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十一章 无终阳氏(三)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

    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

    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时清,不可为非!

    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徐无城,太守府中传来丝丝琴声。阳裕端坐七弦琴前,十指翩翩。旁边站着一位小女孩,头发分作两半,在左右扎了两个羊角,脸庞清秀,让人怜惜。听完琴声,此时此刻,已是泪流满面。

    “爷爷”

    童音稚嫩,只一声,已打断琴声。阳裕转过身来,将她牵到身前,柔声问道“阿秀,你怎么出来了?”

    “爷爷,阿秀听琴听的入迷了。”小女孩擦了擦眼泪,露出欢快的笑容。可是越笑越觉得内心悲伤,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泪总是禁不住地流淌下来,拉着阳裕的衣角轻轻道“爷爷,你再弹一遍,阿秀还想听!”

    阳裕轻轻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后脑勺,叹息道“你小小年纪,也知道悲伤吗?我家阿秀,真是天生聪慧。好,爷爷再弹一遍,你可要认真听啊。”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一曲奏罢,满室皆静。

    “阿秀,你看到了什么?”良久,阳裕拢过小女孩,帮她擦去了眼角泪水,目光中满是疼爱。

    “我看到了三个人,爷爷,他们好可怜!”阿秀钻进老人怀中,伤心道“我看到一个女人拉着男人,不让他去做事,后面还有一个孩子在哭。爷爷,他们在做什么,女人为什么不让那男人去做事呢?”

    阳裕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喃喃低语道“阿秀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太过早慧。只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将来嫁人,可要找个好夫婿才行。”

    “爷爷?”

    阿秀看到自己敬爱的爷爷呆呆出神,不由出言提醒。

    “你现在年纪还等你长大了,爷爷再跟你讲好不好?”见到孙女如此伤心,阳裕心里有些后悔,如此悲伤的曲调,原本不该在家中弹奏。恍然之间,他才感觉到,原来孙女已经长大了,时光如梭,自己也已经白发苍苍。

    “大人,王威求见。”

    阳裕听闻,吩咐丫鬟将孙女带了下去。便见一位中年汉子走了进来,却是昨日城楼上劝阻张伯辰之人。当下为徐无县尉,掌管本县缉盗治安等事宜,并协助太守守卫城池。

    “振武将军已经离开了?”阳裕见到王威,不由问道。

    “是的,属下派人出城查看,发现辽西突骑已经不知去向。大人,你这样做,难道不怕主上责罚”

    阳裕皱着眉头道“王县尉,做好分内之事即可。天塌下来自有老夫承担。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先下去吧,吩咐下大家注意提防,石赵大军一旦攻占燕郡,下一步便是我们了。”

    “属下遵命!”

    王威退出房门,不多时重又反转,怯怯地站在一旁,看着太守阳裕,欲言又止。

    “王县尉还有何事?”

    “大人,你的琴”王威红着脸“属下是个粗人,本来不懂什么音律。可是方才在府外听到大人弹奏的琴声,不知不觉间沉迷其中。是以属下斗胆,敢问大人所弹何曲为什么具有如此蛊惑人心的力量?”

    阳裕听到王威的问话,不由感叹道“以前有个圣人名叫舜,想要用音乐教化天下,便命令大臣重黎在民间找到一个名叫夔的人,任命他为乐正。于是夔更正了六律,创作了音乐。致令民风淳朴,至此天下大治,百姓安康。王县尉能从我的琴声里有所感悟,可见也是一位情感通透之人,切不可妄自菲薄。”

    王威心中感激,不由道“大人在辽西二十年,身谦下士。那些从中原逃亡而来的人,无论是士大夫之族,还是平民百姓,无不受过大人恩惠。很多人在战乱逃亡途中死掉,也有很多孩子失去父母无家可归,大人经营收葬,存恤孤遗。我王威这辈子,没有服过谁。但是对于大人心服口服,能追随大人做事,此生无恨!”

    “王县尉说的哪里话,你能有求知之心,老夫又怎能不成人之美这首曲子,叫做东门行。”

    “东门行?属下听到的曲子的时候,只觉得曲子中的情形似曾相识。大人能否为属下讲解一番?”

    “这首曲子,说的乃是一件惨事。”阳裕叹了一口气,“当时有个男儿,下定决心离家出走,可是内心又舍不得,在出走当天,他决心再回家看看,因为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

    王威心中一惊“离家出走?那可不是流民么。要是被官府追缉,罪过非轻!”

    “是的。所以他回到家中,犹豫徘徊,久久难去。他知道自己这一去,再无回头之路。可是”

    “难道还有人逼迫他不成?”

    “这倒不是。此人在家中,看到缸中连一粒米也没有了,衣架上也没有一件可穿的衣服。沉重的现实,如同当头棒喝,让他清醒地认识到,除了去做流民,再没有第二条路。无衣无食,比去做流民还要可怕,要么冻馁待毙,要么拼作一腔热血。”

    王威的身子颤了颤,不由道“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破釜沉舟。即便做贼,顶多牺牲自己,却可以救活一家老小。若是坐以待毙,全家只有死路一条。此情此景,哪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阳裕心中黯然“到了这个地步,此人再不犹豫,腰悬佩剑要从东门离去。然而妻子却知道,丈夫这一去,便意味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是又无法让自己的丈夫回心转意,只好劝道别人家都希望荣华富贵,可是贱妾不在乎。只要你留下来,妾身情愿和你一起喝稀粥过日子。”

    “这女人倒是个好女人。却不知那男人心意如何?”

    “那男人去意已决,连女人也知道,虽然情愿一起过着苦日子。可是家里无斗米之炊,连稀粥也喝不上啊。又如何说服男人留下来只好祈求他,看在老天爷的份上,看在孩子的份上,留下来吧。如今天下太平,你外出做贼就是死路一条!”

    王威脸色变了变“都说女人见识短浅,这女人说的倒是句句实言。那男人怎么说?”

    “那男人说,你不要管!我走了!即便是现在做贼,也很晚了。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做贼。眼看着白头发一天天往下掉,我内心煎熬的一天也过不下去!死就死了吧,总比在家等死强!”

    阳裕说完后,二人久久无语。时间好像完全静止,王威郑重地向着上司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脑海里,满是离家时的情景乡道旁,一位村妇抱着男孩,泪眼朦胧地看着离家远行的男人,哽咽道“夫君,我在家里会带好潇儿的。你一路小心。只希望你早日回来找我。”

    十五年了啊!他还记得再次回家的时候,家中早已经是断壁残桓、一片砾土。

    “这狗r的世道!”

    王威眼角闪过一丝泪光,猛地一拳击在墙上。一次离别,让他从此妻离子散。

    他如何甘心?

    “头!头!”一位士兵慌慌张张地赶了过来,眼睛里满是恐惧“大军石赵大军杀过来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王威一个激灵,猛地拨开士卒,朝瞭望塔下跑去,回过头来道“火速去禀告太守大人!”

    远方烽火台上,滚滚狼烟冲天而起,从远方依次而来。每一个烽火台都是四朵狼烟在空中相互缠绕,让人触目惊心。

    “敌人数量在一万以上,距离徐无城还有三十里。”王威站在瞭望塔上,不由震惊道“石赵的大军真的来了,燕郡与上谷渔阳三郡只怕凶多吉少!徐无城只有三千守军,如何抵挡大军?”

    远方天地相接处,人头如潮水般不断涌出。紧接着旌旗遍地,隐隐传来阵阵战鼓声,马蹄声如同闷雷,席卷而来。

    王威在瞭望塔上,看到城门之外密密麻麻的盔甲,头皮一阵发炸“太守大人还是大意了,如果将振武将军请入城内,据城而守的话,好歹还有几分把握。现在石赵大军兵临城下,城破之日,徐无城恐怕再无一个活口!”

    “尔等听着,赵国龙骧大将军支雄在此,速速叫阳裕出来搭话!”中军之上,一人金甲紫袍,碧眼卷发,向着城头洪声道。

    “支将军,二十年不见,雄姿不减当年,只是何故连兵构怨,侵入我国,凋残百姓?不如就此罢兵,让百姓收养生息,上不辜天地之慈,下不负黎民之望,可好?”阳裕站在城头之上,手扶垛口,不卑不亢道。

    “哈哈哈”支雄大笑出声“真是腐儒之见。阳裕,二十年了,你还如当初一般迂腐。军国大事,死生之地。此番出兵辽西,岂能轻回?我劝你还是开城投降,待我禀告主上,封你个官做吧。否则,大军攻势之下,只会玉石俱焚。我给你三日时间,你好好考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