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十七章 生存之道(二)
    众人出了卢龙道,突然觉得天地苍茫,竟是到了一片草原之上。张伯辰原本积郁的内心,在这一刻为之开朗。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当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时候,不得不说对于欣赏的人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远处数十头牛羊悠闲地啃着水草,隐隐约约能看到三四座白色的帐篷。秃发狐雍见状,早已经差十余位斥候前往探查。

    草原上杀机四伏,远远没有表面上那样祥和。出身秃发部的秃发狐雍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他伸出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目光中充满凝重。

    张伯辰此番兵出卢龙道,一是为躲避石赵大军的追击,二是他勘破了赵国皇帝石虎的意图,知道辽西已经无法支撑,一旦攻克辽西,石赵大军必然转而北上。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到时候,他便可以隔岸观火,坐观成败。

    如此一来,他便无法给予段辽太多的支持,内心不免充满歉疚。尤其是郡主段雪颜,这个她名义上的未婚妻,不知道在这场大战中遭遇如何。

    然而事到如今,他又如何能够自主?所有一切行动,都是形势所逼。

    张伯辰整理心情,只见秃发狐雍走过来,满脸惊疑道“将军,此地是乌桓薄奚氏的领地,只是”

    秃发狐雍欲言又止,指着不远处的帐篷道“将军还是自己前往探查一番为好。”

    众人催马前行,一路所见,触目惊心。

    白色帐篷建立在两辆并列的巨型大车上,几座大帐被破坏殆尽,以大帐为中心,周围到处是烧焦的尸体,张伯辰神色凝重,这个叫做薄奚氏的游牧部落,竟然被人整体族灭。

    从地上的尸体看,即便是老人与孩子也被残杀,而放牧的牛羊应该被抢走了大部分,除了在战乱中死掉的,剩下的数十头牛羊啃着水草,而水草,早已被鲜血染尽,留下一层凝固的紫黑色,向外散发出阵阵血腥气。

    张伯辰看着眼前的情景,听着牛羊不时传来的凄清的叫唤,一时间悲怆莫名。

    难道这便是乱世?

    所有人的生命都无法得到保障,每个人都生活在诚惶诚恐之中,朝不保夕,随时有可能被敌对势力杀掉。如果令支城被攻破,郡主段雪颜是否也是同样的下场?

    “将军,是石赵大军动的手。”秃发狐雍前后查探了一番,将一柄长刀递了过来,刀柄之上一个隶体“趙”字分外惹眼。

    徐无城还未攻克,石赵大军的前锋已经触及到白狼山下,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只是不知道屠杀薄奚氏的是石赵大军中的哪一支部队。

    慕容皝原本想要驱虎吞狼,不曾想却是引狼入室。以辽东的实力,如何是石虎的对手

    慕容家占有辽东,与三国时代公孙家族如出一辙。然而当初公孙渊恃远不服,却被司马懿率军四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灭。

    当时情形,正与今日一般。如今石虎依样画葫芦,慕容皝又如何应对呢?

    薄奚氏的族灭让张伯辰不得不对接下来的行事慎之又慎。

    当初五百辽西突骑,在历次战斗与行军中,只剩下四百三十八名。除了在刺探情报时被敌方猎杀的斥候,剩下的多数死于田家堡,还有几名伤员在穿越卢龙道的过程中死去。

    相比于击溃两千人,破坏掉对方的粮草的战绩,辽西突骑的死亡人数看上去微不足道。然而张伯辰却无比心痛,他已经竭力筹划,占尽了一切有利条件,最后的伤亡还是超出了意料。

    打仗,便会死人。

    张伯辰第一次对人命的消逝有如此真切的感知,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他眼前死去。可是他还是不得不为了改善段辽的境遇去努力创造条件,哪怕这些行为看上去如同自杀。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张伯辰还是知道,段部的覆亡已经不可避免。从阳裕那个老头拒绝自己入城开始,形势已经不可逆转。

    阳裕也许早就预料到了石虎会吞并辽西,之所以拒绝自己入城,恐怕还是不想让自己送命。

    他在后世听过慕容部,天空八部中慕容复倾尽全力恢复大燕国的故事,便是慕容部对后世人文影响的遗留。

    然而段部却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哪怕同样的一本书,同样有个叫段誉的主角,那也是云南大理段氏,却不知和辽西段部有何关系。注

    他在后世没有听过,便足以说明,辽西段部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掀起什么大浪。因为历史是成王败寇的写真集,只记载那些在历史上掀起风浪的人物。而不管他们是守礼君子还是卑鄙小人。

    如今他穿越而来,虽然自负,还没有自负到可以力挽狂澜于既倒。因为他手下的五百突骑,还是出自段辽的厚爱,指不定哪一天,就会被其中某个人悄悄割去了脑袋。

    可是,面对段部的败落,他又如何不救?这天下,早已经被无数豪强分割殆尽,自己区区匹夫,既非出身世家豪门,又无是功业可言,有何资格与他们分庭抗礼?

    如果投降石赵或者慕容部,生命操之于人手,又如何保证他们不杀了自己?

    别的不说,只说自己手中的那张复合弓,便足以引起势利小人的觊觎,让自己在无形之中灰飞烟灭。更何况自己在穿越之初,还杀了石虎的幽州刺史李孟。

    张伯辰叹了一口气,命运啊,真是个操蛋的东西。

    正在他感慨万千的时候,突然从草丛中跃出四五匹战马,马上之人不断挥舞着马鞭,狠狠地抽在马臀之上,向着远方逃去。

    张伯辰瞳孔微缩,看向秃发狐雍透出一丝冷厉,掌控辽西突骑的斥候,居然让敌人潜伏在近前而不自知。如果这些人便是屠杀薄奚氏之人的眼线,一旦辽西突骑出现的消息泄露出去,自己一行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看向段思勇道“思勇,追上去,将这几个人拿来见我。”

    龙湖注、云南大理段氏,即是辽西段氏的后裔。辽西段氏灭亡后,子孙四散,有一支家于姑臧武威,南北朝后期北齐段荣、段韶父子短暂兴盛,唐朝后期进入云南,遂成大理望族。当然,这段迁徙史,主角是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