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成败之由(一)
    张伯辰当然不知道,在徐无城中还有一个郡主在想他。因为此时,猎击飞骑正在距离平冈城五十里外的一处村落等候消息。

    为了应对石季龙的入侵,整个辽东早已坚壁清野。所有能用的东西都被搬入城中,即便有些不服教化的人群,为了避免池鱼之殃,也早早就逃入了大山深处。村落里十几处茅屋,还保留着人群生活过的痕迹,只是早已空无一人。

    猎击飞骑四散分开,有的倚在树上不停地擦着长刀,有的不停地吃着干粮,有的则索性仰倒在马背上闭目养神。

    所有人都在等待斥候的回转,他们的目标便是眼前的平冈城。

    按照之前的计划,袭击石赵大军的粮道之后,穿越卢龙道,将对方引入辽东,这一招“祸水东引”如果运营得当,便可以给令支城争取很大的战争机遇。从目前来看,他还是低估了石赵大军的能力,也低估了赵国皇帝石季龙的野心。

    偷袭粮道不但未能达成迟滞赵国大军的目的,反而让支雄舍弃徐无城,直奔令支,与桃豹率领的水师会师于都城之下,加快了主公段辽的溃散。猎击飞骑穿越卢龙道,也并没有达成引诱敌军主力的目的,因为赵国燕王石斌的前锋触角,早已经到达白狼山,小试牛刀般将薄奚氏屠戮殆尽。

    赵国皇帝石季龙不愧是一代枭雄,手下精兵悍将如云而聚,难怪在短短两个月间便闪电般占领辽西全境。

    百夫长张成也在压力之下让他体会到被属下叛变的滋味,让他不得不在紧要关头对辽西突骑进行改编。事到如今,张伯辰才真正领教了这个时代沙场宿将用兵的老练与可怕。这种沉浸在兵道之中一辈子的功力,远不是他这个初来乍到的穿越客可比。

    形势的变化打破了原本的计划,也给他产生了新的机会。

    张成向冀阳太守宋烛投降,按照张成的说法,冀阳郡的守卫应该会前来接应,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冀阳守卫的身影。这让张伯辰隐隐感觉到,招纳冀州流民的冀阳郡,可能出事了。

    平冈城作为冀阳郡的郡城,自然首当其冲。于是,经过商议之后,秃发狐雍将手中的所有斥候全都撒了出去。

    事实证明,张伯辰的直觉是对的。

    不久之后,便有斥候来报,在平冈城的北方密林中,发现了一只来历不明的队伍。看想去像是慕容部的士卒,然而却把守卫重心放在平冈城方向,明显是图谋这座城池。

    身为猎击飞骑左右长史的高烈与徐可二人,一致认为辽东在石赵大军的攻势之下产生了裂变。

    想象一下,辽西五郡四十二县,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便全境陷落。并不是石赵大军有能力每座城池都逐一攻克,而是在绝对兵力之前,几乎所有的守宰都被大军的攻势吓破了胆子,导致多数城池被赵国传檄而定。

    如今石季龙挟吞灭辽西的余威,恐怕辽东内部也会产生极大的分歧。主战与主和,在任何一个势力之内,永远都不会消失。

    侦查到了这个消息,张伯辰便率领三百猎击飞骑进入附近的山间安营,时刻盯住平冈城的最新动向,他能预感到,也许这一次,能干一票大的。

    当初捉住拓跋什翼犍,张伯辰不是不想要那一万匹战马,而是根本没有能力让对方兑现这个承诺,并不表示他就对那大批的物资毫无兴趣。事实上经过穿越后的一系列经历,让他明白只有真正的实力,才能够在当前的乱世中生存下去。

    依靠谁最后都被坑的骨渣都不剩。

    田家堡伏击之后,为了加快行军速度,张伯辰下令抛弃一部分军仗器械。辽西突骑原本是一支重骑兵,每一个骑士标准配置是一匹战马,两支标枪,一柄弯刀,一根马槊,一只二旦角弓以及二十支羽箭。

    一场战役下来,辽西突骑所需要的补给是惊人的,即便是以整个辽西之力,也只能维持四千人的规模。所以在将辽西突骑改编成猎击飞骑之后,整个队伍都需要极大地补充。

    很显然,平冈城的变故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马上骑士在不远处跳下战马,将一枚情报递了过来。张伯辰打开看了看,不由皱了皱眉头,情报中写到,那支潜伏在平冈城外的队伍已经拔营起寨朝城池进发,而平冈城内似乎有火光升起。

    真的乱起来了?

    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陷阱,事实上以自己目前不到四百的骑兵,野战能发挥机动性,攻城绝对是找死。冀阳郡太守宋烛绝对不会傻傻地以为自己会愚蠢到去攻城的地步。

    排除了这一要素,事情的真相便直观地摆放在他的面前。

    张伯辰收起情报,对着右长史徐可道“道询,替我写一份奏报送往徐无城,希望阳太守这个时候还在城内。其余人等随我一起前往平冈,让我好好见识一下辽东人物的风采。”

    冀阳太守宋烛最近很烦,不知道从何时起,平冈城内谣言四起,说他已经与石赵大军相勾结,早晚会对平冈进行屠城。

    到底是谁将消息泄露出去的?

    他只是没有拒绝石季龙传过来的纳降文书,什么时候勾结了?如今冀阳郡的主要势力掌握在冀州几个大族手里,连他也要忌惮三分,怎么可能会进行屠城?这是有人故意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宋烛焦急地走着,隐约能够感到这是成周內史崔焘搞的鬼。他知道崔焘此人一直想要完成伯父的遗愿,将整个辽东重新掌控在崔家手中。无奈主公慕容皝想要将崔家立为标杆,吸纳更多的中原世家进入辽东。为了发展势力,宁愿忍受此人暗地里的小动作。

    可是,如今石赵大军来势汹汹,一个不小心,只怕整个辽东便会如辽西一般一溃千里。

    “轰!”

    宋烛正在思索着对策,突然一阵震耳巨响传了过来,紧接着一阵阵呐喊厮杀声如同潮水,一波接着一波,顿时惊的他面如土色。千防万防,这一日还是来了。他早已经打定主意投靠石季龙,以便保全家族血脉,没想到形势的变化实在太快,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便被崔焘摆了一道。

    “太守大人”

    数十位太守府卫兵急色匆匆地跑了进来,跪倒在地道“太守大人不好了!城中的大族已经造反,四面城门均有不明身份的敌兵进入,还请大人拿个主意!我等誓死捍卫太守大人!”

    其中领头的一人跪伏在地,低着头暗中打量着四周,然后对着身后众人点了点头,那几人得到命令,顿时暴然而起,将宋烛按倒在地。领头之人爬将起来,抽出长刀道“大人,休要怨恨我等。如今赵国大军即将兵临城下,为了活命,不得不借大人首级一用。”

    “逆贼,尔敢!难道你不怕”

    宋烛扬起头颅看着那人,顿时破口大骂。生在乱世,早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死在自己的亲兵手中。

    话音未落便戛然而止,一颗好大的头颅带着圆圆的眼睛滚下了台阶。

    身为冀阳郡太守的宋烛,死不瞑目!

    成周內史崔焘全身甲胄,端坐在战马之上。成周郡吸收豫州流民,而他却出身冀州。慕容皝以为这样便可以让中原各世家相互制衡,却不知道他早已在冀阳郡布下棋子。

    在赵国大军来临之前拿下冀阳郡,他必定要借助石季龙的力量拿下整个平州,那原本是属于崔家的势力范围,是慕ssrnprn10591179>&160;pr<><srps931psrp><nnrnprnrrnrpnnrnnssrpn;;rbsrrn;&&prsbnpprn;rbrr0sbsr020n2;nn;n200sbsrn2^rrn16s2;prpnrpnnpr><srp>过强力手段夺取了属于崔家的东西。为了这一天,他忍辱负重了好久,今日终于有机会将筹划变现。

    “启禀崔內史,宋烛已经死了,城内大族的族长们请求內史进城。”正在此时,一匹快马驶出平冈,来到崔焘马下禀告了实情。

    “好,都是冀州的父老,我与伯父三十年前离开桑梓,如今已是沧海桑田。都随崔某进去,今日之事,还有诸多依靠各家的时候。”听到冀阳太守宋烛的死讯,崔焘没有表现出一丝意外。

    伯父崔毖身为大晋的平州刺史,号令整个辽东。无论是慕容部还是宇文部亦或者是段部,哪一位不是仰崔家鼻息。然而自从二十年前联合宇文部、段部联合攻击慕容部被各个击破之后,不得不逃亡高句丽。注

    慕容家也从此开始在这两辽之地快速膨胀。

    崔焘心中恨恨地想道,慕容家欠下的账,今日终于要还回来。

    龙湖注、崔毖在西晋灭亡之前是平州刺史,整个东北都是其人的管辖范围。西晋灭亡后,他与幽州刺史王浚一般,想要割据自立,在三家攻击慕容部的过程中被瓦解,不得已逃亡高句丽。其人也是朝鲜与韩国崔家的始祖,很多韩剧中的崔姓人物,便是此人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