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成败之由(三)
    “霸,目前石赵大军的前锋触角已经到达辽东。各郡守宰人心浮动,我们的重心便是监视各个大族,以免重蹈冀阳郡的覆辙。”慕容恪手提缰绳,缓缓道“在赵国威胁之下,此人已经失去了生存空间,未来不是远遁便是投靠一方势力,暂时不用管他。”

    “既然四哥如此说,小弟照做便是。只是父王何时想要对晋人大族动手?这条流言,却不知是谁人传出来的,恁地可恨!”豁牙少年面色不平,“中原被羯胡所据,若不是我慕容家为他们提供庇护之所,这些人只怕早已经成为原野上的一堆白骨。如今国难当头,他们却率先发难,真是忘恩负义!”

    慕容恪有些默然,乱世之中哪有道理可讲只有胜利者,方才拥有诠释正义的权利。

    封家、宋家、刘家、阳家所有的家族与慕容家不过是各取所需,但是慕容家毕竟是异族,在南朝司马家尚存的的情况下,不会有几家中原士族愿意与慕容家绑在一条战船上。即便那些愿意为慕容家出谋划策的世家大族,也或多或少为自己留了后路。

    数千年来,何曾有异族入主中原?

    匈奴刘元海与羯胡石勒实在是拥有了天大的气运,方才成为中原共主。这些世家大族即便是择主而事,也看看碟下菜,不会将家族的命脉轻易地压在某个势力身上。若不是邺城传来五胡录的谶文,那些大族又怎会对慕容家效忠?

    想到五胡录,慕容恪心头微热。从古到今,从没有异族入主中原。即便是匈奴冒顿单于雄霸一时,也不曾南渡黄河,夷夏之分如泾渭般分明。然而这一魔咒终于在三十年前被匈奴打破了,匈奴攻破两京,占有中原之地,即便随后被羯胡石勒所灭,毕竟打破了众胡族对诸夏的畏惧。

    原来,胡族也可以入主中原。

    五胡录上记载,在匈奴、羯胡、鲜卑、乌桓、西羌、氐族、铁勒、丁零、扶余等等胡族之中,有五胡获得了上天的垂青,最终可以入主中原。事到如今,匈奴已成过去,羯胡石季龙目前拥有中原十州之地。接下来,便是他鲜卑慕容家的了。

    慕容恪知道五胡录上乃上古蝌蚪文写成,为了破解其中的秘密,各大势力几乎都投入了无限的精力。三年前父王破解了其中关于慕容部的消息,才敢在没有得到司马家朝命的情况下自称燕王。

    天命所加,又岂是司马家所能阻止?

    慕容恪思考着当下的形势,便有斥候传来情报。辽东局势瞬息万变,他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四哥,什么消息?”

    “居就令游泓叛变归赵。”慕容恪皱着眉头,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此番前来主要是为了成周內史崔焘叛变之事。如今在冀阳郡被策反的情况下,他反其道而行,趁机拿下成周郡,没想到居就令居然跟随崔焘叛变。

    居就县属于营丘郡,营丘內史鲜于屈乃是辽东大族。游泓叛变,难道鲜于屈此人也已经投靠石季龙不成

    豁牙少年听闻,不由睁大眼睛,期期道“游泓?难道是游邃之子?”

    游邃曾经是慕容廆龙骧长史,辅佐辽东二十余年,实在没想到游家居然在此刻叛变。

    慕容恪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因为答案显而易见。他还在消化这个消息,又一匹战马快速驶来,他看向少年“霸,辽东未来的命运,只怕就在你我兄弟二人手里了,你怕不怕死”

    少年从来没有见过兄长如此郑重的表情,不由道“生于王家,自然勤于王事,马革尸还本来就是我等宿命,愚弟又岂会害怕?”

    慕容恪看向只有十三岁的弟弟,眼神中充满了敬佩,还有一丝决绝。他打开情报看了一眼,顿时喜上眉梢道“果然不出为兄所料,营丘內史鲜于屈叛变了。”

    “四哥?营丘郡叛变,与冀阳郡遥相呼应,我辽东形势日渐险恶,为何四哥你还面有喜色”少年看向慕容恪,有些不解。

    慕容恪将情报递给少年,轻轻道“鲜于屈想要叛变,却被属下武宁令孙兴收而杀之。愚兄不为营丘郡失而复得所喜,所喜者,乃是慕容家休养三十年,终于有家族愿意为辽东献死力。慕容家想要入主中原,却不能如匈奴与羯胡一般残杀晋人,必要收拾晋人之心,方能争霸于天下。”

    慕容恪的眼神如同一汪泉水,看上去深不见底,豁牙少年也被其兄气势所折服。心中暗想,大哥虽是世子,才能比起四哥来远远不及,我不为大哥所喜,以后只有与四哥互为支援,才能在辽东生存下去。

    二人各有心思,大燕铁卫已经将成周郡卫卒收割殆尽,二十八辆大车排列整齐呈现在面前。慕容恪正要收兵,又是一名斥候从北方而来,将封闭情报所用的竹筒递了上来。

    “啪嗒!”

    竹筒跌落马下,慕容恪猛地勒紧缰绳,高喊一声道“一把火将辎重全部烧掉,众人排好阵型,火速返回大棘城!”

    看着少年疑惑的表情,慕容恪声音有些发颤道“武原令常霸、护军将军宋晃、东夷校尉封抽叛变了。冀阳太守宋烛被崔焘所杀,作为西河宋氏家主的宋晃叛变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东夷校尉封抽为何叛变?封家在辽东势大根深,封奕为国相,封裕为记室监。如果封家叛变,我慕容家死无葬身之地!”

    人心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些晋人大族,在辽东劳苦功高,有的已经在此地繁衍三代,然而却被一个谣言所击破。

    说是父王要对世家大族动手,借助羯胡入侵的机会,将所有士族豪门的势力全部收上来,以免这些人就地做大。

    多么可笑的谣言,一则连黄口小儿也骗不过的谣言,轻轻松松击溃了辽东三十年的与晋人大族交融的成果。让人们知道,所谓的鱼水之情,不过隐藏在表面下的假象。

    传播这则谣言的人,对人心的把握,真的是妙到毫巅。

    有了东夷校尉封抽与护军将军宋晃领头,在石赵大军的窥测之下,辽东的危机,便在眼前。

    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徐无城外,北平太守阳裕将辽西公段辽送出城外,为了保存段部仅有的一点实力,不得不在徐无城休整两天后,重新上路。

    在镇东将军麻秋与镇军将军郭太的追杀之下,段辽麾下的一千五百名辽西突骑还剩下不足一千名。加上乌桓鲜卑各部落,也只有不到五千余人。

    段辽拉着阳裕的手,面有愧色“寡人大势已去,阳太守即便择主而事,亦没有对不住寡人之处,又何必如此?”

    “主公,老臣已在辽西五世,如果不是世道丧乱,这把老骨头早已经归隐于乡野。如今羯胡大军占领了令支城,徐无城之所以得以独存,无非是口中之肉不急于一时。”

    阳裕在段辽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出城门。他知道,此番离别,只怕再无相见之期,想到彼此一番君臣之情,心情不由为之一沉“这件事是老臣唯一能为主所做的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之所命,凡人难为。老臣若是侥幸留得性命在,再与主公一叙旧情。”

    说完此话,阳裕向着段辽行了一礼。

    “寡人败局已定,子孙中亦没有出色人才。我儿乞特真为人愚鲁,寡人尚且不能保全宗族,乞特真又如何在这乱世之中与群雄争锋”段辽叹息一声,放开阳裕之手,心有所感道“段龛此儿虽然为人急躁,若是有良臣猛将辅佐,倒也可以维持祖宗基业。只是可惜”

    辽东的形势,他们又如何不清楚?

    两人相视无言,唯有车马声稀疏传来。阳裕从徐无城中抽出两千精壮随段辽逃亡密云山。密云山中山深林密,既然无法与石赵争锋,如今只能避其锋锐。等待发生在两辽之地这一场大战过去,再谋出路。

    段辽看着眼前的阳裕,为了让他卷土重来,将整个家眷交给自己带走,表面上是为了家人的安全,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向自己表明忠诚?这番款款诚意,自己辜负了一次,再也不能辜负第二次。

    “阳太守,你当初为何会将振武将军拒之门外?”临别之际,段辽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你疑问,向阳裕是问了起来。

    郡主段雪颜在徐无城中并没有找到张伯辰的消息,询问之下才知道张伯辰根本没有入过城。缠着段辽问过不少次,让段辽也难免内心有所疑惑。

    他当然不会怀疑阳裕勾结石季龙,而是明明困守孤城,为何还要拒绝来援之军?

    阳裕看向即将前往密云山的众人,眼睛里充满了悲悯。乱世啊,即便是王族之人,也难以保全性命。

    段辽见状,如何能够不明白。他翻身上马,带着众人向西方进发。看着远去的人群,阳裕喃喃道“阿秀啊,爷爷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太守大人,振武将军派人送来的信。”

    阳裕回转徐无城后不久,县尉王威便将一封信笺递了上来。

    “送信之人何在带过来,我有些事情询问一下。”阳裕抽出一卷竹简,若有所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