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无弋爰剑(一)
    大棘城,位于瀚水之畔。慕容部高祖莫护跋时,始建国于棘城之北。

    到了慕容廆时期,认为棘城是“颛顼之墟”,乃是一个有着大气运的地方,于是将都城迁到这里,仿照晋朝制度,设置百官,劝课农桑,慕容部由此进入发展期。

    只是慕容皝即位后,认为柳城之北,龙山以西,瀚水之阳乃是福德之地,便在此处筑设新都,号为“龙城”,因是多事之秋,城建未成。

    如今的龙城,作为攻伐大棘城的前锋阵地之一,为姚弋仲率领的羌族大军占领。龙城距离柳城只有四五十里地,即便是羌族大军的营寨,也几乎从龙城排到棘城之下。

    张伯辰率领麾下猎击飞骑果然不到一个时辰,便趁着暮色穿越石赵大军的封锁,从徒何城到达龙山之东。这个速度,让他再一次见识到了骑兵在速度上的可畏。

    辽西与辽东相爱相杀数十年,即便是徒何城,当初亦是辽西的土地,最后被慕容廆在二十五年前夺得。所以猎击飞骑中,多数骑士对这片土地轻车就熟,五十余公里的距离转瞬即到,根本不需要向导。

    夜色逐渐黑了下来,张伯辰等人三百多人马安顿在一个无名高坡上,远方兵营中的火光连绵数十里尽入眼底,那便是姚弋仲的军营所在地。

    从火光的的明亮程度上看,攻打大棘城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二十年前,平州刺史崔毖联合段部、宇文部以及高句丽联军数十万围攻慕容部,被慕容廆使用离间计分化瓦解。

    正是那一战,奠定了慕容部辽东霸主的地位。

    二十年一个轮回,如今的棘城又受到姚弋仲、苻洪与支雄三路大军的围攻,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敌人更加强大!

    “剑锷,你出身世家,想必对羌人的历史极为熟悉,能否讲一下姚弋仲的势力情况?”

    张伯辰看向左长史高烈,知道对方家学渊博,这一点上比徐可还要有优势。

    徐可出身贫寒农家,作为庶族寒门,即便成为辽西突骑的长史,想要了解当世的情况,也需要不断从官府的各种典籍中去查询。

    永嘉之乱以来,士族百姓流散各地,当初辽西突骑听从幽州刺史王浚之命打入邺城,便从邺城带回无数典籍。徐可便是从流散出来的各种图籍中,才有了今日的这番见识。

    而高烈出身渤海高家,从小束发读书,所了解的便是家族之中的传承。这些传承是高家历代有识之士一生的经历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处世经验,所以想要了解羌人的历史,高烈比徐可的认知要多得多。

    高烈见到张伯辰发问,低头沉思了一番,缓缓道“羌人出自西戎,世为边患。要说姚弋仲的烧当羌,则要追寻到八百年前的秦厉公时期的一个人。”

    “一个人?”

    张伯辰顿时来了兴趣,根据他在后世的了解。西汉时期最大的敌人当属匈奴,从高祖刘邦的白登之辱开始,经历百余年时间,才在武帝时期击溃匈奴主力。

    匈奴分裂后,南匈奴单于呼韩邪款塞内附,请求和亲。娶了著名的大美女王昭君后,匈奴的威胁事实上已经被解除。

    到了东汉时期,最大的外敌便成为了羌人,与整个羌人的战争也伴随着整个王朝的始终。

    由于常年与羌人作战,西凉军方势力大增,在东汉后期,段颖、皇甫规与张奂依靠伐羌成为名将,号为“凉州三明”。正是在这三人的剿抚并用之下,才算大体平定西羌之乱。注

    只是过后不久,由于黄巾起义的缘故,中原陷入大乱,依靠镇压羌人之乱的董卓掌控了西凉军,成为天下势力最强的一支军阀。

    其后马腾与韩遂依靠羌人之乱,亦是称雄一时。

    张伯辰从来没有想到,让整个东汉王朝头疼不已的羌人,竟然只是来自于一个人。

    高烈感慨道“这个人,一直被羌人视为祖先的存在,号为无弋爰剑。如果非要类比的话,便如同冒顿之于匈奴。莫护跋之于慕容部,段日陆眷之于段部。”

    “无弋爰剑?”

    “将军有所不知,在羌人之中,无弋乃是奴隶的意思,爰剑为首领的称呼,如同的匈奴的单于。无弋爰剑,便是做过奴隶的首领。”

    “难道这个人竟与石勒一般,也曾被人掠为奴隶?”张伯辰此时的兴趣更增,丝逆袭的故事总是被人所喜爱,正是由于身份的低微,所以一旦这些人做出了超过常人的成就,很多人便容易与之产生共鸣。

    一个正常的人,假如出身贫寒,想要繁衍子嗣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他父亲那般,娶了母亲也是受到了外公的层层阻挠。更何况大批底层根本连媳妇都娶不起?

    而这个无弋爰剑,以一阶奴隶的身份,最终竟然成为祖先级别的人物,不得不说是个非常强大的所在。即便是石勒以及段日陆眷等成奴隶或者家奴的地位成为一方豪雄,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石赵整个家族被冉闵所屠,段氏更是在后世湮没无闻。

    “是的,秦厉公时期,无弋爰剑为秦人所执,以之为奴隶。后来获得机会逃出生天,在秦人的追逐下逃入山洞。秦人追捕无果,于是放火烧山。据高某在家中一本书中看到的记载,当时天降异象,化为猛虎,为其遮蔽烟火,这才得以活命。”

    “操,又是山洞!”张伯辰心中暗骂了一声。老子就是在山洞中迷路,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那个什么无弋爰剑不会也被烟熏死了,最后被人魂穿了吧?

    高烈哪知道自己言者无心,张伯辰听者有意,此时说到关键时刻,见到上司听的兴致勃勃,便继续道“无弋爰剑逃出生天后,在路上遇到一位受过劓刑的女子,二人同病相怜,便结为夫妇。女子对自己的样貌感到羞耻,整日里以发覆面,如今羌人披发双肩的习俗,便是来自于无弋爰剑之妻。”注

    “劓刑?”张伯辰皱着眉头,知道自己哪怕已经非常努力地融入这个世道,还是有着相当多的障碍阻碍着自己,这些问题只能花费时间在未来慢慢了解,远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克服的。

    徐可见状,心中有些奇怪,不由问道“将军难道竟然不知不知五刑?火能变金色,故墨以变其肉金能克木,故剕以去其骨节木能克土,故劓以去其鼻土能塞水,故宫以断其**能灭火,故大辟以绝其生命。”

    张伯辰是并没有听明白徐可的话,然而不知为何,他突然之间全身发冷,好像接触到了一个未知的领域,他轻轻道“本将军对五刑了解确实不多,还请道询不吝赐教。”

    “所谓五刑,一为黥面,如汉初淮南王英布,因受暴秦黥面之刑,史书记为黥布二为剕刑,以刀去其足,又曰膑刑,古有孙子之后受膑足之刑,号为孙膑,真名反而不存三为劓刑,以刀去其鼻,便是无弋爰剑之妻所受之刑四为宫刑,以刀去其其势,太史迁所受武帝之刑即为宫刑五为大辟之刑,凡死刑皆为大辟。”

    徐可说完,见到张伯辰脸沉似水,似有所悟,轻轻地对着身边一名守卫说了说,那人听完后转身离开,随即带了一人前来。

    徐可指着那人道“将军请看,此人当初为羯胡之卒,因石季龙夺了石弘帝位,此人收到牵连,被处于劓刑,因而投奔辽西。”

    张伯辰闻言看了过去,只见那人站在那里,脸上充满惶恐,两个鼻孔裸露在外,竟是没了鼻子。原来这就是受过劓刑的人?难怪无弋爰剑遇到那女子会同病相怜,也难怪那女子会对自己的样貌感到羞耻。

    初时他还不明白高烈话中的意思,见到此人之后,心中再没有疑惑。与此同时,对这个世道的残酷程度,又忍不住加重了几分。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的猎击飞骑中,便有受过劓刑之人。

    他看向高烈道“据我所知,秦国自秦穆公后,开始独霸西陲,无弋爰剑逃离之后,想必也无法给秦厉公带来多大的困扰。羌人又怎么到了如今的程度?”

    高烈见问,轻声道“无弋爰剑逃离之后,羌人见其被火烧而不死,奉其为神明,遂得以整合羌人。河湟之间多禽兽,少五谷,射猎为事,无弋爰剑教给他们种田与养殖的本事,更是让其种人对其信服有加。当世虽未昌盛,到了其曾孙忍时,生了九子成为九种,忍的弟弟舞生了十七子,成为十七种,羌人从此开始兴盛。”

    高烈顿了顿,继续道“羌人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产牧为业。其俗氏族无定,以父之名与母之姓合为一处为种号。父没则妻后母,兄亡则纳其嫂,故国无鳏寡,种类繁炽。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以力为雄。杀人偿命,无它禁令。”

    张伯辰想起石虎乃是羯胡之族,姚弋仲却是羌人,不由道“羌人与羯人相比,哪个更厉害一些?”

    高烈沉思一番,慎重道“羌人长处在于山谷,短于平地,如果在平地决战则难以持久,其风俗以战死为吉利,病终为不祥。堪耐寒苦,同之禽兽。虽妇人产子,亦不避风雪。徐长史说羯人乃是虎狼之师,如果说羯人为虎,那么羌人便是狼。虎随威猛于一时,却不如狼之耐久。狼虽屈于虎之威,终会有所成就。”

    龙湖注、段颖,字纪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三个人的字中都带有一个“明”字,故称“凉州三明”。

    、劓刑,读n。

    、棘城,柳城,龙城,徒何,这四个地名出现的比较频繁。在这里一并解释下

    1、棘城作为慕容部第一代都城,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湮没无存了。故址在今辽宁省北票市张吉营子乡三官营村附近。

    2、柳城,作为辽西重镇,位于现在的辽宁省凌源市。

    3、龙城,作为慕容部第二代都城,位于今辽宁省朝阳市。

    4、徒何城,便是如今的辽宁省锦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