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十九章 生存之道(四)
    拓跋什翼犍绝对是一条大鱼,利用的好,便可以在草原上翻身,成为称霸一方的枭雄。这样的人说放就放,众人纷纷侧目,不知道张伯辰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真的放我走?”

    拓跋什翼犍屡次开出筹码,自信以这样的天价必然能够打动对方。听到对方竟然毫无代价地放他走,一时间竟然踌躇起来。唯恐是对方的诈谋,玩着欲擒故纵的把戏,将他残杀在此地。

    张伯辰转过身,轻轻地拍了拍马头,目光深邃道“不要让我改变注意,否则你就走不了了。”

    “二哥”

    拓跋什翼犍身后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伸手拉了拉他,二人目光相交,已是拿定了主意。他挣脱少年的手,从怀中掏出一颗尖形的牙齿,递给张伯辰,轻声道“喏,送给你了。”

    “这是什么?”张伯辰接过牙齿,不由打量了起来。

    “我八岁那年孤身外出,在草原上潜伏三天三夜,射杀了一只头狼。这枚狼牙便是头狼口中取出的獠牙,陪伴我已有十年。你能放我走,我拓跋什翼犍无以为报,今日便将他送给你,日后如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需要将獠牙送往拓跋部,我便答应你三个要求。我拓跋什翼犍永远当你是我拓跋部最尊贵的客人。”

    捏着狼牙,一股狂野的感觉便从指尖传来,张伯辰放佛看到一只头狼瞪着阴冷的眼睛在远处看着他,这些人从小便与残酷的大自然进行搏斗,养成了天然悍勇的性格。

    狼是群居动物,拖着扫帚般的尾巴,到处追逐着猎物,它们凶恶而贪婪,残忍而狡猾。狼群经过之处,任何它们可以吃得下的动物,都会被吃个精光。它们为了吞噬猎物,可以紧紧跟踪数百里,只为找到猎杀的破绽。只要闻到一点血腥气,前面有一点儿可以下口的目标,它们便会成群结队地去追逐。

    而头狼掌控着狼群,为了保持队伍的精干,减轻狼群的负担,会毫不犹豫地杀掉重伤兵。在狼群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拓跋什翼犍居然在八岁时便可以独身外出射杀头狼,不得不说其人绝对称得上刚猛。想想自己八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好像刚刚上小学二年级,看了射雕英雄传,然后发疯般地迷恋上了弓箭?

    张伯辰将獠牙收了起来,轻轻道“你的话我记下了。”

    拓跋什翼犍再无言语,对着张伯辰郑重地行了一礼。他从段思勇手中牵过战马,翻身而上,拍着马臀正欲离去,突又回过头来道“我离开石季龙的大帐时,听闻龙骧大将军支雄已经兵发令支城,依据形势推断,只怕段辽已成为赵国阶下之囚。辽东已在眼前,如果将来你投奔于我,我拓跋什翼犍今日许下的承诺依然有效。”

    在众目睽睽之下,拓跋什翼犍快马加鞭向西方奔驰而去,转眼便消失在山丘之后。

    “拓跋孤,原本你可以继承大单于之位,却前往邺城替换于我,这份心意,二哥记下了。待回国之后,你便是南部大人,我与你荣辱与共,生死不弃。”拓跋什翼犍抽打着战马,回头对着身后的少年喊道。

    “二哥说的哪里话,你在赵国做了十年质子,于国之大功岂是愚弟可比。大哥去世时,诸子年幼,大哥留下遗嘱,指定让你回国继承大单于之位。只是诸部大人阻挠,杀掉了三哥,强迫于我,我拓跋孤岂无自知之明。如今强敌环伺,我拓跋部衰落太久了,也只有二哥才能带领我们走向强盛!”

    拓跋孤语气激动“愚弟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年前二哥射杀头狼的情景。”

    “拓跋孤,你放心。待我回到部落,一定会为拓跋屈报仇。”拓跋什翼犍看了弟弟一眼,冷凛的目光中尽是杀机。

    “二哥,方才以为会被段部之人留难,没想到居然放我等离开,看那为首之人,实在是愚蠢至极!居然什么代价都不要,遇到这样的人,正说明二哥天命所归。”拓跋孤想起方才被辽西突骑围捕之事,不由笑出声来。

    “拓跋孤,愚蠢的人是你。如果有可能,我宁愿让他接受南部大人的任命,或者接受那一万匹战马,而不是现在这样,毫无代价地放我等离开。”

    “请原谅愚弟迟钝,为何我拓跋部毫无损失反而是坏事?”拓跋孤看向拓跋什翼犍,脸上写满了不服。

    “我问你,换作任何一个人,会不会拒绝我的要求?”拓跋什翼犍想起张伯辰的神情,不由郑重起来,他随之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赵国皇帝和是傻子,我不知道还有谁会拒绝我的条件。即便是石虎,也不可能拒绝我送出的一万匹战马。”

    “我之所以开出这般条件”拓跋什翼犍拉了拉辔头,淡淡道“是因为我拓跋什翼犍值得这个代价!可是,还是被他拒绝了。这就说明在此人眼中,我开的筹码根本没有多少吸引力。这个人如果不死,以后必是劲敌。”

    拓跋孤撇了撇嘴,却是对兄长的话不以为然,刚要反驳,却见拓跋什翼犍猛地抽打坐骑,洪声道“快走!那人虽然放我等离开,他的部下却未必这般豁达。待我们返回部落之中,才算真正安全。”

    “将军”

    目送拓跋什翼犍离开,段思勇与徐可等人甚觉可惜,他们疑惑地看着张伯辰,不由出声询问。

    “你们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放此人离开?”

    张伯辰冷冷地看着几位属下,知道拓跋什翼犍临走之前说的话在众人心中种下了阴影。

    辽西突骑虽然是鲜卑段部最精锐的部队,也是段家的嫡系。但并不说明他们会永远忠诚于段家,尤其是在段家已经覆灭的时候。

    “拓跋什翼犍之所以肯开出那么大的筹码,必定是因为部落出现了变故。这才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回去处理。你们只想到丧失了一笔极大地利益,可曾想过如何将这笔利益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