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十四章 辽西突骑(四)
    慕容廆的王后乃是段务目尘之女,生下的儿子慕容皝继承了辽东公之位,更在去年自称燕王,将祖宗基业发扬光大。

    慕容皝的的王后又是辽西公段辽之姐,所生之子慕容儁当下为燕王世子,日后继承大统当在情理之中。

    张伯辰摇头叹息,段家与慕容家世代联姻,慕容皝为段辽的姐夫,两家却相互共伐如同仇敌,所谓联姻不过是政治需要罢了。

    自己是穿越来客,在段辽看来身世成谜。这样的人,如何进入他的法眼,将女儿嫁给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无意中闯入这个世界,想必那位雪颜郡主亦会在将来成为慕容家的媳妇吧?

    想到雪颜郡主的绝世容颜,张伯辰亦不得不承认,段家女子钟灵毓秀,难怪慕容家宗室亦多娶段氏女子为妻。可叹段家男儿一代不如一代,竟被女子比了下去。

    打发慕容邻以后,便见到秃发狐雍神色匆匆走了上来,急切道“启禀将军,方才斥候来报,支雄大军已经从徐无撤军了,撤退之时派出大量斥候干扰,我方斥候不敢靠近,暂时不知支雄大军具体动向,下一步该怎么做,还请将军示下。”

    “支雄大军从徐无城撤军!”

    张伯辰大惊而起,内心一阵烦躁。他来回踱着脚步,不由喃喃道“我在田家堡袭击了支雄大军的粮草。如果我是支雄,必然要为大军生存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徐无城中原本只有两千余家,加上从各地逃亡而来的百姓,至多也不过四千家。算上守卫士卒,可用来守卫城池的人数当在七八千人左右。支雄麾下有四万大军,以四万大军攻打只有七八千人守卫的城池,应该不会太难。

    他拿过羊皮地图,掏出水笔不断在上面比划着。眉头却越皱越深。攻克徐无城后,因粮于敌,可以有效缓解粮食被劫所带来的后勤压力。可是支雄为什么会撤军呢?他不怕在行军途中由于缺粮而导致大军溃散吗?

    支雄作为沙场宿将,石勒当初起事的老班底之一,必然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难道是想回军守卫大军粮道?

    舍弃近在眼前的徐无城,却回军守卫大军粮道,未免太因噎废食。

    张伯辰尽量让自己的思维跟上支雄的步骤,他对支雄行事风格了解不多,却是站在全局的角度去考虑对方的下一步。

    羊皮地图上,长城东起辽东沿海,向西蜿蜒而去。濡水从北向南,穿过长城,流经卢龙塞,在令支城前打个圈,向南流入大海之中。

    张伯辰的目光也随着濡水的流向不断变动着。难道是?

    令支城!

    “以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率水师十万出漂渝津”一条情报突然之间跃入脑海之中,“如果我是石虎,此番出兵需要达成怎样的目的?”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轻动,动则必要达到目的,取得极为重大的利益,否则必为敌国所趁。回想起徐可、慕容邻等属下给予自己的情报,张伯辰不断在地图上谋划着

    一、篡夺了石勒的江山,必然要建功立业以巩固自己在国内的地位,而建立功业莫大于开土拓疆。既然慕容皝请求夹击段辽,正好顺水推舟。

    二、与江左司马家不死不休,而段部又是晋朝藩属,扫灭段部既可以为南征免去后顾之忧,又可以杀鸡儆猴,让其余势力不敢轻动。

    三、趁此机会摸清辽东慕容家的实力,如果有可能,在扫灭段辽之后,彻底灭掉慕容皝,将辽东纳入版图。

    如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驱直入,兵锋直逼令支城下。再以令支城为前锋据点,途径白狼城,然后攻取柳城,围困大棘城……最终攻灭辽东。而水师,不参与战斗,只从海路输送粮草与兵员。

    从水路运输粮食,其效率远比陆路要高。如今陆路粮道被截,支雄只要如期抵达令支城下与桃豹的水军会师,便可以解除缺粮的威胁。

    前锋龙骧大将军支雄与龙翔将军姚弋仲之所以从幽州出兵,目的则是经略幽蓟,逼降各郡,扫除后方的威胁,同时将辽东的视线吸引过来,为水路减轻压力。

    想到这里,张伯辰汗如浆下,冷风吹来,铠甲里如同冰冻。他合上羊皮地图,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实在没想到,石虎此人的野心居然如此之大。

    慕容皝联系石虎夹击段辽,这一招本为“驱虎吞狼”,而石虎貌似中计,却借势而为,想要玩个“一箭双雕”的游戏。

    “一箭双雕么?”既然如此,那我张伯辰就认真陪你玩好这局游戏!他翻身上马,洪声道“大家好好休整,两个时辰之后,穿越卢龙塞!”

    距离令支城不到百里处,一对大军旌旗招展,“赵”字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赵国龙骧大将军支雄坐在战马之上,旁边一位儒生模样的男子面色沉郁,对着支雄疑惑道“大将军,徐无城还没有攻克,为何前往令支城。这般舍近而求远,一旦形势有变,属下只怕徐无城会成为一把利刃,将我截杀在归途之中!”

    “哈哈哈——”

    支雄大笑出声“阳裕这个人,我二十年前便认识他。彼时先帝诱杀王浚,想要重用于他,他却趁机潜逃了。这个人和你一样,迂腐透顶!”

    他卷起马鞭,轻轻拍打着战马,缓缓向前道“如今代郡、上谷、渔阳诸郡皆降。他之所以不肯降,不过是想得到一个好名声。却不想一想,命都没了,要好名声还有何用?不用管他,这个人即便不降,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

    那儒生见说,神情颇为尴尬。正在此时,一名斥候飞驰而来,将一只竹筒递到那儒生手中。

    儒生小心翼翼地打开竹筒,不由大喜道“大将军,天大喜讯!听闻大将军前来,段辽闻风丧胆。已携带宗族豪酋一千余家逃出令支城。右长史刘群、左长史卢谌与司马崔悦打开城门,准备迎接我军进城。”

    “什么?拿来我看!”

    支雄即便身经百战,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亦是有些发愣。他将情报拿在手中反复细看,不由沉声道“辽西突骑在谁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