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乞活遗种(四)
    张伯辰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向对方投诚。阳奕临死前的景象时刻在脑海里盘旋,让他知道当初赵国龙骧大将军支雄便是死于此人之手。

    他既然对箭道有所了解,当然能够看出二人的死是一样的手法。只不过阳奕死于雕翎箭,而支雄却死在了他的碳杆箭之下。

    当初慕容邻不知出自何种目的,窃取复合弓后一路逃亡,被猎击飞骑一路追击。最终在徐无山中被无名势力悉数斩杀。而他的复合弓,也是在此时失去了下落。

    种种事情联系在一起,事情的真相已经不言自明。

    支雄既然死于碳杆箭之下,那便说明他的弓匣密码已经被破解。想想也是,他的弓匣密码是用四位数组成,每位数是从0到9的十位阿拉伯数字中选取一位,总共也不过是一万种组合,即便这个时代的人不认识阿拉伯字母,但并不妨碍他们观察出相似的地方。

    十数日来,张伯辰了解到这支军队均是晋人以及晋人的后代,身为大赵军队,军中居然没有一个羯人,甚至连一个异族也见不到,让他感到很是怪异。

    从下属的称呼中知道,那个石将军叫做石闵,字永曾。目前的官职是游击将军,游击将军不过是一个杂号将军,在官职序列中,甚至比不上他的振武将军,可见这只队伍在大赵军队中受忽视的程度。然而即便如此,毕竟还是大赵军队,石闵居然杀掉了龙骧大将军支雄,让他一度以为石闵是东晋的卧底。

    只是十数日来的经历告诉他,事情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因为十多日来,这支军队为了守住卢龙道,保护后退之路的畅通,一直在与慕容恪的大燕铁卫进行较量。若真的是东晋的卧底,石季龙损失越大,对他们越是有利,绝对不可能会做守护卢龙道的蠢事。

    猎击飞骑投诚之后,石闵并没有解除他们的武装,还是让他率领这支一百多人的小队。只是也并没有再派他们外出执行任务。总之一句话,他们被软禁了。他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静静地看着这支队伍在神出鬼没中,一点点吞噬掉大燕铁卫的有生力量。

    从石闵对这支晋人队伍的掌控来看,这个人对军事一道几乎有着天生的领悟。穿越以来,张伯辰还没有见过对军事一道有着如此强悍天赋的人。

    这个人原本便是悍勇之人,惊鸿一瞥间,表现出来的武力便足以让他目瞠口呆。在个人武力上,他想到了一个人,那便是当初闯入龙腾中郎军中的庄十三。那种睥睨天下,视大军如无物的气概,乃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不是谁都能装出来的。

    这个人可怕就可怕在,他根本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这种武力,指挥军队单纯依靠山林伏击对大燕铁卫是进行猎杀,便已经阻碍了大燕铁卫南下的脚步,保障了石赵军队撤退之路的畅通。

    张伯辰知道,这样的人,必定非池中之物。然而事实是,石闵目前仅仅只是个游击将军。

    他也逐渐了解到,辽西公段辽、世子段乞特真以及当初的北平郡太守阳裕等人均被慕容恪所俘,已经被送往大棘城。至于留守在密云山中的郡主段雪颜以及右长史徐可等人,则失去了消息。他心中涌起一阵悲哀,哪怕密云山中的堡垒再坚固,失去了守卫的人,不过是别人嘴边的一块肉,随时会被别人吃掉。

    在天下群雄之中,段部不是造下杀孽最多的,与羯胡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然而他却在穿越的几个月中,亲眼见到它的覆灭。他想要保护段雪颜,却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向着石闵投降,以此换来苟延残喘。

    道理在哪里?

    正因为段部不够强,所以首先被石赵攻下。而势力更强的慕容部,则在这场风暴中坚持了下来,才有了反杀的资格。而自己,数月之间来回奔波,从当初的五百辽西突骑,损兵折将,最终换来一个投诚的下场,连自己的女人也无法保护,原因何在?

    也正是因为自己不够强!

    即便面对溃败的赵军,一个无名的偏军便足以吃掉他的猎击飞骑。让他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以自己的自由为代价,换来生命的延续。前世十八年,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屈辱感是如此强烈,他曾经在内心鄙视那些投诚的人,现在的他,才明白那种抉择是如何艰难。

    一个人之所以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任意点评,正是因为他不曾经历过。如今他,正在逐渐变成他先前所讨厌的人,也再一次明白了父亲当年的心境。

    弱是邪恶,穷是原罪。

    当一个人身处底层,可以被别肆意侮辱与猎杀的时候,所有的正义都与他无缘。也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够去贯彻心中所想。

    他一直以为父亲是个财迷,为了钱几乎可以放弃亲生儿子,可以无视年迈的父母,只为了那一堆堆看上去只是一个数字的所谓财富。然而当他回首往事,却发现父亲很多行为中都充满了别样的意义。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只可惜,自己发现的太迟了。

    事到如今,他才发现。在段部的日子,如同南柯一梦,是那样的不真实,唯其不真实,方才珍贵。而如今的状态,才是一个陌生人处于乱世的常态。只是亲人四散,段雪颜该怎么办呢?

    张伯辰的心中一阵苦涩,隐隐也有一种愤怒。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感觉,他在心底暗暗发誓,如果还能活下去,必定要让这个世道重归于一统,这是他对于自身经历的回应,也是作为一个穿越而来的人,那出自本能的高傲。

    既然强是真理,强是正义,那就让我亲手将这真理和正义贯彻下去!

    他抬起头,却见秃发狐雍站在他身边良久,只是看着静静地看着自己,不由道“秃发,事到如今,我已身陷囹圄。你去留随意,我不怪你。”

    秃发狐雍没有接话,只是缓缓道“好叫将军得知,咱们如今已经随着赵军返回,不数日便要到达令支城,还请将军做好准备。”

    “令支城么?”张伯辰目光深邃,悠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