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非我族类(一)
    瀚水流过白狼山,蜿蜒北上,经过柳城与龙城后,在大棘城打个圈,转而流向东方,注入渤海之中。

    在白狼山这一段,叫做白狼水。

    此地水草丰茂,最是适合放牧,当初三郡乌桓以白狼山为基地,称雄辽东,如今早已经被雨打风吹去。猎击飞骑在白狼水畔歇息着,众骑士摘下马鞍,将战马饮饱,顺便蓄养着马力。

    张伯辰摘下铠甲,坐在大树之下。穿越卢龙塞,至今已有一个多月。按照地域划分,辽水以西均是辽西之地。然而由于段部与慕容部世代承袭辽西公与辽东公的爵位,所以又称段部的辖境为辽西,慕容部的辖境为辽东。

    是以此地虽然地理上属于辽西,仍然被称为辽东。

    一个多月的经历,让张伯辰不得不感叹,辽东实在是地广人稀。纵马数百里未必能见到一人。山中更是草深林密、野兽丛生。在石赵大军的压迫之下,辽东全境坚壁清野,为数不多的开荒之地,也被一把火烧个精光。

    在各地穿插过程中,张伯辰与麾下猎击飞骑秉承“遇弱则击,遇强则避”的原则,掠夺了不少粮食,总算没有饿死在在荒郊野外。

    这般下去总不是办法,所寻求的时机也一直没有出现,石赵大军的威压却越来越重。据斥候营带来的消息,大赵皇帝石季龙率领的三万“龙腾中郎”在三日前穿过卢龙塞进入辽东,辽西九郡四十八城,大半已经叛变。

    据右长史徐可的分析,整个辽东还在慕容皇手中的城池不会超过十座。

    形势严峻如厮,众人歇息之后,张伯辰也准备远远避开大赵主力。毕竟哪怕猎击飞骑单兵再强,也只有不到四百人,若要与石赵大军交锋,无异于以卵击石。

    物质上的困难还好补充,最大的危机来自于精神上的折磨。

    秃发狐雍早前带回消息,北平太守阳裕在徐无城投降赵国镇军将军郭太与镇东将军麻秋,二人原本尾随追杀段辽,得到阳裕的投诚,便趁势在徐无城驻扎了下来。

    太原郭氏一门在赵国权势非常,郭敬为襄阳监军、郭殷官至尚书、郭敖乃尚书左仆射,而郭太身为镇军将军,二十余年来一直在大赵军中效力,虽无惊天之功,亦是兢兢业业,是不可多得的沙场宿将。

    镇东将军麻秋作为后起之秀,也是深受赵国天王石季龙的信任。

    二人原本尾随追杀段辽,为阳裕投诚所阻,却是被支雄麾下书生陈翔抢占先机,于无终山下,截杀三千余人,俘获段辽母亲与妻子,立下天大的功劳。只有段辽、段兰以及慕容翰等寥寥数人逃离。

    张伯辰将辽西突骑改编为猎击飞骑,乃是为了加强掌控。但是这些人的家眷毕竟都在令支城中,为了军心安定,他并没有将段辽逃离令支城的消息告知众军,只有徐可、高烈、秃发狐雍等寥寥数人得知。

    但是大军孤悬在外得不到有效补充,难免会让士卒心中有想法。

    张伯辰揉了揉额头,这实在是个伤脑筋的难题。

    进退维谷,说的便是他目前的处境。

    投降赵国石季龙,便是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的手上在辽东用人之际投降慕容皝,虽然遭遇比前者稍好。却无法让麾下众人信服。不得不说,投降也是一门技术活。能在不断投降的过程中壮大的,多数都是不可一世的枭雄。

    很明显,他张伯辰不是。

    这点骑兵,进击无法吃掉敌方主力,守城更是等同于送死。若是不投诚,唯一的下场便是躲进深山做土匪。就像后世张少帅他爹一般,一步一个脚印在这东北之地混出眉目。

    如今谣言纷传,段辽具体下场如何,谁也拿不定主意。

    有人说他已经死于乱军之中,有的则说他已经投靠石季龙。还有的斥候带回来消息,说是主公已经安全进入密云山中休养生息,众**错,莫衷一是。在这样的处境之下,每一步都意味着生死存亡,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张伯辰内心焦躁,却不敢表现出来。他实在害怕由此引起军队哗变,将自己推向断头台。当下站起身来,踩着山石,向不远处的白狼水走去。

    白狼水从山中深处流出,正值盛夏,阳光穿过枝叶,在山石上留下斑驳的树影。数丈之外的河水中,一人站在石头上,不停地擦拭着身子。由于猎击飞骑众人均在河边歇息,张伯辰起初不曾放在心上,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众人均在开阔地上饮马洗澡,为的便是应对突发情况此人却是独自一人在僻静淡然处之,丝毫不见急躁。

    张伯辰仔细瞧去,只见此人皮肤如同树皮一般褶皱横生。他实在不知道,一个人究竟老到什么程度,身上才会有这样的褶皱。怀着好奇之心,轻轻地靠拢过去,才发现原来是个老和尚。

    和尚须发皆白,僧衣退到一旁,露出半边的身子来,弯着腰不停地洗着东西,专注的态度让张伯辰亦为之着迷。

    他很久没有见到一个人可以如此地专注了。

    前世之时,也许在调试弓箭的时候,自己也会如此着迷。他的父亲,在面对如山资料的时候,亦是一丝不苟,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穿越以来,他见到的唯一能与之比较的,便是慕容翰射箭时的虔诚。

    而如今,他又在眼前老和尚身上见到了这种专注。

    和尚实在是太老了,老到张伯辰时刻担心对方一不小心跌入水中再也爬不上来。他每一个动作,都让张伯辰为之崇敬。每个人都会老去,即便再长寿,也经受不住时间的煎熬。任你是英雄一世,还是狗熊一生,最终都要进入时间的轮回。

    即便有秦皇汉武东海求药,又有谁能保证长生不老?

    张伯辰仿佛在老和尚的的身上看到了时间的长流,如同白狼水一般,不知出处,亦不知奔流于何方。

    他挪动脚步,想要看清楚老和尚究竟在洗什么东西,却在那一瞬间怔在当场。

    一丝耀眼的光芒从老和尚的左胸透出,那是一个完全贯穿胸口的洞。从洞中望去,张伯辰甚至看到了河中一尾游鱼在水中游荡。老和尚弯下腰,从洞口中拉出一截肠子,轻轻地洗着。

    没有一丝痛苦,也没有一丝不适。老和尚洗完一截,若无其事地填回腹中,然后又拉出一截,继续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和尚终于洗完了。他拿起棉絮,轻轻地塞住洞口,耀眼的亮光随之消失,他轻轻地念了一声佛号,将张伯辰从震惊中唤醒。

    张伯辰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不由双手合什、虔诚为礼道“大师!”

    老和尚并没有丝毫回应,张伯辰抬起头,却发现原先洗肠处哪还有人在!老和尚经在他低头之际从面前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张伯辰怔怔地看着,他不认为自己看错了。双目所见,实在太过真实。然而正因为真实,却让他如同做了南柯一梦。

    正当他内心疑虑的时候,李茂小跑而来,拜伏在地道“启禀将军,慕容邻暗中偷盗将军神弓,如今已逃之夭夭。属下无能,未能拦得下他。还请将军责罚!”

    “什么!”

    张伯辰听完大惊失色,一把推开李茂向前奔去。那张复合弓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立足之本,离开复合弓,他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慕容邻?”

    印象中这位慕容翰的亲信给他的印象很好。许多有关慕容部的信息都是此人提供。即便在改编猎击飞骑,他也是以此人为前锋主将,没想到在此时将他的复合弓盗窃而去。

    此时此刻,张伯辰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他无暇再去管那个河边神奇的老和尚,对着李茂道“告诉秃发狐雍,立即收拢斥候,全力侦查慕容邻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