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无弋爰剑(二)
    张伯辰从高烈的口中得知,羌人之中,只要有人能够在实力上战胜其他人,便可以拉上一大票人成为一个独立的群体,号称为“种”,同一个种聚合在一起,便成为“种落”,与匈奴的“部落”一般,某种程度上又类似于汉人兄弟之间的分家。

    自从无弋爰剑之后,到东汉末年,经过数百年的发展,除去那些被历史淘汰掉的种落,竟然还有一百五十余种存世,最有名的当初先零羌、烧当羌、钟羌、参狼羌、白马羌、牦牛羌等。冠军大将军姚弋仲便属于烧当羌,这个名字来自于无弋爰剑十三世孙,当时的首领烧当。

    在东汉初年,烧当羌作乱近六十年,史称“烧当之乱”,为了平息羌乱,东汉剿抚并用,将一部分羌人迁于塞内,姚弋仲这一支便被迁到了秦州南安郡一个叫做赤亭的地方。

    姚弋仲的父亲柯回,被曹魏封为镇西将军、西羌都督。而到了永嘉之乱,姚弋仲为了保全部众,数次迁徙。在匈奴刘渊建立汉国的时代,被刘曜迁徙到陇上,封为平西将军、平襄公。

    过后不久,石勒派遣石季龙征伐汉国,姚弋仲又投入石季龙的怀抱。

    石勒死后,石季龙考虑到陇上雄豪众多,秦风猛劲,采取了“虚其心腹,以实畿甸”的策略,将大批陇上豪酋迁徙到了冀州各郡,而姚弋仲也在四年前,带领种落迁徙到冀州清河郡一个叫做滠头的地方。

    这个时候,姚弋仲已经成为十郡六夷大都督、冠军大将军、襄平公。

    所谓畿甸,乃是出自“周礼”的一种统治制度。以京城为中心,方圆五百里内为京畿地区,又称“甸服”,甸者,田也。这个范围内,便是为王室耕田的人。

    石季龙即位之后,将都城从襄国迁往邺城,清河郡正在京畿之内。迁徙群豪,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京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监视这些人。毕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想搞事便没有那么容易。

    姚弋仲之前投靠刘曜,迁徙于陇上,食邑为平襄县。张伯辰开始还以为是朝鲜的平壤,原来却是位于秦州,在姚弋仲的家乡南安郡中。

    至于石季龙即位后,封其为襄平公。襄平位于辽东,正是促使他出兵的动机。毕竟襄平不在赵国手中,想要得到这块食邑,姚弋仲不得不努力奋进。唯有攻灭慕容皝,才能拿到这块食邑。

    平襄与襄平,只是颠倒个顺序,便相隔数千里,一个位于西北荒凉之地,一个位于东北苦寒之地,让张伯辰不得不感叹中国地名的博大精深。

    同时,他对石季龙的驭下手段又有了一定的认知。

    姚弋仲迁徙到滠头不久,正是寸功未力的时候。想要在京畿地区扎根生存下去,必然要建立功业,才能攫取到更多的资源。而石季龙便将一块肉放在了他的面前,至于能不能吃得到,全靠他的本事。

    在这种情况下,姚弋仲对攻打棘城无疑是非常上心的。即便没有氐族大军的苻洪以及龙骧大将军支雄的配合,带给棘城的压力也足够大。

    张伯辰不知道世子段乞特真在赵军大营得到了怎样的待遇,按照时间推算,如果石季龙接受段辽的投诚,他早该返回密云山中。反之,亦会有消息传回去。

    然而事实却超出了他的判断,一切均是纷乱如麻。

    猎击飞骑驻扎在高坡上,下方便是瀚水。顺着这条河流而下便是龙城,接着便是棘城,逆流而上则是柳城,氐族大军便驻扎在那里。

    斥候营在周围布下暗哨,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三百多名飞骑将聚拢在一处休息着。张伯辰思虑重重,几乎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总是感觉哪里不对。

    从阳裕的辽西国史中了解到,二十年前,崔毖策动三路大军攻伐棘城。慕容皝使出离间之计,先是送礼物于宇文部,致使段部和高句丽纷纷猜忌而退兵。

    宇文部在其余两路退兵的情况下,挥军独进,却被慕容廆击败。这个绝佳的例子说明,敌对的双方,虽然一方在整体上处于劣势地位,但是可以创造条件取得局部优势,从而以点破面,最终取得整个战局的胜利。

    如果段辽真的与慕容皝结盟,自己能够找到石赵大军的破绽吗?

    星光点点,一弯残月斜挂在天空中。经历长途奔袭,众人既疲且乏,不多时纷纷进入梦乡。张伯辰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知道自己如果现在睡下,而不是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许天亮之后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越想脑袋越大,即便自己身为穿越之人,一旦参与其中,面对着瞬息万变的形势,也无法从其中收益。甚至由于某些主观的判断,甚至会因此给他带来危险。

    比如说段部臣服于晋朝,由于“五胡乱华”的缘故,自己如果看到对方是胡人便以为敌人,从而拒绝段辽的一切示好,可能早已经死于令支城中。

    迷迷糊糊之间,东方天空逐渐发白。猎击飞骑们陆续牵着坐骑在瀚水河畔饮马,天亮到来之前,他们必须为战斗做好准备。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融入到日常之中。

    张伯辰睁着酸涩的眼睛,心中有些懊恼。自己还是材质有限,只能被动地等待命运的宣判。如果没有明确的方向,天亮之后猎击飞骑们又该做什么?

    这样一天天消耗下去,等待他们的注定是死亡。

    为了报答段辽的知遇之恩,自己将生命全押给了他,这种行为是不是蠢?他前往徒何城,甚至不知道段辽的具体战略目标。难道段辽真的相信自己这三百多人可以创造奇迹?

    张伯辰摇了摇混乱的头脑,正要前往水边清洗一下,突然听到远方示警之声。

    “敌袭”

    事实不容他多想,猎击飞骑条件反射般地收拢武器,纷纷翻身上马。轰隆隆的马蹄声滚滚而来,张伯辰未曾有所表示,那队骑兵便已来到面前。

    张伯辰收住阵脚,冷冷地看着对方。

    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在整个棘城百余里范围内,均是石赵大军的探查范围,自己冒失地闯进来,也着实小瞧了这支横扫天下的精兵。

    以为石赵以步兵为主,猎击飞骑可以随意跳出对方的包围圈,却不知道无论是苻洪的氐族大军,还是姚弋仲的羌族大军,均存在一支数量不等的骑兵。

    从来者打出的旗号看,对方应该便是驻扎在龙城周围的羌族大军。而从形势上看,对方注意自己等人应该很久了。否则的话,也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突破警戒来到自己面前。

    为首一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也不带兜鍪,长发被一个头带似的东西箍住,任其散落在双肩之上。嘴唇之下一撮胡须,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此人不怒自威,别有一种慑人的气场。

    那人看着张伯辰,双目之中透出一股精光,淡淡道“姚某以为是谁有如此胆量,竟然敢如此轻视我羌人大军,原来是辽西突骑。素闻辽西突乃天下精锐,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既然段辽已经奉表投诚,不知你们到达这里,意欲何为?”

    张伯辰听到对方一口道破自己等人的身份,便知道此人见多识广,仅仅只从骑兵的制式甲胄上,便知道他们来自于辽西突骑。当下不由道“在下乃辽西振武将军张伯辰,有幸见识阁下的风采,却不知如何称呼”

    “振武将军张伯辰?军中传的沸沸扬扬,说你击败了辽东第一神射慕容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如今世道大乱,英雄豪杰无不择主而事。将军既为少年俊杰,不如姚某向大赵天王引荐,功名富贵唾手可得,岂不是美事一桩。”

    “这是要拉拢我了吗?”

    张伯辰见到对方避重就轻,没有回答问题,却想着招募自己。心中根据高烈的情报推测,此人必定是姚弋仲子侄辈的人物。如果只从眼前的利益出发,投靠石季龙无疑是收获最大的方式。在段辽这艘大船即将沉没,慕容皝即将覆亡大背景下,除非逃奔东晋,否则这天下还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然而自己射杀了李孟,根本不了解石赵国内的势力背景,又如何贸然投降?更何况,他虽然不是种族主义,却仍然无法在内心接受屠杀了大量晋人的羯胡势力。

    毕竟那些人与自己同文同种,即便自己暂时还无法带入到这个世道,在了解整个永嘉之乱以来的大致历史后,也对羯胡产生了本能的厌恶。

    这种情绪甚至是支配他始终效忠段辽的一个潜在原因。他隐隐会觉得,既然段辽称藩于东晋,他无意中来到这里,效忠段辽某种程度上也便是效忠于东晋。

    这种想法无疑是很傻的。他自己先前并不觉得,直到对方开始招揽自己,反省一番,才感觉到这种融入血液中的大汉族主义情绪,仍旧占据着他的思想。

    那人见到张伯辰沉默不语,以为对方心动,便道“在下姚期,当下为阳武侯。”

    他想趁热打铁,劝降对方。却不知张伯辰根本不知道姚期是谁。倒是左长史高烈闻言,满脸惊诧,侧目而视道“姚期,难道你是姚弋仲世子?”

    “正是姚某”

    姚弋仲身为赤亭羌人首领,如今年事已高。姚期既为世子,羌人部落早晚会落在他的手中。他出面招揽自己,可以说是给了自己极大的面子。

    从这一点上看,也许对方早在未露面之前,便已经知道了自己一行人的身份。这才对症下药,以急速的行军先声夺人,将自己包围之后迫降。假如自己不答应,也许接下来便是将自己等人屠杀在此地了,这便是“先礼后兵”之道。

    张伯辰想到这里,瞳孔微缩,淡淡道“我若是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