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章 一鸣惊人(三)
    张伯辰心中发苦。心想你不会是慕容复的祖宗吧,“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愧是祖传绝技,用的真是娴熟。[注1]

    这个慕容翰虽然谦虚,却是极度自负的一个人。在第一局中就贯穿箭靶,给他来了一个来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他张伯辰窥到了破绽,从中取巧,从而反败为胜。所以便在第二局中“一箭双缨”,将他逼到了绝路。

    他虽然赢了第一局,即便这次输了,大家也不过是打个平手。但是他知道,以慕容翰的造诣,假如自己没有随身携带的复合弓,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百步之外的士卒犹自站在寒风之中,第二局一刻没有结束,他们便一刻不会离开。但是作为比赛的另类当事人,他们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搏杀高手不是没有见到过。但是像慕容翰如此恐怖的箭术,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慕容翰投奔辽西五年,还从未展现过他的箭术。

    如此恐怖的箭术,箭台上的年轻人又该如何应对?他们看过去的眼神中充满了同情,却不知道自己还是比赛的箭靶,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在张伯辰的箭下。

    张伯辰在箭台上反复踱步,最后走到之前慕容翰站立的位置,抽出一支碳杆箭,缓缓拉开了复合弓。

    “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自己是慕容将军吗?再说即便是慕容将军,没有红缨了,还射个蛋蛋!”

    “也许是害怕输的太难看吧,所以怎么样也得把姿态做足了,不然多丢人,你说是不是?”

    “哼!小人之心,此子的箭术哪有如此不堪。我倒是看好他可以拿下这第二局——”

    “你说笑吧,你看看,你好好看看,看到没?兜鍪之上的箭缨都没了,他又射什么?你倒是告诉我,他怎么射?”

    “也许——也许他会让大人再差遣两位勇士过去呢。不,三位!到时候一箭三缨,岂不是比慕容将军还要厉害!”

    ……

    张伯辰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动作居然让周围人群骚动如此,就当众人以为他要将手中之箭射出的时候,突然见他将弓箭收了起来,然后缓缓地走到了段辽的面前。

    “要认输了吗?”众人心中均想。

    “我有一个请求。”张伯辰看向段辽,轻轻地想。

    段辽皱着眉头道“你有何请求,寡人无不应允。”

    “我想到那里去看看。”张伯辰指着百步外的士卒,目光有些出神。

    没有人知道奇异少年在想些什么。难道去看看就能反败为胜不成?败了就是败了,有时候失败并不丢人。能够坦然面对失败,更是令人敬佩。像慕容翰一般,失败了,那就想尽办法在下一局中找回来。

    这样做才是真英雄真豪杰,明知失败还不承认,反而借故拖延,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有些人在心里已经对张伯辰产生了鄙夷。

    无名小卒就是无名小卒,即便胜了一局也不过是投机取巧。这样的人物,怎能与辽东第一神射相提并论。他们好像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在心里暗骂慕容翰欺世盗名,居然败给了一个无名小子。

    张伯辰也不去管它,绕过箭台,轻轻地向辽西铁卫走去。

    他的每一步都郑重其事,竟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韵律。

    慕容翰的羽箭首先射中左边士卒的兜鍪,碰撞之下,兜鍪上方的箭头带着红缨跌落在不远处的地上,而后,羽箭去势不减,再一次射断了右边士卒的红缨。

    最后一次的碰撞,让羽箭与红缨缠绕在一起,共同跌落在更远的地方。两名士卒看上去虽然站在一排,二者之间却有着大概3°的狭小偏角。

    张伯辰闭上眼睛,感受着吹来的寒风,脑海中模拟着慕容翰的箭支从离弦到跌落地面的全部轨迹。

    刹那间,汗出如浆。

    这个慕容翰,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不远处的马车里,少女听完小柔的叙述,不由担忧道“难道他,就这样输了吗?”

    她抬起头,向教武场的方向看去,却见张伯辰有意无意地看了过来,似乎向她笑了笑。

    笑容中充满了释然、自信,还有一丝发自内心的——

    欢快。

    少女突然一把抓住身边的手臂,轻轻道“这一局,他肯定能赢!”

    张伯辰再次走向箭台的时候,再没有一句话。

    张弓,搭箭,一支泛着黝黑的箭杆冲天而起,瞬间向远处的天空中飞去。

    众人不明所以,这是要干什么?即便知道输了,也不能乱射啊,这简直是乱弹琴!

    “他的眼睛,难道是闭着的?”王潇站在人群之中,一眨不眨地盯着张伯辰,他不认为这个奇异的少年会乱射。因为每一个高手都有属于他们内心的骄傲,这份骄傲既是促进他们进步的驱动力,也是他们的做事风格与烙印。

    更是他们有别于常人的最显著标注!

    毫无疑问,在箭术上,张伯辰是个高手。

    可是他为什么要把眼睛闭上?王潇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辽西铁卫是鲜卑段部最精锐的军队,人数上只有四千人。左边一人叫李茂,右边一人叫做段飞。二人目前均是辽西铁卫中的伍长,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物。

    二人见到张伯辰射出的箭,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箭可以这样射。段飞看着李茂,眼神中满是戏谑。

    他们彼此看向对方的头顶,兜鍪之上光秃秃的,这样的目标,那个奇异小子怎么射?总不会射到他们脑袋上去吧。

    然而就在一刹那,黝黑的箭矢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突然间急转直下,向着二人滑翔而来。

    难道这个张伯辰真的自以为必输,所已杀了他们泄愤吧?

    他们也知道,他们这种人在很多大人物眼中,不过是一条狗。心情不好的那时候,杀了也变杀了。哪怕心情好的时候,也许为了取乐,也会杀了他们。

    然而他们毕竟是辽西最精锐的士卒,辽西铁卫的一员。这个无名小卒从哪里来的胆量杀人?

    比试之中射杀他们,那是技不如人,可以说是误杀。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输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对方不是有意杀了他们,有谁会信?

    军令如山,明知道那支箭跌落下来会杀掉自己,他们却不敢擅自躲避。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陷入死亡的境地,却可以让一个人的意志崩溃。

    段飞与李茂眼睁睁地看着碳杆箭向着自己的方向射来,这一刻,黝黑的箭杆在瞳孔中不断放大,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眼睛竟然可以追踪飞箭。

    “砰!”

    身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却见那支黑色的箭支从李茂的身边擦过,以一个大角度射到了不远处的箭头之上,断裂的箭头被碳杆箭射中尾部,竟然昂起头部,重又飞了起来。

    红缨在飞翔途中是四散飘开,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堕落在另一个红缨旁。

    两支红缨相互纠缠,将慕容翰的羽箭弹开。

    天下间,竟然还有如此准的箭?

    段飞与李茂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这个时候才明白,张伯辰根本没有兴趣杀他们。这个奇异少年之所以过来观察,只是想了解两段红缨的位置,以及彼此之间的距离。

    这个人,以抛射的方式,射中百步之外的第一支红缨。仅仅如此,已经展现出令人恐怖的算计能力。要知道,红缨是在地上,他在百步之外,根本看不到地上的目标,只能完全依靠经验完成整个过程。

    如此这般,他不但需要完全了解弓箭的性能,还要考虑到箭支在飞行过程中受到的风力的干扰,只有对箭矢的飞行轨迹了如指掌,才能预判出箭支的落点。

    然而这个怪异少年做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而在之前奇迹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完美预料到了第一支红缨受到箭支撞击后被抛离的方向与距离,将两支红缨纠合在一起。

    此时此刻,所有赞美的词语都失去了意义。在段飞与李茂的眼中,张伯辰就是神!

    再也没有人比他们观察的更仔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他们面前发生,历历在目。

    “咚咚咚——”

    战鼓声重新响起,将段飞与李茂二人从震惊与崇拜中拉了回来。李茂看着段飞一眼,突然间走上前去,弯腰将两支纠缠在一起的红缨从地上拾了起来,快步走向高台。

    在那里,辽西的文武百官早已经翘首以待。

    见到李茂的动作,段飞愣了愣,转瞬间明白了李茂的意思,依样画葫芦,走上前拾起张伯辰的碳杆箭,跟了上去。

    他们知道,第二局的比试结果一旦呈现在众人面前,一定会——

    天!下!皆!惊!

    这个奇异少年,在辽西的前程越发的明朗起来。

    龙湖注1慕容复,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人物,独门绝技“斗转星移”,特点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