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黄雀在后(二)
    龙城郊外,瀚水河畔。

    拓跋什翼犍在众人围绕之下,目不转睛地看着龙城方向。他知道慕容部兴起之时,数次迁徙都城,直到慕容廆时方才将都城迁往大棘城。然而慕容皝自称燕王后,进军中原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辽东数年来在此地建设新都,为的便是将龙城作为进军中原的跳板。拓跋什翼犍面无表情,内心却是不断筹划着,如何才能在此番与慕容部的会盟中取得最大的利益。

    当日被张伯辰放行,他快马加鞭返回部落,以雷厉风行的手段继承代王之位。

    如今赵国石季龙与燕国慕容皝争霸于辽东,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整合部落势力之后,以其弟拓跋孤为监国,便快马加鞭前来辽东联姻。他知道,想要让代国快速崛起,必须在这场战争的盛宴中中分得一杯羹。

    回首本部落历史,拓跋什翼犍不由怔怔出神。

    拓拔部奠基于拓跋力微,一直与曹魏和司马晋朝施行亲善的政策。其子拓跋沙漠汗数十年为人质于中原,拓跋力微年老之时返回部落,在一次各部大人集会时,由于使用中原所用弹弓打下飞鸟,为诸部大人所恐惧。

    诸部大人从来没有见过弹弓,害怕在中原熏陶数十年的沙漠汗就此改变部落文化,引起内部动荡,进谗言于拓跋力微,矫诏将其杀死。

    那时正是西晋末期,也是天下前夕,拓拔部由此失去了一次崛起的机会。

    拓跋力微去世后,其子拓跋悉鹿统帅部众,拓拔部开始受到惩罚,部族离散,相互残杀,到拓跋什翼犍为止,六十一年中更换十四任首领。十多年来,拓拔部更是一直在哥哥拓跋翳槐与堂叔拓跋纥势力之间争夺,二人因此均作了两任首领。

    去年,哥哥拓跋翳槐借助赵国势力回国复位,拓跋纥那则逃亡到了辽东。

    作为拓跋力微的曾孙,拓跋什翼犍不由感叹,拓拔部在四代人之间的太久了,如今继承代王之位,他发誓要将结束在自己手中,让拓拔部摆脱赵国的控制,成为这天下逐鹿群雄中的一员。

    回到部落之后,他改元“建国”,便是实行计划的第一步!

    马蹄声阵阵,数十匹人马沿着瀚水缓缓而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由抬头看去。

    “大王,是燕王世子。”一人见状,在拓跋什翼犍面前轻轻道。

    拓跋什翼犍微微有些恼怒,不由道“慕容皝竟敢轻视于我?”

    二十余年前,沙漠汗之子拓跋猗卢为首领,与并州刺史刘琨约为异姓兄弟。彼时晋愍帝司马邺被匈奴围困于关中,为了摆脱窘境,不得已向天下发布勤王诏令,可惜各州王族与刺史等拥兵自重,观望成败。唯有拓跋猗卢作为异族胡人,发兵前往营救。

    拓跋猗卢的勤王之行为他带来了巨大的政治资本,司马邺为了褒奖忠义,便封其为代王,食爵于代郡、常山郡。相比之下,慕容皝不过是朝廷所封辽东公,其燕王之位未得朝命,本身已经矮了他一头,这次会盟却让其子慕容儁前来,更是过份。

    辽东在石季龙大军的攻势之下苦苦支撑,慕容皝如此轻视自己,难道真的想部段辽后尘,将慕容部的基业断送在手中?

    “哼,我到要看看,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拓跋什翼犍收拢缰绳,仔细地打量着来人。

    慕容儁来到拓跋什翼犍马头前方,在马上行了一礼道“燕王世子慕容儁,见过代王殿下。”

    他出生于晋元皇帝司马睿大兴二年,今年正好是弱冠之年,数月前父王慕容皝在宗庙之中为他举行冠礼,赐字为“宣英”。如今他业已成年,可正式辅佐父王处理朝政。这个拓跋什翼犍出生于大兴三年,比他还要小上一岁,作为同龄之人,日后难免要一争长短。

    他以目示意随从,便见身后二人手捧一只方形木匣走上前来,递到拓拔部随从手中。

    “此番慕容部与拓拔部在龙城会盟,这便是我慕容部的礼物,以示诚意。”

    拓拔部随从打开木匣,不由面色大变,对着拓跋什翼犍道“大王,是拓跋纥那。”

    众人随即看去,却见木匣之中,一颗人头双目圆整,竟是拓拔部上代首领,与拓跋翳槐争夺失败,逃亡辽东寻求庇护的拓跋纥那。他应该想不到,慕容部为了寻求与拓跋什翼犍结盟,竟然拿他做了祭品。

    拓跋什翼犍将木匣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看。他犹自记得,当初前往各部大人拥立哥哥拓跋翳槐,驱逐堂叔拓跋纥那的势力,自己便是为了巩固哥哥的势力,前往邺城做人质,换做赵国的支持。

    如今这个人,就在他的手中。

    他轻轻地合上木匣,对着随从道“纥那虽然与我兄弟为敌,毕竟曾是我拓拔部的首领,好好保存,待我返回部落,为其大葬。”

    拓跋纥那的死,表明他再无法统上的争夺者,代王之位无人可以挑战。既然如此,发展拓拔部的实力,便正式纳入章程。看向慕容儁,轻轻道“慕容皝为何不来见我?今日结盟于瀚水,事关两国生死存亡,岂能如此草率?”

    “大胆!竟敢对我家大王如此无礼!”

    慕容部之人听到拓跋什翼犍直呼燕王名讳,纷纷怒形于色。即便对方身为代王,这里毕竟是辽东的地盘。

    慕容儁亦是满脸愠怒,但他却是制止了众随从,对着身边一人暗示了一下。那人会意,策马奔向龙城。

    拓拔部众随从惊疑莫名,为了躲避赵国耳目,此番前来辽东只有十二人。见到慕容部的人返回龙城,不由担心地看向主公。毕竟在辽东的地盘上,杀死自己一行十二人,还不难做到。

    拓跋什翼犍面无表情,见状索性在马上闭目养神起来。

    “哈哈哈拓跋什翼犍,你倒是让寡人刮目相看。你要见本王,本王便如你所愿。”不多时,十数名黑甲骑兵跟随在后,为首一人来到近前,放声大笑道。

    “慕容皝?”

    拓跋什翼犍看着为首中年人,轻轻问道。

    “正是寡人!如今你我两国会盟,说说你的条件!”慕容皝不怒自威,他收起笑容,直直地盯着拓跋什翼犍。

    “呵”

    拓跋什翼犍嗤笑一声,面带嘲讽道“石季龙大军已过白狼山,与大棘城近在咫尺,辽东覆灭在即,燕王又何必待价而沽?”

    慕容皝听毕,神色郑重道“一万匹战马,我要在半个月内得到。”

    “好!”

    拓跋什翼犍轻声道“闻燕王有一妹,如今仍然待字闺中。我想与燕王约为兄弟之国,不知意下如何?”

    慕容皝如今年届五十,拓跋什翼犍不过十九。若这段婚姻达成,拓拔部便可借助慕容的声援,在接下来巩固代国的地盘。

    二人目光炯炯,已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