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天子当从东北来(二)
    令支城外的校场之中,张伯辰端坐在马上,认真地看着所属士卒辛勤操练着。他对后世部队训练之法了解不多,无法形成有效的系统,所以没有擅做主张地推行后世练兵之法。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将麾下士卒交给几位百夫长,随他们施为。

    赵军军制与辽西大略相同,但比辽西更加复杂,首先一点便是胡晋分治。晋人形成的军队归晋人统辖、胡人的部落归胡人掌控。比如姚弋仲的羌人部落,苻洪的氐族部落。他们均是本族之人所掌控,然后为石季龙效力。

    从这一点上看,他一直怀疑北中郎将、修成侯石闵是晋人出身,不然不会统率这样一直以晋人为主导的队伍,更何况羯人是白人,石闵在人种上明显与之不同。

    然而石闵的姓以及其所受到的待遇,又让脑海中的疑问挥之不去。毕竟若非宗族之人,怎么会受到如此待遇?

    就他所了解,包括晋人大族、六夷豪酋,他们之中形成一个个势力不等的团体,被纳入赵军的征伐系统,成为赵军的一部分,受到石季龙的掌控。其中最主要的,还是由石家以及羯人中的核心家族所掌控的羯军。

    无论哪一支军队,在建制上都是大同小异。五人为伍,十人为什,百人为百夫长,五百人为都尉,千人为千夫长,三千人设正偏将、五千人设正偏牙将,一万人设正副将军。

    他目前为振武都尉,便意味着只要有机会,便可以自己吸收兵员,组建一支具有五百人的队伍,而不会受到上司的责难。

    当初段辽开始便授予他振武将军之职,虽然事出非常,也足以看出辽西国主对他的看重。

    只是到目前为止,他的旗下幸存下来的只有八十余人,段思勇、李茂等人的百夫长已是名存实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在返回邺城前,他很难再进行扩军。

    这一切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他可能要进行一段大迁徙,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自从随石闵返回辽西以来,他与高烈等人便被安排在这里。近日有消息传出,赵军不久之后便要退兵,而原本被俘的段部之人,均会被迁往邺城,整个辽西的防务,由羯军接手。

    张伯辰皱着眉头,虽然还坐在马上,思绪早已浮想联翩,这一战,也让他认识到了整个赵国的真正实力。作为与世皆敌的政权,在四境之中,除了东方是大海,它几乎是三面作战。

    司马氏败退江左,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即便力有不逮,仍然矢志北伐。渡江以来,至今不与胡族通使。之前豫州刺史祖逖“中流击楫”,带领部曲渡江北伐便是其中一个例证。

    而如今,颍川庾氏家主庾亮坐镇武昌,掌控荆州,据说其人为了北伐已经准备若干年。而扬州刺史则在琅琊王氏手中,王家自从家主王敦叛变,一直不得司马氏信任。皇帝司马衍为了减轻王氏对朝政的操控,逐渐提拔舅族庾氏,才有了庾氏崛起的机会。

    即便江左庾氏与王氏争权,琅琊王氏仍是江左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赵国亦不得不在荆州和徐州布下重兵,以免对方趁虚而入。

    更何况凉州张氏虽弱,毕竟有大批关中晋人逃亡其地,经过数代发展,实力不可小觑,与此同时巴蜀李氏得国数代,也不会排斥在赵国虚弱的时候咬上一口。石季龙必须在关中布下重兵,才能防止来自西方与南方的威胁。

    可怕的是,面临三面作战的赵国,抽出重兵闪电般袭击辽西,不到三月即攻下令支城,六个月内即兵临大棘城下。若非事出突然,也许北方已被其人吞没!

    张伯辰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如今的世道相比于原本的历史有多大的改变。他只知道,即便兵败大棘城下,还是在惨败的情况下,石季龙还是能够巩固战略成果,最多只是将战略进攻改为战略僵持。

    在这种情况下,其它各方势力,居然不敢出兵攻击!羯胡石赵,对他们造成的阴影,到底有多大?

    他若是随军迁徙至邺城,也必然会如同姚弋仲与苻洪一般,面临是否为赵国效力的选择。

    苟活与死亡,到底选择哪个?

    除非,在到达邺城之前选择逃亡,才不会被架上石赵这辆战车,最终为它所驱使,流尽最后一滴血。然而想到石闵射杀阳裕的凶恶,他知道这已经没有实施的可能。

    原本的猎击飞骑早已不存在了,所有的马匹与铠甲装备都被石闵收缴,石闵虽然不杀他,但一直提防着他,更是派人时刻监视。石闵手下的这批人,实力只怕还在猎击飞骑之上。正是由于此人,才将慕容恪的大燕铁卫挡在卢龙道之外。

    想要从此人手上逃脱,究竟该怎样做?

    令支城中,谒者令申扁手指拂尘恭敬地肃立一旁,居摄赵天王石虎强撑着肥硕的身躯坐在御座之上。听着申扁的禀告,眉宇之间渐见深沉。

    “姚弋仲年届花甲,晚年丧子,由此退兵寡人可以理解。毕竟姚期之后,诸子年幼,他这个年纪了,还能活多久?死之前想要找到后继之人并不容易。你稍后前去传寡人的诏命,好好劝慰一番,退兵的事情,寡人就不追究了。”

    石虎手中翻看着一根漆黑的箭支,眉宇在缕缕檀香之中皱的更深“苻洪退兵用的什么理由?难道他也死了儿子不成?”

    “启禀大王,军中所传,苻洪四子苻雄生下一子。苻洪大喜之下,又见姚弋仲退兵,自感独立难支,是以紧随其后。据邺城来报,苻雄之妻苟氏确于永贵里剩下一子。”

    “寡人听闻苻洪数子皆是人中之杰,更有传言说其人狡诈无端、强悍难制,是也不是?”

    “姚弋仲有子二十余人,姚期之后,诸子年幼。苻洪只有子四人,分别为毅、勇、健、雄,由于其子稀少,是以对孙辈甚为看重。至于其人所为,卑职不敢妄言,一切但凭主上决断。”

    “呵,姚弋仲之子死于王事,寡人甚为怜悯。至于苻洪,子息不繁么?你从姚弋仲军营走出后,你再往苻洪大营走一趟,让其子苻毅、苻勇二人前来见寡人。”

    “诺!”

    申扁听后,不知怎地,内心没来由闪过一丝惊慌。伴君如伴虎,聪明如他,亦不敢妄自揣测君王所想,听到这里,便施了一礼,退出殿外。

    石虎双目微闭,一阵疲劳感从内心涌起。当初为高祖石勒所驱使,他南征北战,威名著于海内。当真正坐上这个位置,才明白其中的艰辛远远不是外人所了解。

    他放下黑色箭支,重新睁开眼睛,却见申扁去而复转,恭立于台阶之下,轻声道“主上,北中郎将到了。”

    “棘奴吗?让他进来。”石虎眼神一跳,面目深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