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真龙狗熊(四)
    辽东地属平州,占有昌黎、辽东、乐浪、玄菟、带方五郡之地,又设冀阳、成周、营丘、唐国四个侨郡。东汉末年为公孙度所占。一百年前的此时,司马懿率领四万大军长途奔袭四千里,百日内攻灭公孙度之孙公孙渊。斩杀公卿以下七千余人,从此平定辽东。注

    一百年的风风雨雨,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前,又回到了相似的地方。如今赵国天王石虎率领数十万大军,水陆并进,倾国而来。在大军威压之下,原本效忠于慕容部的晋人各世家,顷刻间土崩瓦解,成为赵国大军之向导。

    大棘城中,慕容皝白皙的脸上堆满了愤怒,又有一股深沉的悲哀。

    哪怕中原已经乱了四十余年,哪怕辽东休养生息三十余年。实力此消彼长之下,仍然在石赵大军攻势之下原形毕露。正是辽东霸主公孙渊的覆亡成就了慕容家的崛起,想起公孙家的往事,对比自己当前的处境,残酷的现实告诉他。

    这就是辽东与中原的实力对比!

    这一刻,他才深切地体会到,为何父亲天生雄武,却还要时时刻刻压抑自己扩张的野心,将全部精力都用来招募中原流民,夯实辽东的基础上。

    五年前继承父亲的爵位,当听到邺城传来的“天子当从东北来”的谶文,无时无刻不想着有一天率领大军入主中原。为了达成目标,他甚至不惜逼走大哥慕容翰,逼反三弟慕容仁与四弟慕容昭,将辽东的权利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甚至为了扫平进军中原的障碍,饮鸩止渴般地称臣于石季龙,妄图拔掉段辽这颗眼中钉。

    如今,他终于达成了自己的心愿。

    看向手中的情报,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段辽在赵国大军的追杀之下,仅有的一点班底也被完全完全打散,母亲妻子悉数为赵军俘获。如今的段辽,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四处出击的辽西公。

    没有了辽西的缓冲,慕容部终于暴露在石赵大军的攻势之下。

    慕容皝悲哀地发现,在流人大都督蒲洪率领的氐族大军、冠军将军姚弋仲率领的羌族大军、龙骧大将军支雄率领的石赵前锋、渡辽将军王华率领的水军攻势之下,辽东九郡四十八城被逐步蚕食。

    冀阳郡太守宋烛谋反,被同样谋反的成周內史崔焘斩杀。

    营丘內史鲜于屈谋反,被武宁令孙兴斩杀。

    朝鲜城中大姓王清密谋应赵,被县令孙咏识破,却不得不闭境自守。

    乐浪郡六城全部叛变,太守鞠彭不得不在无奈的情况下,聚集忠义之士返回大棘城,却仅仅得到二百余人。

    居就令游泓、武原令常霸、东夷校尉封抽、护军将军宋晃

    一个个原本的股肱之臣,如同着了魔一般,争先恐后地投入石赵大军的怀抱。

    “当初中原大乱,没有寡人的慕容家为你们提供庇护,你们怎么会有今天石赵乃是羯胡逆族,你们这般作为便是认贼作父!”

    慕容皝内心绝望地呐喊着,颓唐地坐在木榻之上。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在这般情况之下与石赵大军遭遇。

    如此下去,段辽的今日,便是他慕容皝的明日!

    辽东的实力,与中原相比,差的实在太多。如果这次侥幸击退石季龙,他必定要效仿父亲,将毕生精力,为辽东夯实内基。

    慕容皝在内心不断安慰着自己,便见到一位谒者走了进来,轻轻道“启禀大王,国相求见!”

    “封奕?他还有脸来见寡人!”

    慕容皝猛地站了起来,抽出长剑走下台阶,心中一片怒火封奕身为封家家主,又是辽东国相,寡人一向以国士待之。为何其伯父、东夷校尉封抽还要背叛寡人?若无他在背后怂恿,几无可能!注

    刚走两步,倏地冷静了下来,他看向谒者道“国相到来多久了?”

    “启禀大王,国相到来之后,跪倒在宫外,已经一个时辰了。”谒者不敢隐瞒,如实禀告道“与之同来的还有记室监。”

    慕容皝转过身子,将剑插入匣中。心中暗自忖度,三十余年来,晋人大族立足辽东,早已经无法从慕容部中剔除。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慕容家也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成果。日后若要进军中原,更是离不开他们的群策群力。

    封抽的叛变,是意外还是早有预谋?

    慕容皝不断衡量着利弊,封奕是封家家主,封裕是封抽之子,如今二人联袂前来,在宫门外请罪,便说明至少他们前期没有参与进去。

    封家、宋家、阳家、皇甫家,乃是辽东的四大家族。如今封抽叛变,即便封奕毫不知情,也说明封家再不可大用。护军将军宋晃与冀阳太守宋烛叛变,即便他们出身西河宋氏,与平原宋家毫无牵连,也说明平原宋家家主宋该已经失去了该有的机敏之心。

    四大家族中,唐国郡的阳协身为唐国內史,在叛乱的冲击中岿然不动,是四个侨郡中唯一没有叛变的郡。而阳家家主阳鹜身为司隶校尉,更是将京畿之地掌控的如同铁桶一般。安定皇甫氏人才凋零,家主皇甫真还欠缺历练。两相对比之下,阳鹜此人,绝对堪当大用。

    只是可惜,这些晋人实在太过狡猾,若是加强阳鹜的权柄,难免在未来某日如同诸晋人大族般,被反噬其身。

    方才愤怒之下,想杀掉封奕。冷静之下,慕容皝知道,即便形势严峻,这些晋人大族也是丝毫动不得。杀一人容易,杀一人便让大棘城中的晋人世家全部推向自己的对立面,那就不是明智的做法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晋人大族之所以会叛变,不过是一则谣言的刺激。说到底也是在内心都提防着彼此。

    杀掉封奕,便会真正地落人口实,让大棘城中的世家大族们在石季龙到来之前,便将他慕容皝的头颅悬挂在城门楼上。即便他有能力将之镇压下去,也会破坏掉父亲慕容廆休养三十年的成果。

    那便是与晋人大族形成利益共体,在大族的辅佐之下,伺机入主中原。

    想到这里,慕容皝看向谒者,轻轻道“传令下去,东夷校尉封抽叛变,罪只归于一人。封家为辽东股肱,悉不追究,让国相放心。寡人言出必行,如违此言,有如此剑。”

    话音一落,慕容皝抽出长剑砍在铜柱之上。火花四溅下,长剑应声而断。他将短剑掷之于地,面无表情道“将此剑送予国相,下去吧。”

    龙湖注,司马懿灭辽东,发生在公元238年。石虎攻击慕容部发生在公元338年,时间上正好一个世纪。

    ,北齐侍中封隆之,以及其孙唐初宰相、密国公封德彝便出自封奕这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