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十章 大燕铁卫(二)
    烈日当空,攻打大棘城数个时辰的石赵大军仿佛不知疲倦,架着云梯疯狂攀附着城墙想要杀入城内。在西南角,已有数股队伍攀上城头,将城墙之上的辽东士卒砍倒在地。

    敌营之中,鼓角之声更盛。

    “轰隆”

    城门之下一声巨响,紧接着从石赵大军中传来震天般的欢呼。李洪在城头上看到攻城的士卒脸上显现着一股因兴奋而扭曲的神情。而辽东士卒则是疯狂地呐喊着

    “城破了!”

    “城破了!”

    他恍然之间,只感觉一阵眩晕。都知道实力悬殊,早已想到有这一天,然而二十余日的严防死守,哪怕日复一日地面对死神的威胁,在他们的内心里未尝没有一份奢望。

    那就是,击退石赵大军的进攻,保全这一城的老小。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

    李洪看着弟弟李普呆呆的神情,心中不由发苦。如果想要保命,等到今日才想着逃离大棘城投降赵国,还是太迟了啊。他虽然反对弟弟就此逃离大棘城,可是面对李家血脉即将毁灭的现实,他仍然一阵悲戚。

    随着城门的被攻破,大批士卒不断涌入城中。原本通过云梯攀附在城墙上的士兵,亦是杀红了眼,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纷纷登上城墙。

    眼看着数股士卒朝着这边杀来,李普在哥哥李洪的目光之下,匆忙地在一具石赵士卒的尸体之上扒下来一具盔甲,毫不犹豫地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学着死尸的模样,横倒在走道上。

    李洪看着弟弟不断暗示的眼神,知道他也想让自己依样画葫芦,借此保得性命。当下转过身子,暗自叹息了一声,数十年,交友零落,如今只剩他一人在这乱世上苟全性命。

    活在这世上,又有谁会不死呢?

    他摸了摸腰边的长剑,不由地拔了出来,在烈日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剑芒中,显现的似乎是他的平生,从他束发读书,自以为衣冠华胄,从来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为夷狄尽忠而亡。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亦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亲手毁灭在自己的剑下。

    他闭上眼睛,正要横剑自刎,突然从城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鸣金之声。他睁开眼睛,看着已经攻入城内的石赵士卒,带着茫然的神情退出城外,当下不由一阵错愕。

    这大棘城可以说已经是辽东最后一座坚固的堡垒。一旦被打破,整个辽东的形势便会尘埃落定。如今经过二十余日的攻打,眼看如同刺猬一般的大棘城便要被攻下,赵军大营之中怎会在此时收兵?

    李普闻声,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经过李洪身边的时候,暗暗向哥哥行了一礼。随后跟着石赵的退兵,向着钳附在墙头上的云梯走去。

    想要逃出大棘城,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原本已经被攻破的城池,到处燃起了狼烟。赵军即便收兵,这残破不堪的城池,还能经受住几次攻击?

    攻城的队伍来得快,去的也快。不得不说,此番远征辽东的队伍,无一不是大赵的精锐。

    李洪就这样站在城头之上,看着敌人如同潮水般退去。城墙上的守卫见状,成片瘫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敌人从身边经过,再没有力气进行反击。

    李洪皱着眉头,总觉得事情怪异,大赵军营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会将到口的肉吐出来?弟弟李普跟随着赵军而去,只希望他能在混乱中留得性命,即便这意味着自己在这场混乱中丧生。

    然而就在此时,石赵大军的中军之中,一阵阵惊天般的呐喊声传来,各支军队狼奔豕突、旗帜混乱。按照这个情形,明显是敌人大军之中发生了变乱。

    与此同时,大棘城城门四开,吊桥缓缓铺上河面,一只黑色的骑兵如同乌云般从城门之中蜂拥而出,如同一把利锥杀入赵军阵营。李洪看着四门齐出的黑甲铁骑,不由一阵眩晕,他扶着垛口,喃喃道“普,是为兄害了你”

    龙山之东,张伯辰冷冷地看着姚期,即便麾下只有三百猎击飞骑,面对威胁又有何惧?

    人这一辈子,很多事情都超出意料之外,就如同他在燕山之中的穿越而来。他知道秃发狐雍的斥候营确实做到了极致,然而在这遍地都是赵军的情况下,遭遇羌族大军也在情理之中。

    姚期的眼中爆出一阵精光,做了一个手势,身后骑兵整齐划一地抽出弧形弯刀,他轻轻道“辽西突骑名闻天下,姚某原本以为突骑早已被慕容皝所灭,未曾想还有交手的一日。既然如此,休怪姚某手下无情。”

    “将军,随我走!”

    李茂与段飞纵马向前,将张伯辰护在中间。猎击飞骑原本便是由天下著名的精锐辽西突骑改编而来,当初在段务目尘时代,一次长途奔袭进入关中,另一次南下横扫邺城。自从被段辽拨给张伯辰,经历张成与慕容邻的叛变后,改编为“猎击飞骑”。到了此时,这支队伍终于打上了张伯辰的烙印。

    如今遭遇姚期的威胁,张伯辰知道即便战胜姚期也于事无补,后续来援的石赵大军,即便猎击飞骑三头六臂,也杀之不尽。

    猎击飞骑中,右长史徐可是一个纯粹的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左长史高烈出身渤海高氏,倒是文武双修,虽然武艺不强,在战阵之中也是游刃有余,自保不成问题。

    原本的百夫长中慕容邻与张成已亡。剩余的人中,除了秃发狐雍掌控斥候营,段思勇、阳奕加上被提拔的李茂与段飞二人,四人前后左右,指挥着众人抵挡住羌军的攻击,不断向外突围。羌军虽强,毕竟是步骑混合,只是胜在人多。猎击飞骑人数虽少,作为重骑兵,想要突围而去,又有谁能留得住?

    眼看着羌军被冲的七零八落,姚期的眼神更加决绝。他出身南安赤亭,作为烧当羌的后裔,战死便是他们的荣耀。凉州铁骑原本也是天下精锐之一,然而百余年来,已经逐渐衰落。想要重振烧当羌的雄风,一支战力极强的骑兵必不可少。

    假如能将眼前这支辽西突骑收为己有,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一支类似的骑兵。只要拥有一支五千人的队伍,便可以让羌人拥有争霸天下的资本。

    所以这支骑兵,他必须留下!

    “咚咚咚”

    “呜呜呜”

    鼓角悲壮,吹奏起进攻的序幕。姚期皱着眉头,那是围攻大棘城的三支大军发起的进攻信号。昨天晚上发现这支辽西突骑后,他原本很有信心将之拿下。这支队伍的斥候虽然警惕,最终还是被麾下的斥候探知了实情。

    这样的一支队伍,窥一斑而见全豹,又怎会是羌军的对手?

    可是如今总攻的鼓角声响起,他必须要前往城下回合。否则一旦有所闪失,他必定会受到主上的责罚。如今辽西突骑身处劣势,却逐渐脱离了包围的圈子。

    然而猎击飞骑听到鼓角声后,心中一阵悲凉,以为这是姚期呼应友军进行围剿的信号。不由自思苻洪、姚弋仲与支雄三军占有三城,如今集合在大棘城百余里范围内,互为犄角。加上压阵的石季龙的亲军龙腾中郎,兵力在二十万上。既然在此地被姚期发现,如何才能突破重围?如果石赵大军重重围困,一旦兵力集结完成,自己即便如赵子龙般七进七出,只怕也难以逃离。

    想到这里,不由对着段思勇、阳奕等人大喊道“不要管我,如今羌军三面而来,只有北面尚未完成合围,我等且从此处杀出!”

    段思勇等人闻言,再不迟疑,挟裹着张伯辰,在羌军中突破一条缺口,向北逃去。辽西突骑,即为突骑,便是如同利刃,撕裂对方阵势极为犀利。区区姚期手下羌军,又如何拦得住?

    然而张伯辰的行为却让姚期目瞠口呆,北方之中,正是大棘城的方向。数十万大军已完成合围,这区区是三百人的行为,无异于羊入虎口,自投死路!

    “这般,也好!”

    姚期喃喃道,他没有啃下这块肉,但也无形中解了自己的困境,正好借此围攻上去,算是响应大军的命令。只是张伯辰如此年轻,若是死在此地,着实可惜。

    张伯辰率领猎击飞骑,一路飞奔向北。他这支骑兵没有携带旗帜,沿途众军看着一支银甲骑兵滚滚而来,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竟分不清是敌是友。见对方没有发动攻击,一时间呆在当场,任由猎击飞骑绝尘而去。

    在张伯辰看来,无数支大军如同蚂蚁一般集合起来,向着大棘城方向扑去。猎击飞骑一路上,哪里压力小便向哪里突围,待到太阳升到树木半梢,经来到一处高坡所在。

    “石季龙的中军大营!”

    然而当高烈抬头看去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张伯辰一时哭笑不得,自己想着如何突围。没想到在石赵大军围攻大棘城的间隙里,这中军大营反而成了一处疏忽所在。

    他不由想起了后世的飓风气旋,在气旋边缘的风力也可以轻易将房屋扫向半空。然而在气旋中央,却是风平浪静,也是最安全的一处所在。

    只是,石季龙的中军大营乃是三万龙腾中郎驻守,龙腾中郎也是赵国最精锐的部队,可不是飓风的中心可比。

    难道自己千辛万苦,数日的努力,最终竟然是个笑话不成?张伯辰抬头看向高坡上的“石”字大旗,呆呆地想着。

    猎击飞骑的出现,已经引起了中军大营的注意,便有数声鸣镝升在半空,询问对方的来意。张伯辰等人如果无法回应,接下来很可能收到龙腾中郎暴风雨般的打击。

    “石季龙滚出大帐让俺庄十三见识一下你的龙腾中郎厉害在哪里!”

    一阵呼喊声如同闷雷,炸裂在半空。紧接着数十匹战马拢在一起,狂奔着冲向中军大营。一人站在马背上,手执一根两丈余长的马槊,如同标枪一般投入箭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