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章 黄雀在后(四)
    段日陆眷穿着卡其色迷彩服,的上身青筋突出,尤其是两只胳膊如同树干一般粗壮,充满了无尽的爆发力背上背着的一件行军包裹里,露出一张劲弩的轮廓,他站在那里沉思着,充满了无尽的迷茫。

    张伯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石像,内心一阵悸动。很明显,段部的祖先日陆眷是个和他一样的穿越客。

    难怪阳裕写的辽西国史只追溯到日陆眷身上,再往上的传承已不可考。在注重祖先崇拜的的古代,再没有比这更不寻常的事情了。洞窟位于密云山中,而日陆眷当初出现的渔阳郡,距离这里不说数十里的路程。

    关于日陆眷最早的记载,便是在渔阳郡中被人卖予乌丸大人家中为奴。最终却凭借自己的忠勇,在辽西创下自己的一片基业。发展到段辽这一代,已有七十余年。

    历史充满了无数的偶然,每一个偶然在历史的海洋中不断生根发芽,一点点侵蚀原有的轨迹。有的偶然就像风中的烛火,一吹即灭,然后被历史车轮的强大惯性碾压而过,留不下一点痕迹。而有的偶然,则将原有轨迹侵蚀的面目全非,成为一段新的历史。

    在张伯辰看来,日陆眷以一个雇佣兵的身份,能在辽西做出这样的成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日陆眷只是一介家奴,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一点点去改变这个世道。换成后世,将任何一个雇佣兵丢到非洲大陆,也未必能做到他这种地步。要知道哪怕在这个时代,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也远比后世非洲大陆很多地方要发达的多。

    在这样一个地方,若不是遇到合适的时机,段日陆眷恐怕也是被历史碾压的命。

    段辽看这张伯辰,轻轻从石像前拿起一两支弩箭,递给他道“伯辰,你看看这个,也许会有些印象。”

    张伯辰恭敬地接过弩箭,在手中认真观察了起来。拿在手中有一股沉重的感觉,却又看不出是用什么材料制作而成。和他的碳杆箭相比,也许科技含量稍有不如,制作工艺却远远胜过。

    这样的一支弩箭,以当前的认知水平,恐怕也是找不到制作材料的。

    “你说寡人对你有所偏爱,这话又对又不对。”段辽站起身来,悠悠道“当初雪颜将你带到令支城,告诉寡人你与众不同。那时候寡人只觉得雪颜任性,一个女孩子家家,无缘无故地在路上救起一位陌生的男人,有些错觉也难免。”

    “那时候,你在山中射杀李孟的消息还没有传到令支。你出现的地方出现红光,照耀半空,而屈云亦没有将这段异象及时告诉寡人。当寡人收到情报以后,便不得不重视于你。于是,在雪颜的怂恿下,寡人决定让元邕考较一下你的箭术。”

    听完段辽的话,张伯辰才恍然大悟。难怪自己没有受到虐待,反而一路上被奉为上宾。不得不说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想象一下段日陆眷,竟然在穿越之后被卖为家奴,比他可要糟糕太多。

    “那时候寡人想,你的穿着打扮与常人不同。要知道在辽西之中,晋人、鲜卑人,匈奴人,羯人、羌人、高句丽人、扶余人乃至百济人、倭人等等寡人均有所见,还从来我曾见过想你这般之人。那个时候,寡人突然想起祖父这尊石像。”

    “主公的意思是说”

    张伯辰见到段辽将他与段日陆眷相提并论,忍不住心中惴惴。

    “寡人的意思很简单,你是有天命之人。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就像我祖父一般,一旦风云起,必能建立一番属于自己的功业。寡人本来还不相信,在你击败元邕的那一刻,寡人内心再无疑问,这才将雪颜许配给你。”

    段辽直直地盯着张伯辰,双眼蕴含着莫名的异彩“寡人原本可以杀了你,但最终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麾下五百辽西突骑送给你,作为崛起之资。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因为拥有上天眷顾的人,无论在怎样困难的情况下,总会被老天留下一线生机,从而在未来取得不可限量的功业。”

    张伯辰只感觉冷汗从身体中滚滚而出。对于段辽,他不知道自己该感谢还是去怨恨。这个人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竟然无视迫在眉睫的危险,让他带领辽西突骑前往营救阳裕。

    拥有天命之人

    如果他是拥有天命之人,怎么会被麾下百夫长接二连三地背叛?如果他是拥有天命之人,又怎会失去了作为依仗的复合弓?在生死的边缘徘徊之后,如今的他再无以前的放荡,反而多了几分谨慎,这是他之前无法想象的。

    “那么主公现在得到验证了吗?”

    张伯辰收起波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心想,老子虽然在田家堡出其不意搞了一把,接下来的的霉运却是接踵而来,在流寇的边缘徘徊,差点没让自己成为野人,这样的人如果是拥有天命之人,他也不说啥了。

    段辽听到张伯辰的疑问,原本颓废的脸庞突然之间浮起一丝笑容,好像这一刻失败的人不是他。他轻轻道“道合乾坤者称皇,德配天地者称帝。石季龙杀掉石弘,为了符合天人之望,自称居摄赵天王。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将都城从襄国迁往邺城。你可知道,这数十年来,邺城中流传最广泛的谶文是什么?”

    “谶文?”

    张伯辰皱着眉头,心中没有一点概念。

    段辽却不管他,自言自语道“为了这条谶文,天下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即便是寡人,亦是深受其害。石季龙为了它掩耳盗铃,慕容皝为了它,野心膨胀。而寡人为了它,亦曾见猎心喜。可是今日,寡人却觉得你,才是最符合那条谶文之人!”

    张伯辰不明白,段辽失败到了这般地步,为何还要将所谓的“谶文”放在心上?无论是否拥有所谓的“天命”,努力总是没有错的,不说超出别人,至少可以完成对自己的超越。

    他看着段辽有些陷入疯癫的模样,内心不由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