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乞活遗种(一)
    “老夫听闻你在辽西击败了慕容翰,那慕容翰号称辽东第一神射,你能击败他,想必箭术极为了得。无论李刺史是否为你所杀,今日你能通过老夫的考较,老夫便放你过去,可好?”

    支雄注视着张伯辰,双眼中自然而然地透露出一股威压。在这种情况下,他知道对方根本无法拒绝自己的要求。

    张伯辰与徐可等人面面相觑,在支雄的面前,猎击飞骑再无能力突破徒何城的屏障。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摸清支雄的心态再做打算。

    支雄原本可以将他们就地绞杀,既然没有这样做,那便说明一个问题,此人必定想从他们的身上得到些什么。

    联系到支雄的身份,一个模糊的形象在张伯辰心中逐渐成型。他在段辽的支配下前往徒何城,本身并没有任何战略目的。段辽身为辽西公,不可能愚蠢到这般地步,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可支配力量随意派遣出去。

    换一种说法,在段辽的心目中,他张伯辰这一支骑兵前来徒何城,必定能够带来他希望得到的战略价值。

    而此地乃是支雄驻守,正是这个人在不久之前率领大军直插令支城,将段辽驱赶到密云山中,且其手下将军陈翔亦曾一路追杀辽西的家眷,将段辽的母亲和妻子俘虏而去,迫使段辽不得不献上名马以求和。

    段辽与支雄之间的这种关系下,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当支雄见到自己的时候,居然告诉他当初穿越徒何城的防线是对方有意放水。且还坦言这种行为给对方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当日你前往大棘城,老夫便有意放你过去,你总算没有让老夫失望!”

    自己前往大棘城带来的是什么?不过是在姚期的围堵中,无意间闯入龙腾中郎的驻地,然后在庄十三的策应下,混乱了石赵大军的中军大营,最终给大燕铁卫创造了机会。

    依照形势推断,石赵大军在辽东的溃败已经不可避免,所能做的不过是将主力安全撤回幽州,并将损失减到最低。

    而这种结果,竟然是支雄希望看到的结果?

    要知道他可是当初与赵国高祖石勒一起创业的“冀州八骑”之一,当下的龙骧大将军!在赵国是十足十的元老派,其地位又有几人能够比得上?这样的人,竟然以石季龙的败亡为乐。一个怎样的人,才会亲手毁掉自己当初创下的基业?

    张伯辰大脑之内飞速转换,顺着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将思路推演了下去。越推演却越是心惊,他发现这种模型,竟然无限接近于当初父亲想要传授于自己的博弈论。那就是赵国之内也不是铁板一块,各支军队之间矛盾重重,只要时机一到,这种矛盾便会浮出水面。

    顺风顺水的时候,大赵军队不断攻城略地。如今溃败在即,也许相互拆台的时候便不可避免了吧?这原本便是人类生存的本能。可是眼前的龙骧大将军支雄又是怎样的心态,会主动借刀杀人,利用自己试探龙腾中郎这种庞然大物的实力?

    “如今大赵富有四海,可再也换不回一干老兄弟的性命!”

    支雄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张伯辰已经隐约知道对方的用意。当下尽力压抑住躁动的内心,缓缓道“好,支将军想怎样考较张某?”

    支雄没有发话,早有一名属下捧出一柄长刀,在柄首位置是一个鸡卵大小的的圆环,乃是当下军中最常用的环首刀。只见那人用一根似有似无的细线系在圆环内,然后走到百步之外事先准备好的横木前,小心翼翼地将环首刀吊在横木之上。

    那人做好这一切,指着长刀道“张将军请看,这根细线乃是特制的麻绳,只能承受住环首刀的重量,多加一丝重量,便会挣断麻绳坠地。将军所要做的,便是在百步之外,用箭射进圆环。剩下的,小人就不多加解释了。”

    张伯辰之前与慕容翰比较过箭术,并且凭借匪夷所思的两箭,得到段辽的赏识。他当然知道支雄所设下的这一切,便是“百步穿杨”的变种。当此之时,东北之地难见杨树,便利用这种方式考较他的箭法。

    比较起来,百步穿环要比百步穿杨难得多,毕竟环首刀用麻绳吊起来的目的,便是将箭矢的轨迹束缚在圆环之内,只要箭矢稍微碰到一点刀身,便会导致麻绳的崩断,这是百步穿杨所不具备的。

    他看向百步之外的环首刀,不由凝重起来,当初击败慕容翰,是依靠复合弓的准度。如今复合弓下落不明,只能利用手中的牛角弓去决定二百余名猎击飞骑的命运,不知不觉间,手心中全是汗水。

    牛角弓虽然性能不错,但也只是军中的一般二旦良弓,想要完成百步穿环的任务,压力还是蛮大。众人全神贯注地看向张伯辰,尤其是段飞与李茂,当日在令支城外的较武场中,他二人死里逃生,乃是直接的参与者,对自己的上司抱有巨大的狂热。

    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张复合弓和如今牛角弓的区别。牛角弓虽然也是复合弓的一种,但是无论是箭矢还是弓身,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只认为,当初较武场中的那两箭是如此地匪夷所思,眼前的“百步穿环”又怎么会难住自家将军?

    张伯辰咬了咬牙,从箭壶中抽出一根长剑,缓缓地搭在弓弦之上,事到如今,他再没有退路。好在他虽然用惯了复合弓,但是对于牛角弓的使用也并不陌生,对于弓道的了解也非寻常的弓箭手可比,即便无法穿越圆环,为了部众的前途着想,总要试上一试。

    张弓、搭箭、瞄准,长箭在众目睽睽之下,“嗖”地一声射了出去!

    “啵”

    一种箭矢入肉的声音传来,龙骧大将军支雄突然手抚喉咙,坠落马下。

    “大将军,你怎么了?大将军”

    事出突然,支雄周围百余匹战马急忙围拢上去,查看自家大将军的伤势。张伯辰愣了愣,刹那间大喝一声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大家跟我冲出重围,在辽西汇合!”

    支雄大营的众人慌乱之际,张伯辰远远瞥见支雄抬起一只手,不甘地指着自己。喉咙之上,赫然竟是随复合弓一起遗失的碳杆箭!

    支雄先前询问幽州刺史李孟的死因,没想到自己却步了李孟的后尘。只是这一次,杀人者却并不是张伯辰。

    张伯辰抽回目光,带着满腹疑惑,率领猎击飞骑向着南方突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