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大燕铁卫(五)
    黑甲铁骑便是辽东最精锐的部队,号称将辽东守护的如同铁桶一般的“大燕铁卫”。

    依照战国邹衍的“五德终始说”,东汉为火德,尚红,是为“炎刘”汉献帝禅位于曹丕,火生土,是以魏国为土德,尚黄司马炎的皇位来自于魏元帝曹奂的禅让,土生金,是以晋朝为金德,尚白。

    辽东世为晋藩,金生水,又兼北方属水,尚黑,所以辽东以黑为上色。整个大燕铁卫黑甲黑旗、行军之象如同乌云滚滚,自带有一股肃杀之气。

    辽东地处宇文部、段部以及高句丽的夹缝之中,大燕铁卫诞生之初,便肩负着守卫辽东的重任,是以骑兵之精锐,竟冠有“铁卫”之名。

    相比之下,辽西段部自以为大晋臣属,一切遵从朝廷制度,辽西突骑全身银甲、旗帜白色,如同一把利刃,纵横中原所向披靡,重在一个“突”字。与辽西突骑相反,大燕铁卫的足迹从没有离开过两辽之地,重在一个“卫”字。

    战阵之中,慕容恪一身锁子甲,手舞长枪不断地挑落赵军,压抑了许久的怒火终于在此刻释放了出来。

    石赵大军二十余日来不断地攻打着大棘城,早已经疲惫不堪。而辽东兵行险着,慕容皝以牺牲守卫为代价,一直将大燕铁卫留在城中养精蓄锐。

    依照他的心思,如果在攻防过程中有机可趁,那便将七千大燕铁卫作为生力军投入战场。假若大棘城最终被攻破,这黑甲铁骑则是他最后翻身的本钱,也是守护慕容家族逃出大棘城的保命之资!

    天见可怜,在大棘城被攻破之际,由于庄十三的闯入,慕容皝终于找到了石赵大军的漏洞。

    此时此刻,慕容恪带领大燕铁卫如同猛虎出柙,进入赵军营盘之中肆意砍杀,无意中拦住对面的一支队伍,正是对张伯辰紧追不舍的姚弋仲世子姚期。二人更不答话,慕容恪紧握手中长枪,闪电般刺向了姚期。

    姚期以马槊架开长枪,却道“来人可是辽东四公子慕容恪?”

    慕容恪皱着眉头,有些不悦道“你是何人?能战便战,如不能战,这便退去。我慕容恪留你一条性命!”

    “呵”姚期怪异一笑,“我听闻辽东慕容恪智勇双全,虽是年少,统军之才已不在慕容翰之下。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只是姚某今日虽在战阵之中,却不便与你一战!此战留待来日,可好?”

    慕容恪还未搭话,却见一少年拍马从身后而出,一枪刺向姚期道“两军交战,各凭生死。既然在此地相遇,恁地聒噪!”

    慕容恪见到弟弟慕容霸出马,当下压住阵脚,提醒道“五弟小心,此人武艺娴熟,乃是劲敌,万万不可大意!”

    姚期不由微怒,一股被轻视的感觉从心底冒出。他年届四十,身为烧当羌的世子,平日里自视甚高。慕容恪虽然年纪比他小得多,好歹数年来率领大燕铁卫为辽东开土拓疆,早已经声名在外,将之作为对手,也不算辱没了自己。

    然而眼前名叫慕容霸的少年,不过比五弟姚襄大上数岁而已。听慕容恪的口气,此人乃是慕容皝的第五子慕容霸,心中不由道“慕容家虽然人杰辈出,此子亦是强横,但我那五弟与之相比也不逞多让。若是五弟在此处,岂能让这名叫慕容霸的小子专美于前。”

    他催开战马一槊横来,存心试探慕容霸的武艺,若是败在如此乳臭未干的小儿手中,日后也没脸继承父亲的位子,率领烧当羌在世间立足。

    交手之后,却是微微惊讶。

    慕容霸的成熟,远远超过了他的意料。自己一套槊法使了出来,却被悉数挡住。他自思若要胜过眼前的少年,非得百回合开外。此番追击张伯辰的猎击飞骑,乃是为了在这乱局之中攫取一支可靠的骑兵。辽西公段辽败亡之际,再没有比辽西突骑更好的目标。若是被慕容家兄弟所纠缠,恐怕会功亏一篑。

    他看着张伯辰逐渐隐没在乱军之中的背影,不由焦躁了起来。手中长槊渐渐乱了招式,只感觉慕容霸的长枪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只好强打着精神,勉强应对随之而来的威胁。却不想被慕容霸觑准时机,一枪刺中胁下。姚期顿时大叫一声,坠落马下。

    战场之上,乱军追逐。黑甲铁骑滚滚而过,羌人想要抢夺姚期尸身,却被乱马瞬间踏为肉泥。慕容恪望着这一幕,神色不动。他抬头看向石赵大军的中军大营,却见旗帜混乱,已有撤退的迹象。当下带着麾下骑兵,再次杀入人群。

    日过中天,又逐渐西斜。整个辽东境内狼烟遍地。战场之上尸骨相藉。方圆数百里范围内,无数队伍犬牙交错,上演着一幕幕杀戮。

    在龙山之下,冠军大将军姚弋仲接到信报,不由怒气勃发,一掌拍在旗杆之上,大哭道“老羌年岁已高,正要将这数万部众交与我儿手中,没想到竟没于此地,真是痛杀我也!来人,待我亲自率领众儿郎,务必攻下大棘城,为我儿报仇!”

    “爰剑,万万不可!”

    一人从众人之中走出,急忙拜倒在地道“如今中军大营被燕军冲破,辽东形势已变,若是后路被截,我等在辽东死无葬身之地。还请爰剑暂忍丧子之痛,火速退兵。世子虽然被害,我等必有报仇雪耻的一天。”

    姚弋仲怒目圆睁,正要呵斥。却见原是略阳豪门权翼,当年权家跟随自己四处迁徙,如今已是自己心腹之人,权翼此人为谋主,更是智谋百出,素来为众人所信服。

    姚弋仲一时被丧子之痛所蒙蔽,听到权翼进言,略微思索,便知道他确实为整个种落着想。当下道“我心中昏昏沉沉,不能视事,你可暂代部众,拔营起寨,退往关内。”

    他说完,转身退入营中,再不回头。权翼望着姚弋仲的背影,恭敬道“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