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蜀中惊变(二)
    慕容儁见到阳裕窥一斑而见全豹,条分缕析,侃侃而谈,不由暗自佩服,对晋人衣冠更是向往,当下站起身来,对阳裕施了一礼道“儁不才,对郎中所说吴子舍其子而立其弟,所以有专诸之祸宋宣不立与夷而立穆公,卒有宋督之变一语有所疑惑,此事出自何典,还请郎中不吝赐教。”

    “世子如此好学,实乃社稷之福。”

    阳裕见到慕容儁彬彬好礼,心中对他起了一丝好感,缓缓道“春秋之时,吴王寿梦有子四人,第四子季札最贤,临终之时,想要传位于季札。季札以自己非长子为由推辞不受,于是寿梦传于长子诸樊。”

    慕容儁听毕,心中暗想“我祖当年驱逐长兄吐谷浑,我父驱逐长兄慕容翰。权力之要,不只保全身家性命,更事关社稷倾覆,岂可手软?且看阳裕如何说道,也好给父王一个警醒。”

    阳裕不知道慕容儁的而想法,继续道“诸樊知道父亲心意,所以即位之后便不立太子,想要在百年之后将王位传于二弟余祭,这样余祭之后是三弟夷眛,夷眛之后便可将王位传到四弟季札手中。”

    “吴王既然兄友弟恭,正是国家教化之象,又怎会有专注之祸?”

    “诸樊兄弟虽贤,却在第二代中出现了错乱。三弟夷眛之后,想要将王位传于四弟季札,季札逃避于外不肯继位,国人只好拥立夷眛之子僚为国君,是为吴王僚。”

    “原来如此,儁明白了,多谢郎中解惑。”

    慕容儁这次却是对阳裕行了弟子之礼,以示受教之德。当下洪声道“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刺杀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想必所谓专诸之祸,指的便是专诸刺王僚吧?”

    “正是!”

    阳裕有些伤感“王僚即位,却引起了诸樊之子公子光的嫉恨。按照兄弟次序,吴王之位当该传于季札,季札既不受,那么王位便该由公子光继承。公子光为了取回王位,于是便在伍子胥的帮助下交结刺客专诸,献鱼肠剑以刺杀吴王僚,从而登上吴王之位,是为吴王阖闾。”

    功曹刘翔听到这里,也不由感叹道“专诸之祸虽不忍闻,好在阖闾与其子夫差二人扩展国力,北上会盟诸侯,终使吴国霸主之一。而宋督之变则导致五世之乱,使宋国丧失争霸时机,社稷倾覆,祖宗蒙羞,教训不可谓不惨痛。”

    刘翔的话,让在场诸位一阵沉默。春秋战国,世道丧乱,礼乐崩坏,诸侯失其国者不知凡几。正如当下的乱世,王公大臣朝奔夕死,破家绝后者,道路相继。

    想要改变这一状况,必要使域内混一,方能让黎民黔首安居乐业。然而目前的状况又表明,各大势力几乎势均力敌,司马氏苟且于江左,在内受到各大世家掣肘,在外遭遇强敌窥视,短时间内根本无望一统中夏。

    他们当然不知道,在实际的历史上,整个天下在二百多年后,才在隋文帝杨坚的手中得到统一,并在随后的大唐王朝得以焕发昔日强汉的荣光。

    他们虽然不知道历史的走向,但毕竟都是饱学之士,也是这个时代的精英,对天下形势洞若观火,已经隐隐感受到了这个趋势。

    刘翔打破笼罩昭文殿内的而凝重,继续道“当初宋宣公认为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乃是天下通义,便在死前将王位传于其弟公子和,而非其子与夷。公子和即位后,是为穆公。那宋穆公感念兄长恩德,决心在自己死后将王位归还与夷,又怕自己的儿子争位。便将两个儿子公子冯与左师勃逐出宋国,并对他们说,我决心归政于与夷,你们在我活着的时候不要来见我,在我死后也不要回来奔丧。由此埋下殇公、庄公、愍公、废公、桓公五世之乱的祸根。”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李雄不知吸取教训,致有今日之事。李寿既杀李期,必定害怕江左讨伐,倒向羯胡已不可避免。以臣观之,石季龙只怕不日即将退兵。江左主幼臣强,以庾亮之强势,必会从武昌出兵北伐。大王暂时隔山观虎斗,若石季龙败,大燕可挥师幽州,进逼中原。若庾亮败,臣便从海路南下江左,为大王求取燕王印玺。”

    “善!”

    慕容皝缓缓站起,听到众人所言,不由喜形于色,轻声道“今日听到诸位教诲,寡人顿开茅塞,当真是受益匪浅。待寡人肃清境内,当派遣心腹之人前往宇文部,请大兄慕容翰返回辽东,有我大兄领兵,高句丽不足平也。四邻既安,寡人比与石季龙再决雄雌,一雪今日之辱。它日若能入主中原,寡人当与诸位共享富贵!”

    与此同时,令支城外,数支快马先后驰入城中。大赵天王石季龙的预案之上,摆放着三封急报,分别是襄城公石涉归、上庸公石日归以及镇守关中的镇西将军石广发来告急文书。

    在石广急报中,详细汇报了李寿弑杀李期的来龙去脉,以及当下成汉国内的形势。毕竟从长安南下,经子午谷便是汉中之地。作为镇西将军,需要时刻提防来自凉州与益州的动静,他所了解的情报,却比辽东的情报要详细的太多。

    至于石涉归与石日归的急报中,则告发镇西将军石广私树恩泽、图谋不轨。去年有道人侯子光,以妖术惑众,石广奉命前往平叛,没想到这才一年,便又节外生枝。

    石季龙将急报抓在手中,双眼之中透露出一股慑人的寒光。四月十九日的事情,临近九月方才汇报给他,显而易见,石涉归二人所言属实。当初派遣此二人监视关中,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只是石广居然辜负了自己的信任,是可忍孰不可忍?

    谒者令申扁见状,躬住后背,缓缓地走出了房间,他知道一旦大军返回邺城,便是另一场风暴的开始。前太子石邃的鲜血还没干涸,下一个又会是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