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六章 一鸣惊人(二)
    段辽看着手中撕裂的羽箭,内心的震动非言语所能形容,没想到张伯辰此子的箭术竟然如此出神入化,在必输的局面下以不可思议的准度,反败为胜!

    全场鸦雀无声——

    慕容翰的目标是靶上红心,张伯辰的目标却是红心之孔,箭术高低,一目了然。

    段辽缓缓地将碳杆箭从羽箭的箭杆中抽了出来,眼神中充满了疑惑、惊讶、恍然……所有的感受在最后一刻汇聚成一股热流,从内心的最深处涌出,那就是——

    狂喜!

    他压抑住来自内心的躁动,将碳杆箭举过头顶“都说覆箭难见,没想到寡人今日有幸见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箭术,总算不虚此行。寡人宣布,第一局,张伯辰胜!”

    所谓覆箭,是指后一支箭射中了箭靶上的箭杆,取代了原箭的位置。这种箭没有极为高明的弓法与眼力,想都别想。

    张伯辰听完,暗暗擦了擦手心的汗水,整个人有种虚脱的感觉。他的复合弓目前只能拉开80磅。在力量上远不如龙游功来的强劲。如果换一块箭靶,以复合弓的力道,根本没可能射穿箭靶。即便射穿,也不过同慕容翰一样,在成绩上难分轩轾。

    慕容翰的自负,给他了战胜对方的最大机会。让他化先发劣势为后发优势,完成了对慕容翰的超越。

    复合弓配备瞄准镜,分辨率远超人眼。加上碳杆箭比羽箭要细上不少,张伯辰正是综合自己最大的优势,化腐朽为神奇,展现了自己绝佳的观察力与判断力。

    “第二轮,一百步,射中红心者胜!”

    张伯辰深呼吸了一口气,正想让自己紧张的内心平复下来,便见旗牌官走到高台喊了起来。

    古人形容箭术高明,最常用的一个词语便是“百步穿杨”,这个词也是区分一般射手与神射手最硬的指标。

    都说“百步如缕,五十射力”。意思是说,射五十步,其实最看重是箭手的力量,如慕容翰般,一箭射去,贯穿箭靶。因为在这个距离内是箭支力度最大的时候,飞行轨迹可以无限接近于直线。从这个角度上,张伯辰在第一轮还是占了慕容翰的便宜。

    而百步如缕,乃是说。在一百步的距离内,箭支在空中飞行的轨迹为弧形的抛物线,就像一条细线飘荡在空气中,随时会脱离原有的轨道。也正因为如此,百步穿杨的难度极大,成为古往今来神射手追求的终极目的。

    即便是射百步靶,射中红心的成功率也并不高,是考验一个人射术的真正环节。还好,在张伯辰看来,以手中复合弓的能力,百步靶勉强还可以完成。

    “且慢!”

    正当张伯辰有所准备的时候,慕容翰走上前来。他看向旗牌官道“你过来。”

    旗牌官见状不敢有违,径自走了过去“不知道大将军召唤小人,有何吩咐?”

    “将箭靶撤了,你找两名军士站在百步之外。”慕容翰看向张伯辰道,“伯辰之能,超乎某的想象,比试箭靶已无意义。这第二局,便是射取兜鍪上之红缨,伯辰可敢应战?”[注1]

    张伯辰看向走向远处的两名士卒,明白了慕容翰的用心。

    箭靶毕竟是死物,箭手只需要把注意里放在箭靶上,剩下的便是弓法的较量。而兜鍪则是戴在活人的头上,一个不准便要了下方士卒的性命。施加给箭手的压力要大得多。

    若是让士卒有损,便是彻底的失败了,无论用怎样的方法都无法再挽回局势。

    更何况,仅仅是兜鍪上方的红缨。百步之外,不过是一块指甲大的红点而已。相较于箭靶之红心,难度何止倍增?即便是百步穿杨,也未必有这样的难度。

    慕容翰竟然想用这种办法,让他知难而退?

    张伯辰内心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对慕容翰仅有的一点好感逐渐消失。心中想道“我糊里糊涂穿越,本没有得罪你,何必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要让我出丑,我也没有必要跟你客气了。”

    抬头看向栅栏之外的围观群众,胡人与汉人相互混杂,指着自己窃窃私语,他内心反而更加清明。如此这般的社会,想要取得立足之地,首先便要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向所有人展示——

    我,与众不同!

    目光降落在慕容翰身上的时候,张伯辰淡淡道“我也正想见识一下慕容先生的箭术。”

    不远处的高坡上,一辆马车停靠在坡顶。拉车的马悠闲地吃着草,然后扬天打个响鼻。教武场上的呼喊声似乎影响不到它们。也许它们还会觉得奇怪,这群神经病整天咋唬着什么啊,有这个时光,吃饱喝足晒晒太阳,多惬意!

    一位少女骑着马奔了过来,在马车旁边翻身下马,走到车厢前,面有喜色道“郡主,第一局,他赢了。”

    车帘微动,一张俏脸露了出来。车厢内赫然便是救下张伯辰的少女。一双灵动的眼睛充满急切,话到嘴边,反而幽幽道“小柔,你慢慢讲给我听。”

    人群之中,王潇一反之前吊儿郎当的状态,眼中满是炽热。之前以为张伯辰必输无疑,没想到此人竟然别出心裁,从而在与慕容翰的较量中占得先机。

    他喃喃道“好怪异的一张弓,原来一张好弓还可以做成这样!只是将弓身镂空,不怕断折吗?”

    他不知道后世的材料学突飞猛进,做工早已不是古代可比。复合弓的弓身为钛合金制作,镂空不但能够减轻重量,还能够减轻弓身的压力,延长使用寿命。

    压住内心的惊讶,看向较武场中。虽然慕容翰加大了比试难度,但他对张伯辰却充满了信心。

    他还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可以在逆境中如此沉静。

    慕容翰走到张伯辰面前,仔细打量着复合弓,脸上充满了惊讶与恍然“果然是一把好弓,制作之人真是不世出的奇才,居然可以想到利用这种方式减少驻力。弓通人性,你可要好好对待此弓。”

    面对如此精美的一张弓,慕容翰竟然毫不贪恋,这让张伯辰有几丝奇怪。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许他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拥有一张这个社会上谁也做不出来的弓,便是他最大的原罪。

    原本还担忧有人为了争夺此弓,会在事后对他不利。所以连后路都想好了,便是在比试之后,无论胜负,都将此弓献给辽西的主人段辽。

    他相信,这样的一张弓完全可以换来自己的性命。

    慕容翰的态度让他明白,自己并不了解这个时代人物的处世哲学。同时也让他明白,即便在第一局中力压慕容翰取得胜利,也并没有几个人真正明白他手中复合弓的妙处。

    因为不了解,所以无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也许,慕容翰算一个。

    他毕竟是真正的箭术高手。

    慕容翰拿起手中的龙游,对着张伯辰道“这一局,我先来。”

    第一局的失败并不能挫败他的信心,他了解自己,更了解龙游,知道自己真正优势所在。所以第二局,他仍然选择了第一个出场。

    此时三月,辽西还没有从冬天的阴影中走出来,风向飘忽不定,太阳也并没有多少温度。但是在一百步外,两名士卒却如雪松一般,矗然而立。

    这本是辽西最精卫的士卒,号为“辽西铁卫”,虽然全身甲胄,并不能保证在比试之中的安全,但他们并不畏惧。

    慕容翰走到箭台之上,郑重地抽出一支羽箭。左手提弓,右手拿箭,在箭台上反复踱步。

    第一局他输了,所以第二局,他必须胜!

    起风了,太阳也逐渐西斜。栅栏之外,无数人翘首以盼,他们想知道如此局面,辽东第一射手如何应对。

    要知道,他是慕容翰啊!

    二十年来,鲜卑六部最强的箭手!

    这样的人物又怎会甘心认输?

    无数目光之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没有人看得清慕容翰是如何出手的,当箭头反射出太阳的光芒,众人这才意识到,那支箭已经飞到空中。

    “砰!”“砰!”

    两道火花闪过,转瞬间便传来两声撞击声。慕容翰走下箭台,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张伯辰看向百步之外的两名士卒,瞬间呆在那里。

    慕容翰一箭双缨,将两名士卒兜鍪上的红缨全部射落!

    好可怕的慕容翰!

    张伯辰吸了一口凉气,飞行的轨迹、风向的影响,撞击的角度……所有一切全都在慕容翰的意料之中!

    更可怕的是,连射脱第一个红缨之后羽箭的去向,都在慕容翰的算计之中。

    他掌握了所有的因素,才完成“一箭双缨”的奇迹。

    这样的人物,怎会被慕容皝所逼迫,只能流亡国外?

    “好!”

    “好!”

    “好!”

    段辽激动地站起身来,大呼三声“好”字“寡人何其有幸!今日不但见到‘覆箭’,更是见到‘一箭双缨’的绝技。元邕啊元邕,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张伯辰,这一局,你有何话说?”

    两支红缨均被射脱,慕容翰虽然有取巧的嫌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展现出来的箭术是实实在在的,所有人均无话可说。

    此时此刻,连段辽都不认为,张伯辰还有取胜的可能。连比试的目标都已失去,这一局,又如何比试下去?

    刹那间,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张伯辰身上。这一次,压力比上次还大。

    龙湖注1兜鍪(mou),即古代头盔,中间有竖立的箭头,伴有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