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天子将从东北来(四)
    苻氏兄弟均是一时之豪杰,猝不及防之下,被石闵贯掷于地。二人身体蜷曲,大量血块从口中喷溅而出,眼看不能活了。谒者令申扁见状急忙跪倒在地,身如糟糠,瑟瑟发抖。

    “好!”

    “好!”

    “好”

    石季龙双手相击,大声叫了三声“好”字,看向石闵的眼睛里更增欣赏,他缓步走下台阶,意味深长道“姚弋仲失去一子,寡人便让苻洪失去二子。如若不然,岂不是对死去的人不公平?长此以往,寡人又如何褒奖忠烈!”

    石闵抬头看向石季龙,嗡声道“苻毅与苻勇虽死,苻健与苻雄仍不可小觑,苻洪得到消息后,其心只怕更加难测,臣愿率领大军,为大王击杀此人!”

    “嗯?”

    石季龙闻言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些不悦道“氐人数万家迁在枋头,非苻洪不能统制,此人暂时还不能死。寡人亦知其人非久居人下之人,久必为国家之患,然则寡人也还活着,岂能让他如愿!”

    石闵默然不语,按照年纪,苻洪虽然小于姚弋仲,却要比石季龙大上近十岁。作为一国之君,石季龙出则金吾警跸,入则龙腾环伺,确实没有理由死在苻洪前面。

    石季龙感受到了石闵的沉默,指着地上的苻氏兄弟尸骨道“棘奴,你为寡人走一次苻洪的大营,将此二人遗体送过去,就说有人入宫行刺,此二人为了护卫寡人,死于刺客之手。功莫大于救驾,寡人心有戚戚焉,特此赐苻毅为忠贞侯,苻勇为忠勇侯,加苻洪龙骧大将军、赐爵西平郡公,还望其暂忍丧子之悲,戮力王事。”

    石闵闻言,忍不住有些吃惊地看向石季龙,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最终还是拜服在地道“喏!”

    石季龙站在台阶上,看着石闵提着苻氏兄弟的尸骨缓缓退出大殿,对着谒者令申扁缓缓道“你可知寡人为何不杀苻洪?”

    申扁仿佛还没有从虐杀苻氏兄弟的情境中缓过神来,当下不由道“小臣见识浅陋,岂敢妄议国家大事,一切自有大王做主,小臣等唯有执行而已。”

    “你呀你,在寡人面前还是太拘束了。若是众人都如你这般躬身俭省,寡人又岂会如此烦心!”

    石季龙返回御座之上,摸索着黑色箭支,缓缓道“我羯人不到百万,之所以能够据有中原十州之地,不过是驱使天下豪杰为我所用。苻洪迁徙枋头,麾下有口十余万,有此人在,便可为寡人制衡陇上诸氐,姚弋仲之于羌人,作用亦在于此。”

    “大王高瞻远瞩,乃是我大赵之幸。总有一日,我大赵可以一统四海,成为天下共主!”

    申扁抬起衣角,暗暗地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身处帝王身边,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无数的辛秘,知道的东西越多,也便意味着死得越快。强悍如苻洪,其子说死便死。他亦唯有更加小心谨慎地侍奉着大赵天王石季龙,每日里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否则,不知道哪天,便会像苻氏兄弟,被人如同死狗一般拖出大殿。

    大殿之内,气氛逐渐变得沉重,地上的鲜血、空旷的大殿、无常的帝王,所有一切仿佛让人的呼吸也变的压抑起来。申扁屏气敛声,唯恐打破这份静谧。

    石季龙瞥了一眼惴惴不安的申扁,意有所指道“你既然侍奉寡人,便不必如此拘束。寡人若想杀你,你几个脑袋才够寡人砍的?你说实话,棘奴这个人如何?”

    申扁急忙跪倒在地,不停地磕起头来。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诚惶诚恐道“修成侯为人肃杀,小臣内心亦有所畏惧,似这等人物,只怕只怕连太子也无法驾驭。”

    “连太子也无法驾驭吗?”

    石季龙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寒光,自言自语道“可惜棘奴出身乞活,先帝与寡人均不敢大用。若非苻洪迁于枋头,姚弋仲迁于滠头,寡人担心其人就地做大难以制衡,又怎么容忍乞活余孽存在于广宗?”

    永嘉之时,天下大乱。粮食不收,赤地千里。各地大族纷纷建坞筑壁以自保,而聚拢而起的流民,四处掠夺粮食为生,号为“乞活军”。

    乞活军,虽然四处掠食,却仍奉晋正朔,汉国当然不会放过他,派遣大军四处剿杀。而由于乞活四处掠夺粮食,就地自保的晋人大族,亦将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务必拔之而后快。

    乱世之中,唯一的奢望便是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便少不了粮食。四处掠夺粮食的乞活军,便被称之为“乞活贼”。

    诸多乞活军中,最大的一支乃是由东嬴公司马腾所创立,在司马腾死后,辗转流离,最终被振武将军陈午所整合。陈午筑堡于浚仪,与豫州刺史祖逖相互策应,几乎将石勒消灭。

    只是陈午与祖逖相继死去,乞活落入陈午叔父陈川手中,最终被石勒分化瓦解,余众被迁往广宗。当初陈午与石勒战于蓬关,手下大将冉隆被杀,冉隆之子冉瞻不过十二岁,却已经勇冠三军,连石勒亦是暗暗称奇。

    冉瞻被俘后,石勒喜爱交加,便让石季龙将之收为义子,改命石瞻。

    而石闵,便是石瞻之子。原名冉闵的他,当下乃是石季龙的养孙。

    石季龙回过神来,盯着申扁,一字一顿道“为寡人好好监视棘奴,若有异动,火速回报寡人!此番败于慕容皝之手,寡人无话可说。来年开春,再作商议。若不攻灭辽东,始终无法倾国南下,寡人绝不容许有人坏了攻晋的大业!”

    他感受着从黑色箭支上传来的微凉,又继续问道“棘奴麾下那个降将,叫做什么?”

    “启禀大王,此人名叫张伯辰,听说此人凭借箭法为段辽所赏识,被段辽封为振武将军。想必箭术上的造诣是极为了得的,在三藏口为修成侯所俘获,手下辽西突骑已所剩无几。”

    石季龙放下箭支,忍不住揉了揉酸涨的太阳穴,叹了口气道“寡人终究会攻灭天下群丑,名正言顺地登基皇帝之位。且让慕容皝多活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