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一)
    汉武帝晚年,公孙贺为丞相,其妻乃是皇后卫子夫以及大将军卫青的姐姐卫君孺。公孙贺作为汉武帝刘彻的连襟与臣下,彼此关系深厚。

    公孙贺之前原为太仆,是朝廷的九卿之一。当了丞相之后,汉武帝为了表示对公孙贺的宠幸,便任命其子公孙敬声为太仆。只是可惜,公孙敬声不过是个公子哥儿,依靠其父的权势而上位,上任不久便因挪用公款而下狱。

    当此之时,汉武帝逐捕“京师大侠”朱安世而未得,公孙贺救子心切,于是向汉武帝提出愿意戴罪立功,捕获朱安世来赎儿子公孙敬声之罪,汉武帝同意了。

    公孙贺于是以欺骗手段见朱安世而捕之。朱安世入狱,公孙敬声出狱。

    当此之时,游侠之风炽热浓烈。朱安世交通王侯,消息灵通,神通广大,极有能量。公孙贺没有想到,得罪了京师大侠朱安世,却给公孙家族带来了更大的祸事。

    朱安世为了报复公孙贺,在狱中上书汉武帝,揭发了公孙贺一家勾结卫皇后所生的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等人,埋木偶人于御道,诅咒汉武帝,大逆不道。

    由于此案牵涉到两位公主与当朝丞相,御史大夫与御史中丞都不便治,乃专设司隶校尉以查治之。以至于,第一任司隶校尉江充凭借“巫蛊案”扳倒了皇后卫子夫乃至戾太子刘据。

    后汉大将军梁冀被诛,司隶校尉乃为主导。何进谋诛宦官,以袁绍为司隶校尉尽灭诸宦。董卓号之为“雄职”,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了控制京师,自领司隶校尉。蜀汉昭烈帝刘备入川后,亦以亲信张飞为司隶校尉。张飞死后,诸葛亮领司隶校尉事。

    司隶校尉监察在京百官,与尚书令、御史中丞在朝会时都有专席,号为“三独坐”。可以凭借手中职权劾奏三公,故为百僚所畏惮。

    辽东大棘城,司隶校尉府。

    阳鹜跪坐在案牍之前,仔细地看着堆放的情报,不由地面露喜色。他看着身边之人,轻轻道“宋该这几日闭门不出?”

    “是的,家主。自从冀阳太守宋烛被杀、宋晃叛变之后。宋家主便谢绝一切宾客,听下人说,乃是旧疾复发,不得己卧床养病。”

    “宋该这老狐狸,倒是知道进退。”阳鹜放下情报,右手轻捋胡须,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主上赐予封奕断剑,却不知封家主在做什么。”

    “封家主?”

    那人有些忐忑道“封家主那日与封记室跪倒在宫门之外,被主上赐予断剑,听封府下人说,封家主每日里在府后垂钓。属下等无法再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

    “嗯?”

    阳鹜看着那人,轻轻道“石赵大军倾国而来,京畿之地混乱日甚,封府之内,尔等要用心才是。”

    “是,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人擦擦额头,诚惶诚恐道。

    “咦?代王拓跋什翼犍已到龙城?”阳鹜又拿起一道情报,看完之后,不由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辽东形势危急,主公不得已与代国联姻,拓跋部混乱日久,实力大减。与之联姻,远水又如何解的近渴?”

    他站起身来,缓缓地踱着脚步,时间一点点过去,犹自眉头深锁。那人恭立在旁,不敢稍动,只觉得在时间流逝中无比煎熬。一颗心“咚咚”跳动起来,如同战鼓般,随时会撑破心腔。

    阳鹜抬起头,幽幽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能否在这场风暴中生存下去。那可要看个人的本事啦。人生如朝露,若不抓住这有限的机会,岂不是辜负这生命的尊贵?”

    那人不知如何回答,唯有恭敬地站在一旁。阳鹜收回感叹,轻声道“你下去吧,一旦有消息,立即回报于我。”

    燕山之中,张伯辰带领三百余名猎击飞骑,根据羊皮地图缓缓向前走着。越走越觉得惊心动魄。

    因为这段路,他走过。

    当初穿越之时,被幽州刺史李孟追杀,他在山间逃亡三日三夜,便是在这茫茫燕山之中。而密云山,便在后世北京密云县境内。

    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山中隐藏着一股极大地秘密。无数疑惑萦绕在心头,让他找不到答案。穿越之前,他前往燕山西郊,而那里,正是段辽目前的藏身之地。

    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巧合,张伯辰的直觉告诉自己,当出现的巧合太多的时候,那么巧合也便不再是巧合,而是被人为掌控的阴谋。

    可是,到底谁才能操控着这一切?

    张伯辰摇摇头,努力将悲观的宿命论驱逐出大脑,开始思考现实的问题。

    左长史高烈示意他以退为进,套出段辽的驻地,他便明白此人的想法,那便是继续效忠于段辽,在没有绝对实力之前,继续隐藏自己。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哪怕段辽已经败亡,毕竟还是大晋朝廷的辽西公。

    段辽一日不死,所有的政治责任便归于他身上。张伯辰知道自己在辽西不过是个后来者,权势地位高于自己的不在少数。也只有继续效忠段辽,他才能在当前的环境下得到最大的资本。

    最主要的一点高烈没说,张伯辰也能感受得到。那就是高烈期望他在段辽败亡以后,以女婿的身份继承辽西的所有政治军事遗产。

    世子段乞特真为人鲁直,这样的人根本无法在乱世中生存,被人吃掉是早晚的事。唯一能与张伯辰争夺的,便是渤海公段兰之子、建武将军段龛。

    高烈身为渤海高氏子弟,不得不说其对于时局的嗅觉远远高于他张伯辰。若能继承段辽的遗产,他便是手握重兵的一方诸侯。而高烈身为初建功臣,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然而在段辽尚存的情况下,这份心思过于诛心,高烈当然不会宣之于口。只能用一系列暗示的方法让他明白,乱世之中,容不下妇人之仁。若想有所作为,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来为自己的安全提供保障。

    张伯辰摇摇头,心道“段部传承七十余年,段部子弟尚多,哪里是我这个外人可以肆意谋夺法统的?我宁愿自己在时局中创造机会,也不想用这种方式成为别人眼中忘恩负义之人。更何况,我复合弓虽然丢失,以后世的学识与眼界,一旦熟悉这个社会的规则,又怎会毫无作为?”

    “将军,密云山到了。”

    正在张伯辰仔细筹划之时,秃发狐雍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顺着指引看去,只见密云山中,一座雄伟的堡垒在密林中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