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为谁而战(五)
    徐无城中,北平太守阳裕抚弄着七弦琴,县尉王威与数十位卫卒恭敬地站在台阶之下,等待太守的传唤。

    一缕琴声在虚空中飘荡,众人听着琴音,不由肝肠寸断。五郡之中,徐无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在四面皆敌、外无援军的情况下,固守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更主要的是,辽西的主人辽西公即将到来。

    主人已经决定弃守,他们又为谁而战?

    琴声逐渐停了下来,阳裕缓缓打开房门,守候在门外的众人不由前趋一步道“大人”

    “打开城门,迎接主公进城!”

    “大人?”

    辽西公段辽弃守令支城,便如同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船。先前一起乘船的众人,如今纷纷改换门庭。不愿意跳海求生的人,最终的结局便是与大船一起儿被大海埋葬。辽西五郡四十二县,只有徐无城坚守到了最后。即便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能做到这般地步,也算是对段辽有了交代。

    即便羯胡是异族,即便占据了中原父母之邦,即便让大家妻离子散,然而在人命贱如狗的年代里,能活命谁有会去送死?

    都是凡人啊!

    什么家国大义,什么忠君爱土,那都是大英雄大豪杰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决定与段辽站在一起,便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时日中,被赵国大军无限追杀。众人听到阳裕的话,已经知道自家大人的抉择。在所有选择中,他还是选择了这一条看上去最恶劣、最绝望的路。

    王威等人还想再劝,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他们跟随阳太守已非一日,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大人的想法?

    众人不知为何,内心充满苦涩之余,突然升起一股悲壮,整个人热血上涌,眼睛因此变得赤红。不由拜伏在地“谨遵大人所命!”

    徐无城的城门缓缓打了开来,等候在城门外的众人欢喜地叫喊了起来。他们逃出令支城,一路上被郭太与麻秋追杀,早已经筋疲力尽,今日终于有了落脚之地。

    辽西公段辽坐在乌骝马上,看向弟弟渤海公段兰,心有多感道“都说疾风知劲草,危难见忠臣。不曾想君臣在这等境遇下相会,寡人羞见士伦也。只可惜辽西七十余年基业,亡于寡人之手。”

    “都是愚弟之错,材质所限,无法为大哥分忧。”段兰心中虽然赞赏阳裕为人,内心却是不服。当日他为主战派,极力主张联合叛出慕容部的慕容仁以及宇文部的宇文逸豆归,共同攻打慕容皝。

    段部这些年来,势力日渐凋零。如果无法扭转颓势,早晚有灭亡的一天。认真说起来,这些年来若是没有他的苦苦支撑,在这辽西之地合纵连横,哪还有阳裕进忠言的机会?

    他所缺少的,不过是运气而已。

    慕容皝忌惮诸兄弟,慕容仁奔逃于辽东郡,在段部和宇文部的联合扶持下,几乎让慕容皝无立足之地,可惜却是大意失荆州,在大雪之夜被对方偷袭得手。他与慕容翰联合进军大棘城,在攻下柳城后,却被慕容翰摆了一道。若非慕容翰,整个辽东早已是段家的土地。

    想当初,羯胡石勒在飞龙山被辽西突骑打的丢盔弃甲。七千辽西突骑驰骋中原,所向披靡。随着时事易转,各大势力急速分化,段部再也不是当初在王浚的支持下纵横中原的段部。

    如今的段部,即便维持四千辽西突骑已显吃力。阳裕一介书生,又怎会明白被敌国逼迫的煎熬?

    段兰还记得三个月前,辽东慕容部搜掠北部边境,身为中军将军、郎中令的阳裕却上书“臣闻亲仁善邻,国之宝也。慕容与国世为婚姻,且皝令德之主,不宜连兵构怨,凋残百姓。臣恐祸害之兴,将由于此。愿两追前失,通款如初,使国家有泰山之安,苍生蒙息肩之惠。”

    敌军犯境,竟然要媾和两追前失,岂不是说他支持慕容仁有错,又被慕容翰所摆布?

    真是岂有此理!

    正是由于上书不被采纳,阳裕不得不外出为北平太守。军国大事,只能容许一个声音。不能支持,便只能奔走于外。追昔往事,段兰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形势比人强,他又如何力挽狂澜于既倒?

    城门中缓缓驶出一辆马车,在马头前数十步距离停了下来。阳裕从车厢内走下马车,巍颤颤地向段辽走去。他只有五十多岁,却已经如同七八十一般苍老。灰白的头发绾于爵冠之内,稀稀疏疏露于外的一片,在阳光的照耀下亦是闪过几丝亮色。

    段辽看着阳裕,心中突然一酸。他在这个长者的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士族风范。他的真诚,他的博爱,以及他对故土的眷恋,远非那些蝇营狗苟的世家大族可比。

    这是一个真正的国士,可惜这些年来,自己竟然无法重用于他。

    还是太急功近利了啊!

    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慕容廆,那个娶了他族姑的男人,他是如何忍受在各大势力中周旋,让辽东在三十年内休养生息的?

    段辽翻身下马,朝着阳裕走去,看到对方正要行礼,立即向前扶起他道“阳太守不必多礼,寡人不听逆耳忠言,有此下场乃是罪有应得。如今大势已去,只求能够有个安身之地,以便安置族中老不敢再有奢求。”

    “是臣等无能,不能为主公分忧。”阳裕挣脱段辽之手,还是郑重地行了一礼,然后转向身后道“户曹,呈上来!”

    段辽见此,不敢强行用力,只得松开双手,讪讪地受了。见到那人捧着数十册图籍站在阳裕身后,不由道“这是?”

    “北平郡无终、俊靡、土垠、徐无四县共四千四百五十七户,一万八千三百四十六口。赵国大军攻势之下,无终、俊靡、土垠三县已经沦落于敌手。臣等事先坚壁清野,将三县之民迁入徐无城,如今城**三千六百八十八户,一万四千一百一十七口。这是户籍民册,臣等保境安民,有负主公所托。”

    在阳裕的解释下,北平郡的户曹参军将户籍民册献了上去。

    这一刻,段辽才突然明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败!

    身处赵国与慕容部两大势力之间,段部连年征战不休,既没有慕容廆休养三十年奠定的雄厚根基,又没有赵国占据中原的辽阔富饶。如果再不懂的低调发展,被夹击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更主要的是,为了提升实力,段部不断攻击赵国幽州与慕容部辽东,从那里掠夺民众作为劳力。如果成功,一次性便可掠夺数千口。

    他一直以为这是快速提高国力方法,所以从来没有将阳裕的“与民休息”的策略贯彻执行。

    事到如今,他终于从阳裕身上看到自己的缺陷。

    掠夺人口确实可是短期内提高实力,却从此买下祸乱的种子,根本不是长久之道。

    难怪中原王朝数千年来都是周围胡族仰慕的对象,无终阳家不过是一个中等偏下的家族,犹自出现了阳裕这般见识高深的人物,而在中原,像阳家这样的家族足有数千,岂是胡族可比?

    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听从阳裕的建议呢?

    段辽有些沉默,带着满腹疑窦,在阳裕的引导下走进徐无城。他知道,在赵国大军的攻势之下,他并不能在这里待上太久。赵国皇帝石季龙攻克辽东之后,还是需要班师回朝的。在这两辽之地,毕竟地广人稀,凭借留下来的那点兵力,根本不足以弹压异己势力。

    他需要做的,就是带领自己的班底暂时躲藏起来,借此喘口气,可是总有一丝阴影挥之不去。

    寡人还有机会卷土重来吗?

    段辽一时间有些失神。

    队伍的中间,段雪颜不停地看向车窗外,脸上有几分期盼,几分担忧,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蓦地浮起一片酡红。她呆呆地看向窗外的人来人往,竟似有些痴了。

    “郡主?”

    “郡主!”

    侍女小柔担忧地看着主子,忍不住轻轻唤了几声。她当然知道郡主在想些什么,那个从燕山中救回来的少年,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成为郡主口中最关注的所在,每日里问上数十遍犹显不足。

    “嗯咛,小柔,你说他在徐无城对不对?”少女回过神来,急忙收敛自己的表情。

    “我听刘叔说,主公当初封他为振武将军,率领五百辽西突骑前来救援徐无城。还许下诺言,一旦返回令支城,便会与郡主成婚。想来现在应该会在城内吧。待我下车之后为郡主打听消息。”小柔看向自家郡主,脸上不经意间闪过几丝担忧。

    “刘叔吗?”段雪颜喃喃低语,她抬头看向侍女,不由遮掩道“小柔,你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郡主的脸上仿佛红透的柿子,心里不知怎地,总是那个人的身影。曾几何时,自己竟然像陷入泥淖中一般,无法自拔。想到张伯辰在教武场看向她的眼神,又是甜蜜,又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