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十二章 辽西突骑(一)
    “道询,赵国龙骧大将军支雄是个怎样的人?”张伯辰合上手中资料,郑重道。

    他被北平郡太守拒之于徐无城外,便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当下拔营起寨,向无终县进发。

    五百人中,有一百人属于斥候营,由百夫长秃发狐雍率领。昨天放出去的七十位斥候,与赵国斥候相遇,最后只回来五十二位。

    带回来的情报是,冠军将军姚弋仲率领三万大军从燕郡北上攻掠渔阳郡,龙骧大将军支雄麾下四万步骑直奔北平郡,两支军队已经对徐无城形成了钳形攻势。

    只要攻破徐无城,下一步便是卢龙塞!

    张伯辰没有带过兵,分析情报之后,冷汗已经涔涔而下。

    辽西突骑,只有五百人。其中一百人属于斥候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投入战斗。

    也就是说,在阳裕不放他入城的情况下,一旦赵国大将军对徐无城形成合围,四百辽西突骑将面临四万赵国精锐的绞杀!

    是以,他不得不想尽办法在危机之中寻求自保。

    “将军居然不知道支雄?”徐可像是看到怪物一般,盯着张伯辰,眼神中充满疑惑。三十年来,风头最劲的人物当然是赵国高祖皇帝石勒。支雄虽然比不上司马腾、祖逖、刘琨以及段匹磾等人,能成为赵国的龙骧大将军,好歹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

    徐可看得出来,自家将军是真不知道。军中相传,张伯辰被郡主段雪颜所救,在教武场上与辽东第一神射手慕容翰较量,以惊魂动魄的两箭取得主上赏识,是以才能统领这五百辽西铁骑。

    他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箭术如此高强的人物,其背后必然有高明的人物教导,为何对时局的嗅觉如此迟钝?

    也许他想破头也想不到,短短二十天前,张伯辰还不属于这个世界。

    张伯辰没有解释的意思,实际上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本可以瞎编一套谎话蒙混过去,最后还是作罢。谎话好说,圆谎很难。他不想在以后的岁月里让这帮下属难做人。

    世界充满未知,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哪怕他来自后世,也一样不可能掌控所有事情的走向。

    他是一个被命运操控的凡人,而不是一个掌控众生的神。

    这里不是《三国志》的世界,不是《骑马与砍杀》的世界,而是血淋淋的乱世。

    徐可看到张伯辰冷漠的脸庞,心中惴惴,只好继续道“想必将军的家族很早之前为了逃避战乱,逃入山中。所以才会与世隔绝。也难怪对当今时局了解不多,既然将军想知道,那属下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伯辰没有解释,他却帮上司找了一个自以为合理的借口。见到对方没有排斥,便道“三十年前刘元海攻破两京,二十年前,有王敦王导兄弟拥立元帝于江东,伪赵逆贼石勒趁隙起兵,其余如祖豫州、刘琨、王浚、段匹磾、苏峻等人亦是一时英豪,可要说这三十年来最成功之人,只有——”

    “谁?”

    徐可说的几个人物,他基本上都有些印象,可是要说他们的生平事迹,又一片迷糊。比如说王敦和王导在健康拥立晋元帝司马睿,号称“王与马,共天下”,这是在初中历史中讲到过的。祖豫州便是祖逖,他与刘琨一起,共同发明了一个成语,叫做“闻鸡起舞”,这些他都知道。

    而其他人,比如石勒,王浚,段匹磾等人,张伯辰穿越这段时间以来,亦是在众人口中听到过他们的谈论。

    这些人毫无意外,都是枭雄级别的人物,能在这个乱世之中留下威名,本就不容易。听到徐可的讲解,张伯辰不又来了兴趣。

    “伪赵高祖,石勒!”

    徐可提到这个人,表情有些凝重“这个人白手起家,只用了短短三十年,便吞并了天下十八州中之十州。剩下八州中,慕容部占有平州,主上占有幽州。张氏割据凉州,李氏占有益州,南朝则有仅有荆扬交广四州之地。交州、广州与南越杂居,瘴气遍地,非中原可比。石赵实已三分天下有其二。这番功业,比之魏武,亦不逞多让。”

    “这个人确实不简单。”张伯辰点头表示认同。

    “当时并州饥荒,赤地千里。东嬴公司马腾是为了筹集粮饷,四处掠夺胡人卖做奴隶。而石勒也被卖之列。”

    张伯辰皱眉道“卖做奴隶?”

    徐可似有所感,不由嘲笑道“是的,这个世道。人是最大的财富,尤其是奴隶,吃得少,干得多。想要称王称霸,第一步便是四处掠夺人口,耕田、采桑、织布、锻造兵器……哪一样又离得开人?可是人命又是最不值钱的,今天匈奴来了,杀一批,明天羯胡来了,又杀一批。杀的尸骨相枕、血流成河,好像才能证明实力。”

    张伯辰看了看徐可,心中有些明悟。这个人年届五十,又是从中原逃亡辽西,想必也经历过九死一生。只看他做事小心翼翼,不断搜集各种人物资料汇集成册,便可看出内心的执着。

    感受到对方情绪的低落,不由道“石勒既然被卖做奴隶,又是如何成为赵国皇帝?”

    “那时候东海王司马越执政,天下大乱。石勒由此逃出樊笼,他纠集八个人,号为‘八骑’,四处掠夺,从此开始异军突起。这八个人为王阳、夔安、支雄、冀保、吴豫、刘膺、桃豹、逯明。”

    原来如此!作为此番攻伐辽西的前锋主将,龙骧大将军支雄的资历果然够老,竟然是当初石勒起事的老班底。

    张伯辰突然想起一条情报,不由道“难道率领赵国十万水师的横海将军桃豹,也是‘八骑’之一?”

    “不错!此后又有十人加入其中,称为‘十八骑’,石勒就依靠这十八骑为根基,经过三十年的扩充,才有了今日石赵的基业。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石勒石世龙虽然出身羯胡,观其行事,倒也不失光明磊落。只因为看错了一个人,导致自己全家被杀,竟无一丝血脉存世。”徐可的语气中有一丝悲凉,又有一丝幸灾乐祸。

    羯胡继承匈奴而起,祸乱中原三十年。士族百姓饱受荼毒,徐可心中愤恨,倒也可以理解。

    “看错一个人?是谁?”

    “这个人,便是当今赵国的皇帝——石季龙!”徐可悠悠道“石勒生前便有大臣建议除掉石季龙,说他功高盖世,又手握重兵,对太子是个巨大的威胁。可是石勒却认为,如今天下还未平定,留住石虎于国有益。于是,他便为自己的轻信付出了代价。”

    从徐可的话中,张伯辰仿佛看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权利杀戮。他打了一个冷战,暗道“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支雄与桃豹本是石勒的班底,然而在权利继承中居然能被石虎所重用。如此看来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在权力争夺中站在了石虎的一方,要么便是能力大到连石虎也无法忽视。无论哪种,都说明这二人的嗅觉超出寻常。”

    徐可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引起了上司如此多的遐想,继续道“今日辽西的危局,其实早在五年前便已种下。咸和八年五月,掌控辽东三十年的慕容廆去世,七月,纵横中原三十年的石勒去世,十二月,割据蜀中三十年的李雄去世。”

    “慕容廆死后,慕容皝可要比石勒有魄力。首先驱逐威胁自己地位的慕容翰、慕容仁、慕容昭。而石勒优柔寡断,导致石季龙尾大不掉。最终杀掉太子石弘,自己坐上了皇帝的宝座。”

    徐可的侃侃而谈,让张伯辰很是疑惑,在这个兵荒马乱音信隔绝的年代里,一个军队佐吏,如何对天下大势了如指掌?

    不可否认,徐可的分析给张伯辰提供了一个可以窥视天下形势变化的窗口,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此时此刻,忍不住道“所以石虎与慕容皝上位以后,在五年时间内扫平了国内的异己势力,这才对辽西动手?”

    “不错,如今支雄兵临徐无城,将军可有对策?”徐可见到张伯辰一下子便抓住重点,也不再多话。

    张伯辰看着远处的狼烟,轻声道“道询,你觉得石赵与辽东慕容部,我投靠哪一方比较好?”

    “投靠?”徐可怔怔地看着张伯辰,突然之间眼中冒出一丝精光“羯胡残暴不仁,石季龙此人尤其暴戾,如果将军想要选择一方投靠,依属下看来,还是辽东慕容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