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大燕铁卫(六)
    氐族军营中,六夷大都督苻洪面色阴晴不定,他站立而起,不停地踱着脚步。整个大营内鸦雀无声,第三子苻健与第四子苻雄肃立在身旁,亦是屏气敛声。

    苻洪,字广世,祖上世代为氐族酋长,居于秦州略阳郡。

    开始的时候苻氏家族并没有姓氏,祖上某代家中水池里长满了蒲草,有一根蒲棒长五丈,像竹子一般分为五节。由于外形奇异,无论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都称之为“蒲家”,苻洪祖上从此得姓为“蒲”。到了苻洪的父亲蒲怀归这一代,没落成为部落的一个小头目。

    苻洪出生的时候,陇右大雨不止,百姓苦之,便诞生了一则民谣“雨若不止,洪水必起。”于是,蒲怀归便给儿子起名为“蒲洪”。迁徙枋头之后,邺城之中流传一则谶言,曰草付应王。草付为“苻”,于是改蒲姓为苻姓,以应谶言之吉。

    苻洪骁勇善射,在永嘉之乱中散尽千金招揽四方豪杰,由此形成了一批忠于自己的班底,其子苻毅、苻勇、苻健、苻雄,皆为人中之杰,并有非常之才。

    苻洪看向苻健道“建业,你的消息可是真?”

    苻健行了一礼,恭敬道“慕容恪的大燕铁卫四门齐出,姚期死于乱军之中。据探子来报,姚弋仲得知消息后,已经拔营起寨,朝卢龙道的方向退去。此事千真万确,我军是战是退,还请父亲定夺!”

    “姚期为世子,其死于乱军之中,姚弋仲退军有名。我等既然迁于枋头,居家于邺城之中。当受大赵节制,若想退兵,该当找个理由才好。”苻洪喃喃自语。

    “父亲”

    苻雄看着苻洪,面色有些迟疑,整个人欲言又止,最终下定决心,走上前去,在父亲耳边低声说了起来。

    苻洪听完,顿时狂喜道“将图拿来我看!”

    苻雄将一块画有奇怪图案的丝布递了上去,苻洪摊开丝布,不由皱着眉头道“草付臣又土王咸阳?这是何意?”

    “好叫父亲得知,出兵之日,内人苟氏便怀胎八月,一直未能生产。元才日前接到邺城消息,十九日前终于生有一子,此子在母腹十二月,背后有红纹,拓出之后,便是此图。”

    “可曾找和尚看过?”

    “此事怪异,父亲出征在外,家中无人做主,是以不曾外传。元才自忖,草付为苻字,臣又土,乃是一个堅字,莫不是上天名此儿为苻坚不成?”注

    “好,既然如此,此儿便叫苻坚!”苻洪喜形于色,“邺城有谶言,草付应王。彼时我心中尚无底气,改姓之因,无非是借助谶纬之力,壮大我苻氏。如今有此吉兆,我苻氏一门未来不可限量!”

    他走向营门之外,看着远处遍地狼烟,哈哈笑道“我与姚弋仲同出西戎,又同年东迁。如今辽东形势如此,彼以世子之死而退兵,我当以嫡孙降生而退。一生一死,上天待我苻氏何其厚也!”

    张伯辰率领猎击飞骑趁着战场混乱,不由杀出重围,朝着徒何城奔去。事到如今,他唯有早日联络辽西公段辽,以密云山中之兵截断石赵大军的退路。

    若是处置得当,辽西不但能够得到数万乃至数十万溃败之卒,更是有可能借此挥师幽州,从而进军中原。即便石季龙真是一头猛虎,失去了近二十万大军,也必定虚弱不堪!

    不知为何,他内心如同炉火般滚烫。手中马鞭不断抽打着战马,想要早一刻返回辽西。此时此刻,全身上下大汗淋漓,掺杂着铠甲之外的鲜血,整个人像是来自地狱的血魔。

    三百七十余位猎击飞骑,如今只有不到二百人。还好,骨干部分在骑士的誓死守卫下得以保全。辽西突骑,不愧是天下最精锐的重骑兵!

    只要通过傍海道,他相信猎击飞骑会比石赵大军中任何一支队伍更早到达辽西。

    “哒哒哒”

    阵阵马蹄声传来,在猎击飞骑的前方,无数旗帜冒了出来,张伯辰勒住战马,惊疑地看了过去,发现竟然是龙骧大将军支雄!

    他内心充满苦涩,自己何德何能,先受姚期围堵,后遭支雄截杀。支雄手握重兵,而自己麾下加上秃发狐雍的斥候营,也不到二百人,难道自己当真要死于此处了吗?

    当初支雄作为两路先锋之一,与姚弋仲一起攻略辽西。支雄大军攻克幽州之后,直扑北平郡的郡城徐无,而自己也在田家堡伏击了此路大军的粮道,导致接下来的一系列变化。

    如今他终于在徒何城外遭遇了此人。他不明白,大棘城下早已经乱成一锅粥,作为攻打大棘城的三方主力,支雄为何在此处埋下伏兵?

    自己这二百余人,难道真的值得对方在此处设伏吗?

    旗帜猎猎作响,百余匹战马从战阵中缓缓而来,中间拥簇着一位身着金甲的老将。那人看向张伯辰缓缓道“老夫在此处等你很久了。当日你前往大棘城,老夫便放你过去,你总算没有让老夫失望。”

    “你是龙骧大将军支雄?”

    “正是老夫!”支雄看向张伯辰的眼中流出一丝复杂的神情,他轻声道“三十年前,老夫随先帝一起组成冀州八骑,创下这份偌大的基业,如今大赵富有四海,可再也换不回一干老兄弟的性命。”

    张伯辰有些错愕,心道当初你们八个人起家创业,能够得到今天的成就确实不容易,可是又何必说予我知道?我们不但不是朋友,相反还是随时可能兵戎相见的敌人,哪有闲工夫听你絮絮叨叨?

    支雄仿佛听到了张伯辰的心声,不由嗤笑道“老夫对你说这些,倒让人嘲笑老夫是老糊涂了。闲话少叙,老夫今日拦住你,只想问你一件事。幽州刺史李孟是否真的是你所杀?”

    张伯辰不知道第几次听到有人将自己与幽州刺史李孟挂钩在一起了,如今听到赵国龙骧大将军支雄也问起此事,手不由烦躁道“我不知道李孟是谁,但是当初确实在幽州杀过一个人。”

    龙湖注、“堅”为“坚”的繁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