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黄雀在后(五)
    段辽从兴奋中回过神来,见到张伯辰没有回应,如何不明白他的想法?一个人总是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持否定态度,就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这原本便是人之常情,眼前的年轻人不过是重复了自己的轨迹罢了。

    他呵呵笑道“谶纬之言,不可尽信,亦不可不信。只有成功者才有蔑视谶纬之言的资格,因为不需要为成功之外的事情分散心神。如寡人这般,十三年来兢兢业业,最终落到这般下场,又让寡人如何不信天命?”

    张伯辰心中默然,他对人生的感悟确实不如段辽。毕竟从小到大的环境也算是优渥,虽然没有母亲的照顾,却有父亲为他遮挡风雨。就像失去的那张复合弓的造价,很多家庭一辈子的积蓄也没这么多,而他却可以轻松地拿出来。

    也许是他生的好,可是生的好岂非也是“天命”的一种?

    很多人开始像段辽这般拥有很多资源,所做的事情在当时看来也没有大的错误,甚至在人生的某一阶段还有巨大的收获。却是越努力越失败,最终被别人以不变应万变,成功地收割。

    这样的经历,残酷而无奈。

    张伯辰不知道该去如何安慰段辽,在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把段辽当做一个长辈,对君臣关系反而有些不适应。不得不说这是穿越而来的副作用,在那个彻底瓦解了人身依附关系的前世,他的思想中对封建依附关系也没多少概念,毕竟不是谁都是生来就是做奴才的。

    这样的关系,让他在与段辽相处过程中,很是别扭。而将段辽当做主公,不过是为了努力适应这个世道而采取的权宜之计罢了。

    就这一点上来说,他能伸不能屈,远不如段日陆眷当初在渔阳的表现。想象一下,又有几个人如段日陆眷一般忍受主人在自己嘴里吐痰,还要拐弯抹角赞美主人的智慧?

    换成是他,想想都恶心,真要去做,可能要亲自实践“士可杀不可辱”的信条了。

    想到这里,张伯辰不由郑重道“虽说天命不可违,然而却是事在人为。辽西暂时被羯胡占据,据伯辰所知,赵国大军已经穿越卢龙塞,进入辽东境内。无论石季龙与慕容皝谁胜谁败,主公只需要坐观成败。”

    一个颓废的段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在他看来,只要段部还有段辽在,便保存着一丝希望。毕竟段家在这片土地上统治了七十余年,早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统治基础。这便是任何策略都取代不了的所谓“法统”。

    “天命不可违,天意亦不可测。”张伯辰斟酌再三,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主公即便势力零落,各郡民众被石季龙迁徙于中原,让辽西成为荒野之地,毕竟还要好过当初。日陆眷大人凭借白手起家,主公又何必妄自菲薄?”

    “伯辰有此想法,不枉寡人高看你一眼。”

    段辽看向张伯辰的眼睛里满是赞赏“这便是寡人说你拥有天命的原因。寡人也算是锐意进取之人,当初杀掉段牙,便想着有朝一日吞并辽东,击败宇文部,进而与羯胡争雄于中原。”

    “可是如今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寡人雄心一去,所想不过是家人的安全。而你不一样,当寡人见到你击败慕容翰,便知道你终究非池中之物。所以寡人今日将你带到这里,便是要和你达成一桩交易。”

    “伯辰原本一无所有,能有今日的待遇全拜主公所赐。不知道还能拿出什么与主公交易?更何况伯辰既为臣下,自当为主公效力,主公想要什么东西,伯辰无不双手献上!”

    张伯辰听完段辽的话,心中暗想,当初在教武场中,我的复合弓还未失去的时候,本打算先给你换取性命。你既不稀罕,我唯有心存感激。可如今复合弓的下落全无,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和你交易的?

    “你既然来到密云山中,稍作休整,寡人便为你和雪颜举行婚礼,只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待她。”

    张伯辰不由一愣,心中有些恼怒道“难道这是主公和伯辰交易的筹码?”

    “你可以这么看,事实上当雪颜在密云山中遇到你的那一刻,所有的事情便在冥冥之中被注定。寡人看得出来,雪颜喜欢你。生为王族之人,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但是对于雪颜,只要她喜欢的,寡人便会成全她。”

    张伯辰从来没有想过段辽会把这段婚姻当做筹码,难道真的是自己太过年轻了吗?段辽身为辽西公,为了部族利益,所做的事情怎么会缺少利益的考量?把赐婚当做筹码来笼络自己,让自己心甘情愿地为段部效力,这也是一种政治交易。

    只不过这个交易在别人看来相当的不对等,难道段辽真的不怕亏本吗?

    “寡人不仅将雪颜嫁给你,还要将剩下的辽西突骑全部送给你。如你所言,寡人虽然虎落平阳,手中还是能拿出一点东西出来。”段辽好像唯恐张伯辰退缩,开出的条件一个比一个丰厚。

    “寡人知道你将麾下的辽西突骑改成了所谓的猎击飞骑,想要补充兵员,可不是那么容易。百战方为精锐,即便你能掠到流民,短时间内恐怕也无法达到辽西突骑的战力。”

    张伯辰沉默了下来。

    他当然知道不对等的交易不会长久,能让一段交易达成,并且最后享受到交易成果的,永远都是双赢的交易。

    段辽开出如此大的筹码,想要的东西绝不会简单。

    张伯辰的目光落在段日陆眷的塑像之上,看着日陆眷紧皱的眉头,以及迷茫的神情,这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这位前辈的心情。

    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世道,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原有的想象,只能被历史的巨浪推向前方,容不下一丝任性。

    “不知道主公想要什么?”

    这一刻,张伯辰终于下定决心,既然事情已经避无可避,那就去迎接挑战。他甚至想到了如果对方问他索要自己的人头的时候,自己该去怎么去做。

    事实告诉他,他多虑了。只见段辽盯着他的眼睛,一直一顿道“寡人想要的很简单,那便是一旦你未来化作翔龙,遨游于九天之上,便将这辽西之地,永作段家食邑,与国同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