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天子将从东北来(三)
    石闵缓缓走了进来,脚步声几不可闻,然而他的每一个步伐,都如同泰山般压在众人心头。护卫在大殿之内的龙腾中郎,均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大戟,汗水禁不住地从脸颊上流了下来,划过脸庞,“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板之上。

    整个大殿之内如荒野般寂静,龙腾中郎们只感觉周围同袍的心跳声清晰可闻,而心腔中的那颗跳动,却如同惊雷,在耳中“咚咚”作响,仿佛随时会破胸而出。

    石闵波澜不惊,似乎周围的环境已经对他失去了影响。他穿过压抑的气氛,不多时走到丹墀之下,郑重地拜倒在地“臣北中郎将石闵,拜见大王!”

    声如洪钟之鸣,又如狮虎狂啸。余音袅袅,缠绕在大殿之内久久不绝。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众人方才从梦魇中苏醒过来,数位龙腾中郎暗中擦拭着汗水,看向来人的目光中,更增畏惧。

    石季龙看着石闵,眼睛里满是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想当年,他也是这般骁勇,这般让人胆战心惊,随时可以把人撕成碎片。而如今,他才年过不惑,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他向着身边挥了挥手,众禁卫见状,纷纷退出大殿。而他的目光,则再次落在了石闵的身上。

    时光一点点逝去,大殿之内,落针可闻。石季龙拿起御案上的黑色箭支,把玩良久,方才喃喃道“支雄死了是吗?”

    石闵拜伏在地,默然以对。

    龙骧大将军支雄在徒何城被射杀身亡已有二十余日,大将身亡,消息早已被大赵天王石季龙得知,他之所以不回答,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回答。

    因为,支雄便是他亲手射杀!他更知道,石季龙不是询问于自己。眼前这位端坐于龙椅之上的男人,只不过在向自己确认而已。

    “终于还是死了吗?”石虎面色有些复杂。三十年前,他还不过是上党一位无忧无虑的少年,却从那时开始,便被卷入无休止的战乱之中。三十年后,他已是大赵天王,坐拥中原十州之地,为天下人所畏惧。

    对于他来说,他的一切都是先帝石勒所赐予,包括生命。能够制衡自己的,也唯有先帝。而冀州八骑,便是先帝最忠心的班底。

    王阳、夔安、支雄、冀保、吴豫、刘膺、桃豹、逯明

    桃豹死于庄十三的马槊之下,支雄则被石闵射杀,八人之中,如今只余下夔安与逯明二人。夔安虽然干练,好在年纪已老,当初自己与石弘争夺帝位,此人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自己一边,也算是识时务之人。至于逯明,那个胆小鬼早已被自己吓破了胆。

    三十年来的光景从眼前浮过,石季龙收起思绪,轻轻道“此番能够安然从辽东退兵,全赖棘奴你守护后路。寡人未曾想到,你第一次随大军出征便能够立下如此功勋。当初在高侯,若非你父亲,寡人早已经死在刘曜手中,若你父亲不死,知道你如此出息,想必极为欣慰。”

    当初与汉赵国主刘曜决战高侯,那一战,也是他二十年戎马生涯最惨的一败,手下将帅死伤殆尽,而他也仅以身免。若非石闵之父石瞻拼死护卫,如今的他,早已经成为一堆白骨。

    那一战,正是十年前,而石瞻便死于阵中。

    石闵听完,双拳紧握,指甲陷入肉中,涌出一丝鲜血,但他兀自不觉,只是低着头道“为国尽忠,乃是臣的本分。闵愿为大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石季龙意味深长地看着因愤怒而发抖的石闵,内心升起一股快意。以前他在叔父石勒的驱使下四处征战,一直觉得叔父亏待于他。然而直到叔父死前,他都不敢稍有异动。

    直到他从石弘手中夺取权力,坐上这把鲜血染成的王座之上,方才体会到驾驭天下豪杰的快意。一朝天子一朝臣,他逐渐翦除了先帝的残余势力,将整个大赵纳入自己的威权之下。

    桃豹与支雄已死,夔安与逯明再也无法给自己带来威胁。属于先帝的势力就此被打散。这是他在攻灭辽西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顺带着,他得到辽西的土地,消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

    只是可惜,只差一步,便可以将慕容皝拿下。若非那个什么庄十三,整个辽西已是大赵的土地,而他也可以在消除腹背受敌的威胁后,挥鞭南下江左。

    想到庄十三的威胁,石季龙的眼光之中闪过一丝狠厉,乞活贼的余孽,决不能形成气候!

    乞活,乞活,那是一个独立于各大势力之外的噩梦。他决不允许这个噩梦再次出现。想到这里,石闵在他的眼中,逐渐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杀戮。

    “棘奴,当初邺城有小儿传唱,说是天子当从东北来,扫平**定江山。江山自古鲜血染,哪有真龙不杀伤,这首谶言,你可听过?”

    “闵当初在邺城,确实听过这首谶言。只是私下认为天象应在大王身上,大王即位之时,已从信都应谶,又何必太过忧虑?只是闵以为,其余人等无甚大害,唯有六夷大都督苻洪雄果,诸子并有非常之才,大王还须早做提防才是。”

    “你当真如此以为?”石季龙皱着眉头道“东北为谁?无非段辽、慕容皝等寥寥数人。如今段辽已灭,慕容皝未成气候。寡人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应谶。”

    稍作思索,又喃喃道“苻洪与姚弋仲此番随军出征,二人均是一世枭雄,难道会应在此二人身上不成?”

    正在此时,只见谒者令缓步轻趋,带着二人进入大殿之中。那二人见到石季龙,顿时如同石闵一般拜倒在地,洪声道“臣苻毅苻勇拜见主上!”

    石季龙抬起头,看到苻氏兄弟一身戎装,雄姿英发,忍不住在内心叹了一口气。苻洪儿子虽少,却是个个天资非凡,一旦风云起,只怕立时腾飞于九天之上。相比之下,姚弋仲诸子年幼,反而并不可畏。

    他看向苻氏兄弟,想到石闵之言,突然之间怒气勃发道“大胆,竟然敢行刺寡人,来人,将此二人拿下!”

    “大王”

    苻毅与苻勇见状,顿时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身来,前趋一步辩解道“我等无罪”

    话音未落,石闵早已经一跃而起,一手抓住一人,双手相交,“砰”地一声将二人撞击在半空之中。他随之丢弃在地上,对着石季龙道“苻氏兄弟妄图行刺大王,已为臣所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