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大和尚(一)
    车辚辚,马萧萧。

    石闵的队伍开始返回后的第八日,令支城终于出现在视野之内。当初退兵之前,有一位太监前来宣读石季龙的旨意,将石闵由西华伯改封为修成侯,算是对其军功的奖赏。

    石季龙当前为居摄赵天王,原本居于王位的诸子,纷纷降为公爵,比如燕王石斌被降封为燕公,秦王石韬被降封为秦公。据张伯辰所知,赵国当前为公侯伯子男五等封爵,石闵能够凭借这一仗成为侯爵,其中绝对有他不知道的东西。

    石季龙十个儿子当中,长子石邃去年被立为皇太子,仅仅三个月便由于谋反被诛杀。这一事件也成了他攻伐辽西的导火线。国内矛盾重重,必定要外出征伐方能转移矛盾。很不幸的是,辽西成为了他的目标。

    当初石季龙废掉皇帝石弘,各大势力起兵勤王,共同讨伐谋逆的石季龙。第七子梁王石挺也是在这个时候,被石生手下大将郭权所杀。如今剩下的八个儿子当中,虽然仍是彼此不服,纷纷窥视至尊之位,有了石邃的前车之鉴,总算有所收敛。

    张伯辰回想起这段时间对赵国形势的了解,慢慢分析出赵军的出兵缘由。虽然一直奇怪,石闵既然也姓石,当是赵国宗室,为何会组建以晋人为主的军队,但好歹对石闵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只是令支城在即,睹物思人,让他的情绪更加低落。

    “寡人今日定下这门亲事,来日击退石季龙的来犯,便为你举行婚礼。”

    “只要守住北平郡,你便是辽西的英雄!”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拥有一切!”

    段辽的话言犹在耳,他已经投降了石闵。他终究不是英雄,不但未能击败石季龙的来犯,甚至都没有守住北平郡。不仅如此,作为未婚妻的段雪颜也被他遗弃在密云山中,而他只能看着是对方陷入泥淖而无能为力。

    “我不要什么奖励,我只希望可以在这里活下去。”

    他还记得当初击败慕容翰后,段辽询问自己想要怎样的奖励,而自己的回答则是活着。

    活着!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这个乱世中最大的奢求。一路行来,路边荒草中白骨嶙峋,荒村树梢中犹自悬挂着一排排腐烂的人头,这便是乱世的代价。

    左长史高烈看着张伯辰的神情,他对辽西情形了解甚深,多少知道张伯辰心中所想,不由劝解道“乱世中人命贱如猪狗,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莫不如此。天道有常,不为桀存,不为纣亡。将军,若天命有加,郡主终归会吉人天相。为今之计,且放宽心,以图将来,我等唯一能做的,只是活下去。”

    “剑锷”

    张伯辰有些诧异地看着高烈,这个人出自渤海高家,典型的世家子弟。虽然文武双全,且以功业自许,终归多了一份娇气,少了几分坚毅。他从来没有想过此人对世道的认知会如此深刻。他还是小瞧了这个时代之人的智慧了啊。

    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前世他加入“卧虎社”,有人传言便是由这句的宗旨而得名。古往今来,英雄出自草莽。高烈虽然出自渤海高家,由于躲避战乱,几十年来不断迁徙,想必高家的子弟对世道的了解也是来自于这一过程。

    高烈轻轻施了一礼,继续道“当初楚汉相争,项羽于睢水击败汉高祖,汉高祖为躲避项羽追杀,途中数次将孝惠皇帝及鲁元公主抛下马车,幸亏夏侯婴忠心耿耿,方才得以活命。妻子老父尽为项羽所掳。百多年前,季汉昭烈帝为魏武所驱,亦是抛弃妻子。然汉高开汉家四百年江山,昭烈终与魏武三分天下。太史公有言,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将军若想在乱世之中取得一番功业,岂能优柔寡断,效妇人之态?”

    面对高烈的劝解,张伯辰无言以对。

    他与高烈的成长环境不同,三观更是差异巨大。相互之间对问题的认知上也必然有所区别。高烈所说的,正是自古以来所总结的生存之道。

    世事无常,岂能尽如人意?想要求全责备追求完美,最终必然如同春秋五霸之一的“宋襄公”那般为后世所笑。想那宋襄公处处以“仁义”自诩,面对敌军也不失礼让之道,最终为敌所掳。倡导的“仁义”也成为一个笑话,落下一个假仁假义的名声。

    “剑锷之言有理,伯辰在此谢过!”

    张伯辰听到高烈说完,不由对他回了一礼以作答谢。如今段辽被慕容皝俘获,段雪颜失去倚靠,自己若是就此死了,于事何补?若能保存性命,也许还有挽回的一天。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你想出人头地,可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不知为何,张伯辰望着令支城的城墙,脑海中突然之间响起打铁铺老汉的话,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听到的第一句汉语,没想到一言成谶。令支城还是那个令支城,但是令支城的主人已经变了模样,城中人物也早已面目全非。

    想我前世毛太祖,天资纵横,睥睨众生,从图书管理员之位出道,尚且用了三十年时间横扫大江南北、一统天下。期间妻子儿女以及兄弟姐妹大多遭遇不幸。如今我穿越来到这个千古乱世,想要毫发无损地一统江山,岂不是太天真?

    “如今辽西形势瞬息万变,剑锷也要万事小心,伯辰如今身不由己,若是有朝一日能够脱离牢笼,必定答谢今日进言之德。”

    张伯辰一改先前颓丧,目光炯炯地看着高烈,郑重地说道。

    “善哉!”

    正在此时,一声佛号在前方城门响起,一位须眉皆白的老和尚端坐在肩舆之中,前后四位中年和尚将之扛在肩上。游击将军石闵见状,急忙跳下坐骑来到老和尚身边,双手合十恭敬道“修成侯石闵见过大和尚!”

    此情景落入张伯辰眼中,不由目瞠口呆。他没想到,居然在此地见到这位老和尚。当初他在瀚水之畔见到老和尚清洗内肠,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石闵对他的态度,想必此人在赵国有着极高的地位。

    “张檀越别来无恙!”

    正当张伯辰震惊之际,那位老和尚越过石闵看向他,须眉之间,尽是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