,慕容翰已经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沓。

    张伯辰是个弓痴,所以当他看到慕容翰的出手后,便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

    身正、手稳、眼锐——

    教科书般的射箭动作,在他那个时代,最有经验的射箭教练也不如慕容翰这一箭令人迷醉。

    周围传来一阵阵惊呼,随之而来的震耳欲聋般的赞叹。

    五十步外的箭靶上空空如也,只有靶中间一个小洞向围观众人诉说着经历。

    由于弓力强劲,慕容翰竟然一箭没羽,将五十步外的箭靶射穿!

    弓箭比试,原本带有先发劣势,因为第一个出场的人,没有追赶的目标,只能尽力而为,给自己争取最好的成绩。而第二个出场的人,有了之前选手的成绩作为参考,在实力伯仲之间的情况下,可以轻而易举地完成对前者的超越。

    然而慕容翰毫不拖沓,第一个出场便是直中红心。

    不但如此,强劲的龙游功让他一箭便成为全场的瞩目的中心。

    先声夺人!

    由此可见慕容翰对于自己的箭术是何等的自信!

    他就是要用最强的成绩给予张伯辰最强大的压力!只要击溃对方的意志,赢下这次比试易如反掌。

    现在所有的压力都被倾斜到张伯辰的身上,在众人的眼中,这一次的比试,眼前怪异的少年已经输了。

    射的再好,又怎么超得过慕容翰的成绩?

    段辽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元邕不愧是辽东第一射手,若非慕容皝心胸狭窄,肯重用于他的话,我辽西怎会是对手?”

    建武将军段龛心情复杂,他既嫉妒慕容翰大出风头,又明白只有击败张伯辰才能说服伯父段辽,将其送往赵国,平息石虎的怒气。

    张伯辰明明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甚至半个月前都找不到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

    仅仅只是幽州刺史李孟被人一箭封喉,他便被人推到风尖浪口之上。

    今日与慕容翰的较量,不过是事情演化的结果。

    他不知道背后的推手是谁,更没有精力去顾及,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连这个世界上最基本的的规则都没有弄明白。

    不远处王潇脸上挂满幸灾乐祸,他从邺城借道幽州,一路上所听最多的留言,便是李孟死的如何离奇,带领两千士卒在丛林中围剿一个人,最后却被人一剑穿喉,死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

    更神奇的是,那支箭与所有的箭都不相同。

    要知道箭支的重量都有定规,太轻箭支射出去发飘,无法有效打击敌人。太重的箭又不容易掌控方向,导致威力大打折扣。然而射死李孟的箭支太细太轻,这样的箭支,原本无法使用。

    现实是,恰恰是这样的箭支,在密林中射杀了李孟!

    如果李孟真是眼前的年轻人说杀,那么此人实在是个极度危险的人。

    王潇看向张伯辰的目光中,充满了慎重。

    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射在张伯辰的身上。他站起身子,走到箭台上,轻轻地将弓匣放在地上。然后席地而坐,慢慢地打开了弓匣。

    首先将弓把与握把组合在一起,然后将上下弓臂固定在弓臂槽内,通过拉力调整螺栓将拉力固定在80磅。调整好弓弦后,便将控制缆缠绕在滑轮轴上,不断地调整,直到缆绳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铮铮”声。紧接着,减震器、瞄准具……

    他的动作轻柔,如同蜀中的锦娘绣花,又如同陌上的少女采桑,专注而出神。好像忘记了,还有一场比试需要他去完成。

    “他在干什么?”

    围观人群中窃窃私语,他们不明白,事到如今,眼前怪异的少年好像完全没有担忧的神情。

    这种反常的举动,却让他们突然间有了期盼难道在这种情况下,奇异少年还有办法战胜慕容翰不成?

    当张伯辰站起来的时候,一张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复合弓,赫然展现在众人面前。

    不得不说,这张弓着实拉风。

    张伯辰握着复合弓,自有一番味道。他从箭袋中抽出一根碳杆箭,轻轻地搭在弓弦之上。

    悄无声息!

    怎么回事?

    众人只见到张伯辰张弓搭箭射了出去,除此之外,一点动静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难道射脱靶了?

    这样的人居然和辽东第一神射比试箭术?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此时,慕容翰“嚯”地一声站了起来,看向张伯辰的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他走向段辽之前,轻声道“这第一局,慕容翰输了。”

    “元邕?”

    段辽有些不明所以,明明慕容翰已经抢占先机,不但射中红心,而且贯穿箭靶,兼有准度与力度。某种程度上来说,慕容翰已经霸靶,张伯辰已经没有超越的可能,除非……

    想到一种可能,段辽脸色顿时大变,急忙站起来道“来人,将箭靶搬上来!”

    实在不敢相信,这位奇异的少年在箭法上的造诣能够达到如此高度!

    但他又不能不相信慕容翰的判断。

    交往三十年,他知道慕容翰此人虽然谨小慎微、谦虚内敛,内心的争胜之心不弱于任何一个人。众目睽睽之下,绝对不会信口雌黄。

    如果是真的呢?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可怕!

    不多时,只见两位士卒将箭靶抬了过来,通过近距离的观察,才发现慕容翰所射之箭正面没羽,却没有完全贯穿。在背部冒了出来,只有尾部留在靶内。而张伯辰所射之箭却全无踪影,在箭靶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人群中早有人幸灾乐祸,“我早就说了,慕容将军是辽东第一神射,这个张什么玩意如何是他的对手。”“你这不是废话!三十年来,除了段文鸯将军,辽西谁是慕容翰的对手?”“慕容将军怎么会和这个无名小卒比试?也不怕丢了身份——”

    段辽也不管众人的议论,围绕着箭靶转了三圈,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之间走到箭靶之后,猛地将羽箭拔了下来。

    羽箭末尾,原本浑圆的箭杆四分五裂,箭杆之内,透出一片刺目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