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章 为谁而战(一)
    河流中的鱼舍不得鱼钩上的香饵,成为餐桌上的美味山间的黑熊留恋陷阱中的精肉,成全猎人的口腹之欲。很多人只看到眼前虚无缥缈的承诺,却忘记隐藏在背后的阴暗。

    拓跋什翼犍正因为对时间极为渴求,才会许下天大的承诺。不放他离去,一旦此人无法解决问题,如何有能力兑现自己的承诺?若是就此放他离去,依靠手下不到五百辽西突骑,又哪里有能力让对方在事后兑现承诺?

    想要得到这份利益,完全寄托在拓跋什翼犍本人的自觉上。可是与其那样做,不如痛痛快快地放对方离去。

    因为段辽的关系,他与赵国处于敌对状态,而拓跋什翼犍先前遭受燕王石斌的追杀,释放了此人,至少可以给赵国添加不少麻烦,并不算一无所获。

    只是可惜,眼下辽西突骑中好像并没有谁可以理解自己的做法。

    佐吏徐可徐道询、高烈高剑锷,百夫长段思勇、阳奕、慕容邻、秃发狐雍与张成等人各司其职。徐可与高烈在张伯辰的身边随时等候召唤,段思勇之前带人围困拓跋什翼犍,如今站在不远处,一脸的不解。

    秃发狐雍由于未能提前侦查出藏匿在附近的拓跋什翼犍,被张伯辰冷脸相向,心中颇为惴惴,他站在一旁,却是等待张伯辰的惩罚。

    至于阳奕、慕容邻与张成三人,则是各自带领数十人在外围巡逻警戒,以防不测。

    徐可见到气氛凝重,不由道“我等倒不反对将军的做法,只是担心消息由此而泄露,致令将军在辽东举步维艰。”

    张伯辰心中凛然,从马鞍中掏出羊皮地图,皱着眉头道“冀阳郡?”

    “冀阳郡乃辽东安置冀州流民所设侨郡,冀阳太守为西河宋烛。”徐可走上前来,指着地图上一处道“冀阳郡下辖平冈与柳城二县,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位于白狼山南侧。西北一百里即是冀阳郡治所平冈,东北二百里即到柳城。”

    张伯辰听徐可说起侨郡,不由想起穿越之前在历史教科书上学到的关于侨郡的知识。

    当时教科书上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说是东晋由于中原沦丧,导致大量士族百姓南迁,东晋朝廷为了安顿他们,便设立了侨郡,意为“侨居于此地”。

    由于当时没有太多精力学习,他也就将历史书翻了翻,很多知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遗忘。

    没想到现在竟然接触到辽东的侨郡,他抬头看向徐可“道询,这冀阳郡安置冀州流民。却不知辽东为了安置流民设置了几郡?”

    “将军问得好,除却这冀阳郡,慕容廆还设立了成周、营丘、唐国三郡,成周郡用来安置豫州流民,目前成周内史为清河崔焘,乃是前平州刺史崔毖之侄。”

    “青州流民被安置于营丘郡,营丘內史鲜于屈出身辽东大族。至于唐国郡,则是安顿并州流民是所设,唐国內史便是出身无终阳家的阳协。”

    张伯辰听完,皱着眉头,感觉似乎有点不对,四处侨郡的设置从整体上来,对辽东慕容部是一个极大的促进,不但吸收了大量的人口,增加了兵源。最主要的是大量高文化的汉族士大夫进入辽东,对慕容部的制度改造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穿越这段时间以来,他经常听到徐可谈起慕容皝之父慕容廆,知道这个人在西晋覆灭之际,趁机吸纳逃亡的中原百姓,花费三十年时间为慕容家打下了极为牢固的根基。

    这是一个极为明智的人,一个帝王能压制自己争夺天下的**,将野心藏在最深处,专心夯实国内根基,这样的人无疑极为可怕的。

    正是由于慕容廆三十年的休养生息,才有了慕容皝的嚣张跋扈。

    张伯辰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张超,父亲年轻之时家无余粮,却依靠极大地意志力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如果没有父亲的基础,他又哪有能力去发展自己射箭的爱好?

    仅仅是手中这一张花费十八万元打造的复合弓,全国至少有七成家庭一辈子也无法拥有如此多的存款。更不说这些年他四处旅游,以及与朋友组织的各种活动的费用。

    这便是现实,残酷而醒目。

    可是这样的人设置的四处侨郡,怎么会张伯辰皱着眉头,脑海里划过一丝火花,他想抓住,那火花却是转瞬即灭,再无踪迹可言。

    他指着地图道“柳城距离大棘城已经近在咫尺,在当前形势下想必慕容皝已经设下重兵。待我等先去平冈探查一番再作打算。”

    “传令下去”

    “嘀!”

    张伯辰正要传下命令,让手下辽西突骑休息片刻后前往平冈,突然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传来。

    “什么情况?”

    原本在周围休息的士卒听到警报声,立即飞身上马。这种警报声不到紧要关头是不会使用的,除非出现异常重大的情况。辽西突骑毕竟是辽西悍卒,对战场突发情况有着足够的敏感度。不等百夫长吩咐,已经自动形成阵势。

    张伯辰看向秃发狐雍,疑惑道“可有斥候前来回报?”

    秃发狐雍面色怪异,看向自己的上司欲言又止,最终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间走到张伯辰身边,在耳边小声说了起来。

    张伯辰越听越惊,一把推开慕容狐雍,一踩马镫爬上马背,向着警报声奔去。秃发狐雍看着张伯辰的背影,咬了咬牙,随即跟了上去。

    段思勇、高烈与徐可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毕竟久经战场,知道这种情况容不下迟疑,只得紧紧跟住张伯辰的步骤。

    不远处的密林中,百余位辽西突骑紧紧将一群人围在中间。张伯辰驰马而来,看向中间那人道“张成,你为何背叛于我?”

    中间被围困那人赫然是五位百夫长之一的张成。在张成身后,四十余骑兵惊慌失措,双手紧紧攥紧长刀,警惕地看向周围。

    他们是张成的心腹死党,自然唯张成马首是瞻。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同属辽西突骑,有着共同御敌的袍泽情谊,转眼间便横刀相对,张伯辰看向张成的眼中充满了杀机。

    张成端坐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张伯辰,默然道“如今天下大乱,我等只想活命。将军,你是个不错的人,但我却不能陪你一起送命。我知道令支城已经被赵国打破,既然如此,将军为何不放我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