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成败之由(四)
    “这是辽西国史!”徐可看完斥候从徐无城带回来的竹简,不由大惊失色。

    追述往事,叙其国史,以作为后人治世的借鉴,一直是士大夫认为不朽的盛事。春秋时期齐国大夫崔杼弑杀君主齐庄公,当时记录国史的太史简便在史书上记录下崔杼弑其君。崔杼为了掩人耳目,便将太史简杀掉。

    太史简的二弟继承太史的职位后,亦是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一怒之下,又杀掉了二弟。三弟继承两位哥哥的官职后,仍然死不悔改,在史书上记载崔杼弑其君。

    到了此时,崔杼知道无论如何掩盖不住事实,方才止住不杀,其弑君之事由此流传后世,为千夫所指。

    在崔杼杀害太史简以后,齐国还有南史氏记录国史,担心正义不申,执简入齐都,想要记录其事。只是由于崔杼已止不杀,方才返回南境。

    其后先汉太史公司马迁,遭遇宫刑,以一腔激愤之气,为王公大臣作传,贩夫走卒、刺客游侠亦入其中,一部太史公书流传千古。

    数千年来,正是由于史家前后相继,诸夏方才有鉴可见,在治国施政过程中减少失误,从而一步步压倒周边诸胡族,成为天下共主。

    徐可放下手中竹简,心中却升起了对阳裕的崇拜之情。写出辽西国史,显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尤其是段部重武备而轻文略,没有古籍可供借鉴。自己记载一些人物概要,已是竭尽全力。然而相比于这些书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徐可正在感叹,却见振武将军张伯辰走了过来,不由施了一礼道“将军。”

    张伯辰摆摆手,指着书简“阳太守让斥候带过来的东西,想必还是有点用处的,跟我好好说道说道,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斥候从徐无城将竹简带过来,右长史徐可花费了数日方才看完。张伯辰有心询问,却见对方看的津津有味,也不好打扰他,如今见他终于将书简看完,再也忍不住好奇地问了起来。

    “这些书简中,记载的乃是整个辽西的部族源流以及段部兴亡得失,将军看完此书,便可将整个段部往事掌握在手中。阳太守不愧是国士,可惜不得遇明主,其治国之道若被采纳,辽西又岂有今日?”

    张伯辰从徐可的话中得知,鲜卑脱胎于乌桓,为乌桓别种。而乌桓早在汉武帝时期,便被迁入渔阳、上谷、右北平、辽西、辽东诸郡塞外,为汉藩篱,侦查匈奴动静。

    而在东汉末年,乌桓大人丘力居勾结中山太守张纯叛乱。丘力居死后,其侄蹋顿更是统领辽东、辽西、右北平三郡乌桓,与袁绍结盟击破公孙瓒。

    想那公孙瓒为幽州刺史,手下“白马义从”乃是天下有名骑兵,最终仍旧免不了被击破的命运。

    曹操官渡之战击败袁绍后,为了安定北方,为南下江左创造条件,亲自率军追杀蹋顿至白狼山,杀伤二十万余人,余下十余万落被迁移到内地。虽然还有残留势力,却已经无法阻挡鲜卑各部崛起的步伐。

    首先崛起的是慕容家,当初辽东公孙渊恃远不服,自立为燕王,与此时慕容皝一般无二。然而魏明帝曹睿派遣司马懿千里奔袭,只用了一百天便彻底平定公孙渊。慕容家祖先莫护跋因为出兵帮助司马懿,被封为率义王,慕容部因此有了崛起的资本。

    张伯辰还了解到,由于司马懿平定辽东的功绩,其孙司马炎建立西晋后,还谱写了一首征辽东的歌,作为皇帝祭祀祖先时所用。

    征辽东,敌失据,威灵迈日域。公孙既授首,群逆破胆,咸震怖。朔北响应,海表景附。武功赫赫,德云布。

    想想真是讽刺,当日公孙渊称燕王,司马懿出兵平叛,百日而定。慕容家不过在旁摇旗呐喊,作为站队的资本。

    如今慕容部势力日强,经过莫护跋、木延、涉归、慕容廆四代披荆斩棘,终于在慕容皝即位之后,开始向外扩张。即便他自称燕王,与当初公孙渊一般无二,然而司马懿的子孙已经躲到了江南苟延残喘。

    依照张伯辰的估计,即便慕容皝自称燕王的消息传到建康,东晋朝廷恐怕也会承认这个既定事实。在石赵的压迫之下,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哪怕这个朋友并不那么忠诚,有事没事便在背后搞搞小动作。

    相比于慕容部,段部对晋室就要忠诚的多了,甚至这种忠诚已经变成辽西的一种国策,在历代首领中贯彻下去。

    慕容部乃是由鲜卑部落聚集而成,其主体上还是以鲜卑人为主。而段部第一代首领段日陆眷不过是个家奴,能发展到割据辽西与诸部争雄,却与慕容部有着本质的不同。

    张伯辰在听右长史徐可讲解的过程中,随手翻起了竹简,只见其上记载

    日陆眷,因乱被卖为渔阳乌丸大人库辱官家奴。诸大人集会幽州,皆持唾壶,唯库辱官独无,乃唾日陆眷口中。日陆眷因咽之,西向而拜曰愿使主君之智慧禄相,尽移入我腹中。其后渔阳大饥,库辱官以日陆眷为健,使将人诣辽西逐食,招诱亡叛,遂至强盛。

    想当初日陆眷被人当作奴隶,卖到渔阳乌丸首领家中。作为一个家奴,即便主人把唾液吐入他的口中,也要咽入腹中谢主隆恩。这样一个人,因缘际会,只凭借主人给予的一点人马,便在辽西发展壮大。

    日陆眷去世以后,弟弟段乞珍继承了哥哥的爵位。这种兄终弟及的继位方式,也为段部的持续动乱埋下了伏笔。

    段乞珍有两个儿子,段务目尘与段涉复辰。段务目尘时,中原开始大乱,他与幽州刺史王浚结为亲家,段部从此开始进入扩张道路。正因为此,被晋室封为辽西公、亲晋王。只是可惜,段务目尘早死,儿子段疾陆眷承袭辽西公的爵位。

    疾陆眷虽然即位,受叔父段涉复辰所迫,为了解决争端,不得不划地分治,将领土一分为二,自领辽西本土,将北平郡封予叔父。以此为资本,段涉复辰得到晋室广宁公的封爵。

    疾陆眷死亡的时候不过二十余岁,诸子年幼。段涉复辰继承辽西法统,却遭到了疾陆眷之弟段匹磾的反对。二人率兵相攻,段部的势力由此遭到削弱。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挑起二人争端的却是疾陆眷的从弟段末波。

    当涉复辰击败段匹磾之后,段末波杀掉叔父涉复辰,成为段部的首领。只做了七年辽西公的他,死后由弟弟段牙承袭。

    只是可惜,那个时候段牙与慕容廆交好,在对方的怂恿下想要将都城搬离令支,受到了国人反对,段辽抓住了机会,杀掉段牙,成为段部的首领直至如今。

    而段辽,是日陆眷嫡孙。

    日陆眷、段乞珍、务目尘、疾陆眷、涉复辰、段末波、段牙、段辽,三代人物却有了八代首领,如此继承制度,又如何不败?

    张伯辰合上竹简,隐隐约约感受到段部的乱局,只怕也有晋室埋下的种子。慕容部不过有个辽东公的爵位,西凉张骏不过是西平公的爵位。然而在段部之中,却留下两个爵位。前有段务目尘与涉复辰的辽西公与广宁公,后有段辽与段兰辽西公与渤海公。

    一个部族得到两个公爵,难道不是故意激发彼此的争夺之心,进而削弱该部族的实力吗?

    张伯辰听徐可讲着段部的历史,内心不断地反思。时至今日,他终于对这个时代,尤其是辽西的局势有了直观的了解。

    不得不说,阳裕那个老头确实是个人物,他虽然没有见过其本人,已经从徐可、阳奕以及身边其他人的口中侧面了解到很多。更重要的是,仅凭借这一部辽西国史,便足以知道其人的才华。

    然而这样的人,为何坚守到了最后还是投降了石赵了呢?张伯辰百思不得其解。

    不错,当日阳裕打发了斥候之后,将整个徐无城献给了追击而来的镇军将军郭太与镇东将军麻秋,同时打点行装前往令支城面见后赵皇帝石虎。

    返回的斥候不但目睹了过程,而且带回了阳裕的亲笔信函。徐无城陷落,辽西至此再无一城留存。

    正因为此,张伯辰与麾下的猎击飞骑不得不在草原上劫掠为生,成为真正的流寇。看着逐渐失去正规军气势的猎击飞骑,张伯辰内心一阵无奈,失去了后勤供养,到目前为止这支小部队还没有溃散,已经是天大的奇迹。

    事到如今,还奢求什么呢他只求在这场大战中保存性命。经过十多日来的观察,石赵大军逐渐穿越卢龙塞进入塞外,赵国与慕容部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当初慕容皝“驱虎吞狼”,如今却变成“引狼入室”,不知道内心是个什么滋味。

    要是能在这场战争中得到点战利品,那就再好不过了。张伯辰目视远方,淡淡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