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密云山(三)
    “小柔,你说他他为何不来找我?”段雪颜看着身边侍女,有些伤感道。自从张伯辰进入密云山中,她一直以为可以和张伯辰见上一面。可是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她仍然没有见到那人的影子。

    难道还要让自己过去找他不成?段雪颜心中有些伤心,又有些恼怒。

    父亲将自己许配给那个人,好歹也是他的未婚妻,他这般怠慢自己,是否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

    如今族人四散飘零,母亲被敌人掠走音信全无,而父亲又是意志消沉,连那个人也是轻视自己,一时间不由肝肠寸断,她悲从心来,只想大哭一场,才能缓解内心的煎熬。

    “郡主,小柔听刘叔说,主公把所有的辽西突骑都交给了张将军。既然如此,恐怕你们的婚事也快近了吧?”

    侍女小柔看着自家郡主,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只好找个话题开导道“听说渤海公和慕容先生均去了宇文部,这密云山中总需要有些人来保护。主公如此器重张将军,郡主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柔”

    段雪颜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柔声问道“你觉得他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能让郡主喜欢的人,当然是极好的。再说他能击败慕容先生,箭术这般了得,整个辽西也没谁能够比得上。”小柔想起一事,不由掩嘴窃笑道“张将军不但箭术了得,人也长得俊俏。就是有一样不好,那就是整个人冷冰冰的,好像有谁欠了他的钱似的。”

    “你不明白,他这个人,确实和别人都不一样。”段雪颜想到当初救起张伯辰的情景,似有所思道“你还记得他说话的样子吗?”

    “小柔怎么会不记得,当初小柔以为张将军说的是中原官话,却又与刘叔所说的不一样。看他的穿着,想必也是出身世家的公子。那身衣裳,小柔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呢。郡主让我们一路上都用鲜卑语说话,倒是让我们知道了他是怎样说话的。”

    小柔不由来了兴趣,模仿张伯辰的样子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张伯辰,来自北京!”

    说完之后,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段雪颜看到小柔的样子,不觉莞尔,稍稍冲淡了内心的担忧。段部如今败亡密云山,安危只在旦夕之间。只希望那个人可以力挽狂澜,让部落转危为安。一想到敌人来势汹汹,却又希望他可以逃得远远的,不要牵连其中,枉自送了性命。

    少女的柔肠百结,让段雪颜不由想的痴了。

    张伯辰当然不知道救起自己的那位郡主,如今对他牵肠挂肚。自从到达密云山后,段辽便将自己带往地窟之中,将段部最核心的机密展现在他的面前,并和自己达成了一笔惊天的赌注。

    有了这次行为,也便意味着,他张伯辰成为了段辽的利益共同体,也成为了对方最值得信赖之人。

    只是接下来,段辽并没有如约将剩下的辽西突骑交接给他,而是从密云山中消失了。即使猎击飞骑的斥候营,也探查不出来他们的轨迹。百无聊赖之下,张伯辰只好每日里和徐可以及高烈等人待在一起,将所得到的情报在地图上推演,以便判定辽东的形势。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间便过去了月余,斥候营返回的情报越来越频繁,石赵大军攻打大棘城已经进入白热化的地步。大赵天王石季龙为了催促三军,甚至将大营由平冈城迁移到了距离棘城三十里外的王家陂。

    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即便隔着迟滞的情报,张伯辰亦能感受的到。然而段辽率领的不足七百的辽西突骑至今未归,也想参与到这场盛宴之中么?

    张伯辰站在一块巨石上,瞭望着山下的情景。

    他实在不明白段辽的策略,按照他的想法,在如今的形势下,固守密云山不失为上策。即便辽西五郡四十二县尽数失去,亦可以在石赵大军退却之后重新收回。这个地方,整个人口不过十余万。除了安顿后方,并不能给赵国带来多少利益。

    而安顿后方,又有谁比原本辽西的那批老臣子更合适?

    想到人口,张伯辰不得不感叹,这个世道实在是艰难。在后世十多亿人口的时代,一个三四线小县城,人口比如今的一国人口还要多。那个时代人多为患,而如今的时代,人口却是最宝贵的资源。

    想要建立一番功业,最主要还是要有人啊!

    世子段乞特真携带名马投诚石季龙,也不失为中策。想那石季龙最主要的敌人还是江左的晋人,这辽东之地贫瘠荒凉,能够得到段辽这种地头蛇的镇守,也免去了他的后顾之忧。毕竟若是派遣大军镇守,无疑极大地牵扯了南征的精力。

    只是

    段辽却选择了带领仅有的一点可用之兵离山而去,一旦石季龙的迎降大军到来之后,发现段辽不在,只怕山中无人可以幸免。这样的后果,身为辽西公的段辽又怎会想不到?

    除非,他还有更大的目的。

    那便是,以诈降为诱饵,将前来迎降的队伍就地消灭。然后与慕容皝联手,截住石季龙的退路,将赵国二十万大军尽数留在这辽西之地!

    张伯辰打了一个寒颤,这个计划一旦施行得当,石季龙五年之内恐怕再无力发动大的战争。他不由想起了后世隋朝有个皇帝叫做隋炀帝杨广,三征高丽损失惨重的事情。这种孤军在外的远征计划,一旦后路被截断,便意味着失败。

    他不明白的是,在如今的形势下,即便击败了石季龙,得到最大好处的只怕也会是慕容皝。一旦赵国大军退却,辽西如何在慕容部的攻势下幸存?

    难道段辽真的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了吗?

    张伯辰正在胡思乱想着,便见秃发狐雍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人张伯辰认得,正是段辽身边一名颇受信任的谒者。

    谒者对着张伯辰施了一礼道“奴才受主公所命,持符节前来告知将军如今辽西生死存亡,系于一线。将军与寡人,视同一体。如若寡人可辅,将军务必率麾下之军,经傍海道前往徒何城,寡人与将军共谋大业。若寡人不可辅,将军可自行离去,另择其主,寡人不之罪也。”

    谒者说完,将一段竹节递到张伯辰的手中。

    张伯辰看向徐可以及高烈等人,发现众人均是神色凝重。段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般地步,他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傍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