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黄雀在后(三)
    到达密云山后,张伯辰不由感叹,两个月中,他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介懵懂宅男,成为如今独领一军的振武将军。

    来时不过三月,山中有残雪。如今已到五月中,时值盛夏酷暑。

    段辽待他不薄,振武将军虽然是杂牌将军,但职权可以掌握三千部曲,与段龛的建武将军一般。要知道此时辽西官制不健全。即便如刘群、卢谌等人位居上卿,也不过称“长史”而已。自己一个外人,寸功未力,又无雄厚家世,竟能与亲侄分庭抗礼,一直让他受宠若惊。

    段辽如此待他,而他又如何面对段辽?

    段辽当初亲自拨给他的五百辽西突骑,被改编成猎击飞骑,成为他麾下的嫡系部队。如此另起炉灶的做法,某种程度上亦是透露出了野心,那便是将自己的意志在队伍中贯彻下去,他希望使用这支部队的时候,就像自己的手臂操控五指一般,真正的得心应手。

    否则,张成与慕容邻之类的叛变事件永远不会停止,他的性命亦无法得到保障。

    当初驰援徐无城的五百人,经过田家堡的战斗、张成与慕容邻的两次叛变,以及在辽东劫掠过程中的非战斗减员,如今将帅合计只剩下三百一十七人。据秃发狐雍搜集的战报,段辽自令支城退却,期间被郭太、麻秋以及支雄麾下陈翔等数支大军的追杀,只怕实力也是所剩无几。

    张伯辰看着山间的堡垒,目光凝重。

    当初在令支城中,形势还未失控,段屈云攻破李孟于幽州,段兰则是在北线与慕舆根僵持不下。至少在那个时候,段辽还是意气风发,浑不把赵国大军放在眼里,一力攻打慕容皝。如今逃到密云山中,五郡四十二县悉数失去,群臣叛离、母妻被掳,只能送名马以求和,这样的遭遇,也没几人能承受得住。

    “张将军,主公有请。”

    猎击飞骑进入堡垒中安顿没有多久,便见段辽身边近侍前来,传达了段辽的旨意。张伯辰脱下盔甲,换上一套长衫,跟着近侍走了出去。

    这座堡垒明显不是近期内修建完成的。一路看去,依山搭建的烽火台上,早已经布满青苔。高大的城墙依附在山壁上,让人望之生畏。段部虽然经历败亡只剩下两千余人,在这些人的戍守下,只怕石赵大军两万人前来,短期内也难以攻克,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难怪段辽会舍弃令支城,将部落豪右迁往这里。

    那近侍将张伯辰带到半山腰上的凉亭前,轻轻道“主公,张将军到了”。

    凉亭之中,正是辽西的主人段辽。他转过身来,摆了摆手,那近侍会意,缓缓退了下去。段辽看向张伯辰,有些伤感道“伯辰别来无恙?”

    “主公”

    两个月不见,段辽整个人精神萎靡,早已失却了往日的豪气。张伯辰看向这位辽西的主人,不知为何,鼻头突然一酸,险些流下泪来。

    “振武将军张伯辰,见过主公!”张伯辰收敛心神,对着段辽郑重地行了一礼。

    他早知道段辽经历这一番挫败,只怕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没想到现实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在政治中,“忍”是最不可缺乏的品质。想当初,越王勾践依靠“忍”字,卧薪尝胆二十年,击败吴王夫差,成功复国。而一代霸王项羽,由于无法接受失败的现实,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尽于乌江岸边。

    然而失败的痛苦是如此之痛,成功的希望又是如此渺茫,有谁可以真正地忍下去,将所有的痛苦背负在身上,在无尽的岁月里每日受尽折磨,只为了那一缕似有似无的希望?

    哀莫大于心死,张伯辰见到段辽的那一刻,便知道此人雄心尽去,禁不住又是释然,又是失望。

    释然是因为,这样的段辽,哪还有心思去关注他另起炉灶的事情?即便知道,亦不会将之放在心上。

    失望是因为,这是他穿越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枭雄似的人物,赵国天王石季龙以及燕王慕容皝,他都没有见过。倒是拓拔部的拓跋什翼犍奋发有为,以后不失为一代霸主。与之相比,段辽显得暮气沉沉,早已经没了锐气。

    段辽不知道张伯辰见了自己一面,便有如此多的想法。他抬起头,仔细地打量着张伯辰,若有所思道“你可知寡人为何要将雪颜嫁给你?”

    张伯辰心想,段乞特真见到自己时,第一句话便是“我妹很想你”,如今段辽见到自己,开口的第一句话也是与段雪颜有关,这对父子当真是奇怪至极。以雪颜郡主的条件,难道还找不到夫婿?他虽然比一般人优秀一些,但还没自恋到可以让一个绝世娇女一见钟情的地步。

    “也许是主公偏爱。”张伯辰肃立在一旁,有些慎重道。

    段辽站立在凉亭中,轻轻地转动着石桌,随着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传来,在原先石桌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他别有意味地看了张伯辰一眼,轻轻道“跟我来!”

    张伯辰惊疑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段辽率先走了进去,他没有其它选择,只好跟了上去,进去不久,头上的洞口重新闭合。却见段辽不知何时,已经掏出数颗夜明珠制成的珠灯照亮了四周。

    当初段部与幽州刺史王浚结盟,击败成都王司马颖,辽西突骑攻破邺城,将邺城掠夺一空,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张伯辰看过阳裕写成的辽西国史,了解段部的这段历史,所以对段辽手中的珠灯并不奇怪。

    “滴答”“嘀嗒”声传来,周围的石壁上渗出一滴滴水珠,汇聚成一条条曲线,顺着台阶往下流去。在夜明珠的照耀下,石壁上发出五彩斑斓的景色。段辽心无旁骛地往下走去,不多时到了洞底。

    洞底空旷无比,仿佛将整个山腹掏空。这样的工程,远不是一代人所能完成的。张伯辰不明白,按照常理,如此隐秘的所在,必定是段部的核心机密。段辽怎么会带他一个外人前来?

    他压抑住好奇之心,跟着段辽向前走去。大概半个时辰,到了一处大殿所在。抬头看去,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大殿中一座神像雄浑威严,让人望之生畏。这座神像竟然是在山腹中间生生凿空,塑造出来的立体雕塑。更主要的是,神像与他在后世所见的石窟供奉的大佛不同,张伯辰仔细地观察,发现此人竟与后世之人有些类似。

    神像穿着一件卡其色的越野装,上衣与裤子上的方形口袋是如此地刺眼,像极了后世的雇佣兵。山洞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神像?一个后世的雇佣兵,竟然被当成神来供奉,这一刻,张伯辰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段辽将珠灯插在石壁之上,在神像面前缓缓地跪了下来,循着三叩九拜的礼节,虔诚而安宁。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流逝,他站起身来,对着张伯辰轻轻道“这便是我段部的始祖,段日陆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