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真龙狗熊(三)
    辽西公段辽在阳裕的送别之下,带着宗族豪右一干老前往密云山进发。原本人口二十余万、控弦之兵高达四五万的段部,如今只能在赵国大军的追击下如同丧家之犬。

    结束了吗?

    段辽坐在马上,痛苦地摇摇头。

    爷爷日陆眷以区区家奴身份,占据辽西富饶之地,成就段部基业七十余年。他十三年前杀掉段牙承袭辽西公,这些年来为了扩大段部的势力,虽然谈不上枕戈待旦,也是夙兴夜寐,时时刻刻将祖宗基业挂在心上。

    段辽自认并不昏聩,先后投奔的刘群、卢谌、阳裕等人也不是无能之辈。君非昏君,臣非庸臣,可是为什么费尽心力扩充了十三年,却换来了这个下场?段辽看向身后,怔怔出神。

    夕阳的余晖下,士卒紧紧守卫着大车,艰难地前进着,里面坐着的,是他的母亲、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儿孙辈。

    这已经是最后的班底。

    从令支城中撤离的时候,前后五千余人,却被郭太与麻秋一路追杀。最精锐的重骑兵辽西突骑在逃亡过程中也是伤亡殆尽,如今的他,即便经过徐无城的补充,也无法在双雄的夹击下生存下去。

    见到段辽驻足停留,一骑缓缓迎了上来。

    段辽看着来人,面有惭色道“元邕,寡人当初承诺为你提供庇护之所,如今被石季龙击败,却再也无法护你周全。”

    “主公”

    慕容翰翻身下马,拜伏在地“某遭逢家难,不为万年所容。能得主公庇护数年,已是铭感五内。是慕容翰对不起主公,主公并没有对不起慕容翰的地方。”注

    段辽下马扶起慕容翰,却是再三叹息。当初慕容皝即位之初,慕容翰与慕容仁俱叛,那也是十三年来他所能得到的最好机会。

    而今的他,面对未知的前景,终于体会到当初慕容翰逃离大棘城时期的心情。

    “你说那句谶文是真的吗”

    段辽努力摆脱当前情绪的影响,不由想起一事,看向慕容翰,面色凝重“那句谶文在邺城传唱数十年,原本就虚无缥缈。寡人也是将信将疑,按照道理,即便是上应于天,也早已应在石季龙身上,元邕又怎么会将这句谶文与张伯辰联系在一起?”

    数十年来,邺城小儿到处传唱天子将从东北来,扫平**定江山。江山自古鲜血染,哪有真龙不杀伤。

    石季龙夺取石弘帝位,为了表示自己帝位的合法性,专程前往信都,由此摆驾回襄国,信都在襄国东北,石季龙如此做法,不过想表示自己便是那个符合谶文的天子。注

    他要告诉天下人,他的得位是上天注定的。

    然而这个谶言,却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慕容皝的野心。辽东地处中原东北,若是占据中原,岂不正是“天子将从东北来”?

    即便是段辽,当初得知这句谶文,难道有没有动心过吗?

    想起来辽西的命运被一句谶言所决定,内心不由一阵苦涩。世人只知张伯辰在燕山之中射杀了赵国幽州刺史李孟,却不知道李孟在被段屈云击败之后,为何还要花费被追击的危险,出动大军去搜寻张伯辰?

    想起那个短发少年,段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滋味。难道世道真的要彻底改变了

    李孟大索燕山,又怎么会不惊动段屈云?

    从事后抓到的石赵士兵的的口中得知,在李孟的军队从幽州退保易京的路上,他们发现山中红光照耀,将半个天空染成血色,天生异象引起李孟的好奇之心,于是率领大军进入山中。

    红光虽然只是出现不到半个时辰,赵国士卒却在红光出现的地方发现了张伯辰的身影。于是便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张伯辰被追击了三日三夜后,一箭射杀了李孟,最终却被从幽州返回的郡主段雪颜所救。

    由于红光太过耀眼,即便身在幽州城中的段屈云,也目睹了此番异象。所以对士兵的供认深信不疑。

    各种情报汇集令支以后,段辽便起了试探的心思,这才有了教武场比试箭术一事。他原本不是没有想过那句谶言,却以为是应在自己身上,哪怕面对石季龙与慕容皝的夹击,也不放手。

    他以为张伯辰,是辅佐他而来,让他成为那个“天子当从东北来”中的“天子”。

    所以在张伯辰击败慕容翰之后,毫不犹豫地将五百辽西突骑给予那个短发少年。并且当面将自己的女儿段雪颜许配给对方为妻,以示笼络。

    他也看得出来,在救助张伯辰的过程中,女儿也对那个少年产生了好感。尤其是当日坐在大帐之中,看到教武场远方女儿的车驾的时候,终于知道女儿的心思。

    慕容皝屡为燕王世子慕容儁向他求亲,想让两家结为秦晋之好,共同应对石赵大军的威胁,却被他一概拒绝。

    可笑啊!

    如今穷途末路,回头再看当初种种作为,段辽隐隐觉得那句谶言好像应在了张伯辰的身上。

    然而这样的一个人,如同水上浮萍,毫无根基,如何在群雄林立的天下争霸中立足?

    慕容翰身为慕容廆长子,从小生活在王族之中,怎么会不明白谶纬的力量?实际上当日与张伯辰比较箭术,也是有心考较一下对方的实力。

    能够上应天象的人物,怎么也会有一点不同于常人的本事吧?

    事实告诉他,有的。

    那个短发少年只凭借两箭便击败了号称“辽东第一神射”的慕容翰。

    两人相对默然,各自翻身上马,端坐于其上想着自己的心事。大军逐渐向前推进,突然之间一阵箭矢从旁边飞来。

    “擒杀段辽者,赏千斤,封万户侯!”

    “大家杀啊!不要放跑了段辽!”

    杀声四起,在黄昏的余晖中,石赵的大军还是追杀了上来,并在此地做下了埋伏。慕容翰飞速上马,紧紧护住了段辽,向着密林深处突围而去。

    段辽坐在马上任由卫卒牵引,却如同行尸走肉般,再也没有了当初指点江山时的豪气。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位书生坐在马上,看着段部余众在混乱中被逐一杀戮,面色阴沉似水。龙骧大将军支雄轻视于他,他所能做的便是为王前驱,用敌人的头颅和鲜血,铺就信任之路!

    龙湖注万年,慕容皝小名。其弟慕容仁小命“千年”,在此一并告知。

    “天子从东北来”见晋书石季龙载记,不是作者瞎编,不过小说嘛,容我发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