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密云山(四)
    从辽西进入辽东只有两条通道,分别为卢龙道和傍海道。除此之外,只能从幽州之地北上穿越大漠,经过宇文部的领地转而向东,途经紫蒙川才能到达。

    与两条通道相比,北上之道路途更远,环境也更复杂。

    正因为一路环境多变,充满了无数未知的风险,是以中原征伐辽东,总是将这条道路排除在外。毕竟大军征伐,粮草先行,除非如同霍去病般,以轻骑为主力千里奔袭,才不需要考虑后勤的压力。

    傍海道,顾名思义,是指傍依着海边被开辟出来的道路。西边是群山,东边是渤海,绕过令支城后,穿过榆关,便可到达昌黎郡的徒何城。在春雨连绵的时候,傍海道水深过膝,是无法通行的。进入六月中,雨水减少,才能稍稍通过人。

    当初慕容皝之弟慕容仁叛变据有辽东郡,与段辽结盟,彼此便是从傍海道相互声援。而今张伯辰得到段辽授予的符节,让其穿越傍海道前往徒何城,虽然事有蹊跷,他还是接受了这个命令。

    身为辽西公的段辽,目前所剩之兵除了七百辽西突骑,还有两千余辅弼部队,剩下的均是老弱妇孺等家眷。辅弼部队被用来守卫密云山,段辽、慕容翰以及段兰段龛父子均是不见踪影,世子段乞特真又前往赵军大营投诚。

    张伯辰皱了皱眉头,当他带领三百猎击飞骑离开之后,密云山便会处于一个接近真空的状态,虽然地势险峻,只怕也难以在石赵大军的攻势下保全。此番离山,他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辽东的局面糜烂至此,哪里是一个人可以翻盘的?

    他苦笑着,这段时间以来,他只听说郡主段雪颜也在密云山中,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始终是一个外人,即便段辽亲口对他许下承诺,他还是难以适应这种“父母之命”的婚姻。

    “你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张伯辰想起那张白皙的脸庞,喃喃自语道。

    他数次想要前往段雪颜的住处,最终还是将想法压了下来。对于段雪颜来说,他不仅是个穿越来客,更是一个随时会暴尸荒野的军人。

    还是不要害她了吧

    临行前的那一刻,他几乎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要将那个女人带走。可是一想到自己一旦遭遇意外,一个漂泊在外的女人下场会更凄惨,他便压下了那份贪念。

    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张伯辰回头看着密云山中的城堡,不由攥紧了双拳。

    段辽让他前往徒何城的目的是什么?张伯辰与徐可和高烈探讨之后,均是拿捏不定。

    据斥候营的情报,徒何城的守将便是龙骧大将军支雄,当初在徐无城外擦肩而过,正是他在田家堡伏击赵军粮道,才导致支雄不得不放弃徐无城,转而长途奔袭,让段辽不得不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退保密云山。

    如今辽西全境沦陷,他却要率领三百骑兵前往徒何,面对支雄麾下五万大军。按照徐可的推测,世子段乞特真的投诚,极有可能是诈降。要不然,段辽根本不需要做这么多动作,假如这个前提成立,想要吃掉石季龙的部队,必定要和慕容皝联手。

    否则的话,即便加上他们三百猎击飞骑,也无法撼动四路大军的任何一支。

    现在猎击飞骑为了策应段辽,以便实现他的战略计划,以一种飞蛾扑火般的姿态,扑向支雄。

    段辽没有给他传达任何具体的战略计划,这就让他有了一定的自主余地。

    按照高烈的分析,密云山中有着辽西最后一支力量,加上地处渔阳与北平二郡之间,是石赵大军进出辽东的必经之地。赵国天王石季龙收到段辽的降书顺表,必定会派遣一支部队前来接收。

    袭击赵军的计划便会在这其中产生。

    然而大棘城被围困日久,慕容皝还有多余的力量前来支援吗?一旦无法及时支援,以三百猎击飞骑的战力,又如何在支雄的手上讨得便宜?

    张伯辰与诸人商议之后,决定先到达徒何之后,再根据形势变化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不得不说,骑兵的速度就是快,猎击飞骑携带五日口粮,五百里路程,在第二日傍晚就到达了徒何城的外围。日落时分,秃发狐雍送来情报,徒何城中的支雄大军主力在石季龙的催促下,只留下三千守城,剩下四万多大军尽数开往大棘城。

    自从发动攻击开始,大棘城已经在如潮水般的攻击中坚持了二十三日。

    运气还不错!

    张伯辰看完情报,不由长吁一口气。如果支雄大军悉数都在,百里范围都会是大军的刺探范围,五十里范围内强势戒严。五万大军驻扎的营寨也会连绵数十里。他是无论如何也摸不到这里的。

    只是,这般的话,大棘城的压力如此之大,段辽如何与慕容皝联手?

    张伯辰端坐在站马上,看向大棘城方向,轻声问道“徒何城距离大棘城有多少距离?”

    “回将军,徒何城是大棘城东南方向门户,主要是为了防止辽西从傍海道进军,以及从海上而来的海盗,两城距离只有不到一百五十里。”

    张伯辰听完,看了看下落的太阳,意味深长地问道“天黑之前,能到达棘城吗?”

    西落的太阳挂在城垣之上,只留下半边圆饼。红彤彤的晚霞将整个西方的天空尽数染红。高烈手抚长剑,忍不住豪气顿生,对着张伯辰道“以飞骑之能,从此地到达棘城不需一个时辰。难道将军也想去看看赵国大军的实力不成?”

    张伯辰悠悠道“都说赵国最精锐的部队乃石季龙麾下的三万龙腾中郎,我等当初在田家堡伏击的督粮队,不过是最下等之兵。羯胡能够占据中原,石勒依靠他们而成事,必定有着超出常人之处,如果能够见识到,也不枉我为主公走这一遭。”

    徐可听毕,眯着的眼睛中透出一丝恐惧,不由道“羯胡之兵,乃是真正的虎狼之师,也许他们比虎狼还要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