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为谁而战(三)
    几匹战马在不远处哀鸣着,辽西突骑将死尸逐一收集,埋在新挖的大坑之中。

    这一次叛变,让整个队伍损失了一名百夫长,六十七名精卒,其中四十五位是张成的心腹,二十二位则是在绞杀的过程中被对方反击而亡。

    整个损失,居然比在田家堡伏击两千名石赵押粮士卒还要严重!

    开始的五百名辽西突骑,如今只剩下三百七十一名,还有三十余位身上带伤。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如何去寻找石赵与辽东双方大军的漏洞,而是如何在当前的局势下保存实力。

    张成虽然被诛杀,但是留下的影响短时间内不会消除。一个不好,便会在某个时间内再次出现。

    张伯辰看着眼前的一切,第一次开始深入思考自己在这支队伍中的地位,他究竟要依靠什么才能带领这支队伍走下去?

    这是辽西最精锐的队伍,乃是吸纳逃亡而来的不同族群组合而成,比如阳奕与高烈出身士族,慕容邻秃发狐雍出身鲜卑,张成出身匈奴,还有不少骑士来自高句丽以及扶余的逃亡百姓,整一个万国杂牌军。

    段辽若在,这些人自会为辽西而战。一旦辽西不复存在,便会丧失效忠的对象,各种问题也便浮出水面。而张成,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段思勇、慕容邻、阳奕、秃发狐雍以及徐可与高烈诸人面色复杂,他们各自抱团,在诛杀张成以后,彼此已有提防之心。他们均明白,如果无法有效整合剩下的三百七十一名辽西突骑,队伍溃散已经不可避免。

    接下来迎接他们的,有可能是再一次的惨烈内讧。

    到底为谁而战?

    “张成叛变,如今已被诛杀”张伯辰扫了众人一眼,眼神冷漠“眼下还剩下三百七十一名骑士、四名百夫长、两名佐吏,当然还有我张伯辰,三百七十八个人,你们说一说,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空气似乎在那一刻凝结,众人面面相觑,均是一言不发。

    “道询,你是佐吏,说说你的看法。”张伯辰看向徐可,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徐可徐道询作为队伍中年纪最大之人,所经历之事亦是众人所不及。尤其是他搜集的关于周边势力的情报册,可以说是张伯辰了解这个世界的第一手资料。

    “将军”徐可见到张伯辰第一个问他,内心有些迟疑“辽西形势险峻,我们不如就此返回,寻找主上的消息再作打算。”

    张伯辰皱着眉头,看向高烈道“剑锷,你呢?”

    “属下以为,石赵大军来势汹汹,燕郡、上谷、渔阳、北平在极短的时间内陷落,辽西郡只怕也无法固守太久。在情报不明的情况下,前往寻找主上消息无异于自投罗网。所以属下以为以为不如暂时投奔高句丽,既可以躲避石赵大军与慕容皝的锋芒,又可以得到落脚之地”

    “与其投奔高句丽不如投奔宇文部,高句丽弹丸之地,路远难行,早晚必为慕容氏所灭。而穿过平冈即是紫蒙川,宇文部与慕容氏乃是世仇,宇文逸豆归必能为我等提供庇身之所,到时借助宇文部的势力,亦能为主公报仇。”

    高烈的话还没有说完,即被段思勇打断。

    张伯辰之前了解到,高句丽王乃是高钊,不清楚与渤海高家有什么关系。传闻高家已有不少族人为了逃避战乱迁入高句丽,高烈有此想法也在情理之中。至于宇文逸豆归,乃是宇文部的大首领,为了抑制慕容部的扩张,数次与段部联手,算是段部的盟友。

    “你呢?阳奕。”

    掠过段思勇看向阳奕,只见阳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磕起了头,满脸悲戚道“阳家之人尽在徐无城,还请将军准许阳奕回去探听家人消息。来世做牛做马,再报将军大恩!”

    张伯辰冷然道“如今石赵前锋触角已到白狼山,这薄奚氏被全族屠杀的教训便在眼前,你回去于事何补?起来吧,咱们从长计议。”

    秃发狐雍见到上司的目光看来,对着张伯辰道“属下唯将军马首是瞻。”

    “属下唯将军马首是瞻!”

    秃发狐雍话音刚落,慕容邻跳下战马,单膝跪拜在地,右手拢住胸口,向着张伯辰郑重地行了一礼。

    “属下唯将军马首是瞻!”

    辽西突骑的角落之中传来两声附和,张伯辰有些惊讶,不知自己何时在队伍中有如此威望。见到那两人竟是当初在教武场的人肉靶子。他还记得这两人一人叫段飞,另一人则叫做李茂,心下顿时有些恍然。

    高烈徐可等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他们暗中吁了一口气,知道队伍的危机暂时终于过去了。至少在下一次挑战来临前,不用再去担心队伍的分裂。他们之前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年轻的上司是个不错的人,行军亦有几分章法。生疏也非常明显,甚至连一些行军常识也不了解。

    但不可否认,田家堡伏击一战,让他们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灵气,那种对战机的把握只能用天赋来形容。

    此时此刻,辽西突骑中有人喊出拥戴之声,他们便明白这个年轻人,气候已成。

    想到这里,他们不约而同跪拜在地,齐声道“吾等唯将军马首是瞻!”

    张伯辰不知道自己只是集思广益,竟然在无形中化解了队伍中的不安因素。四名百夫长与两名佐吏,徐可与阳奕建议回军,高烈与段思勇则建议投靠第三方势力以便观望,秃发狐雍与慕容邻在最后选择了顺从自己。

    六个人正好三种方案,扫视前方跪倒在地的众人,张伯辰心下已有主意。

    先前由于拓跋什翼犍之失,张伯辰原本已经对秃发狐雍失去了信心,然而张成的叛变,却又让他对此人高看一眼,此时只是一句简单的表态,便引导众人顺从自己,对形势的拿捏之准,对众人心态之把握,明显超出众人一筹。

    这是一个有着极为出色的政治嗅觉的人,宁愿忽略敌人的威胁,也要分出极大的精力盯住队伍中的不安因素选择战队毫不拖泥带水,在众人最迷茫的时候善于引导舆论,一锤定音。

    张伯辰看向秃发狐雍,眼中已有了欣赏,向前扶他,随即瞥向众人道“我等受到主上所命前往救援令支城,不料为形势所逼,以致到了这般地地步。为了前途考虑,本将军决定重组”

    “重组?却不知将军如何重组?”

    “尔等出身辽西突骑,为当世精锐。如今既已归属本将军麾下,今日便命名为猎击飞骑。乱世之中我为猎人,敌寇皆为猎物,是为猎击兵贵神速,骑兵之能也,千里奔袭,是为飞骑。诸位意下如何?”

    高烈与徐可听完,眼神中已充满震惊。

    其他人身为武夫,未必意识到张伯辰的做法意味着什么。他们身为佐吏,却是知道一旦“猎击飞骑”建立,便意味着与辽西突骑进行了切割。两者之间再无联系,这也便意味着眼前的少年已经决定建立属于自己的班底,进行事实上的独立。

    这个少年的心,好大!

    与此同时,徐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火花。先前自己稍一犹豫,在张伯辰眼中的重要性已经输给了秃发狐雍,此番了解到少年的想法,再不愿错过机会,不由洪声道“我等愿从!”

    “好!”

    张伯辰赞赏一声,继续道“从今日起,本将军仍是振武将军。道询你与剑锷去佐吏之之名,为猎击飞骑长史。道询为右长史,负责文书往来剑锷为左长史,负责军械器仗统筹与人员招募。每人划拨十人归你们差遣。”

    徐可与高烈行了一礼,洪声道“属下遵命!”

    “秃发狐雍!”

    “属下在!”

    “本将军命你建立斥候营,负责军情搜集、情报刺探。暂时划拨七十一名飞骑军归你统领,日后你可以自由招募,定制一千人。我猎击飞骑能否生存下去,全看你是否尽心,勉之!”

    “属下必不负重托!”

    “段思勇、慕容邻!”

    “属下在!”

    “你二人各率五十名飞骑军为前导,探查行军路线,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定制各为一千五百人,许你们自行招募。”

    “属下遵命!”

    “段飞、李茂!”

    “属下在!”

    段飞与李茂二人跪伏在角落中,听到张伯辰喊起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毕竟之前任命的不是佐吏便是百夫长,从没想过自己身为伍长可以得到任命。

    “你二人各率五十名飞骑军为后卫,扫荡战场,支援前锋,为大军守住阵脚,定制各自为一千五百人,许你们自行招募。”

    “属下必定追随将军,万死不辞!”

    段飞与李茂喜不自胜,越众而出走到张伯辰马前,郑重地行了一礼。

    “阳奕,你率领五十名飞骑为中垒,衔接前后,为大军阵眼。定制一如前锋后卫,随时听候本将军调遣。余下三十人,作为本将军亲卫。你们有意见吗?”

    “皆如将军所愿!”

    “皆如将军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