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章 江左的应对(二)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为君者不可不察。臣以为时机有利与不利,道路有屈有伸,假若不考虑当前形势的强弱,一味轻举妄动,国家危亡不过是在旦夕之间,又有何功业可言?当今之计,不如自蓄威势以待时机。子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社稷之器不可把玩,须要慎之又慎,时时防微杜渐,方能长治久安。”

    司马衍看到蔡谟肃然而立,言谈举止之间,一股威严气势透露而出,内心暗自敬重,便道“中原沦陷,社稷遭难,朕身负万千黎氓期望,总归有朝一日要殄灭胡羯,回归故都,以告慰列祖之灵。卿家说时机有利与不利,却不知何谓有利时机?又何谓不利时机?”

    话音刚落,大殿之内一片沉寂。

    各大世家南迁江左已非一日,距离永嘉之乱亦有三十余年。老一辈虽然还念念不忘北伐中原,然而新成长起来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国破家亡之痛,已逐渐放弃了回归故里的念头,开始在江南买田置地。在他们看来,胡族势大,中原恐怕再无光复之日。

    如今见到皇帝虽然还未亲政,内心已抱有收复失地的想法,一些大臣不由暗自惭愧。

    蔡谟见问,亦是有些沉默。他在内心暗自揣摩一番,方才说道“时机的与否在于羯胡的强弱,羯胡的强弱又系于石虎一人之身。自从石勒举事以来,石虎常作爪牙,百战百胜,遂定中原。如今伪赵所据之地,与前世曹魏相当。我之所据,不过东吴之地,强弱之势短期之内无法改变,更何况石虎此人”

    “太常此言不亦谬乎!若石虎真有百战百胜之能,为何会被桓平北取了襄阳?”就在此时,琅琊內史桓温走出班列,走到大殿中央,出言反驳道。

    桓平北便是平北将军桓宣,当初趁石勒病重,赵国内政不稳之际袭了襄阳,并在赵国征虏将军石遇的数次攻打中顽强固守了下来。此人与桓温同出谯国桓氏,只是桓温出身桓氏大宗谯国龙亢,而桓宣则出身小支谯国铚县。

    龙亢桓氏祖上乃是后汉初年的经学家桓荣。桓荣祖孙三代经学传家,先后为五朝帝师。可惜在九十年前,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诛杀曹爽,身为曹爽智囊的大司农桓范亦受到牵连,被夷平三族,龙亢桓氏由此遭受重创。

    不得已之下,桓氏居家迁徙到宣城郡宛县避难。到桓温父亲桓彝之时,由儒入玄,与江左名士交结,在他的努力下,桓氏总算稍有改观。

    当初桓彝与温峤交好,桓温出生时啼声嘹亮,令温峤大为惊异,直呼此儿非凡,是故桓彝为儿子取名为“温”,以示不负温峤欣赏之意。

    如今的桓温身为晋明帝司马绍的驸马,皇帝司马衍的姐夫,娶了南康长公主司马兴男,又任琅琊內史,加辅国将军,可谓是春风得意。

    永嘉之乱时,司马睿为琅琊王,带领数千家琅琊郡侨民避于江左。称帝后,在宫城以北设立怀德县,用来安置侨民,稍后又设立侨琅琊郡,寄寓于丹阳。司马衍即位后,析丹阳郡江乘县部分土地,设立琅琊郡,治金城。至此,南渡的琅琊侨民方才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蔡谟见桓温打断了自己的话,并没有因此而生气,相反眼神之中却带有几分赞赏。身为宣城内史的桓彝被苏峻麾下将领韩晃所杀,县县令江播亦曾参与谋划。彼时桓温不过十五岁,得知父亲死讯,枕戈泣血、誓报父仇,等了三年时间,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

    三年后,江播去世。其子江彪等三人为父守丧,因担心桓温前来寻仇,便提前在丧庐内备好兵器,以防不测。桓温却假扮吊客,混入丧庐,手刃江彪并追杀其二弟,终报父仇。如今江左谈玄风盛,有如此血气的新人已经不多了。

    蔡谟顿了顿,继续道“石勒死后,石虎挟持嗣君,诛戮将相,内难既平,翦削外寇。一举而拔金镛,再战而擒石生诛石聪如拾遗,取郭权如振槁,四境之内,不失寸土。以此观之,石虎是有才能呢?还是无能呢?”

    这些都是大赵天王石虎石季龙的战绩,蔡谟说出后,众人均知所言属实,并没有丝毫夸大。石虎废除石弘后,镇守洛阳的石朗与镇守关中的石生先后起兵勤王,均被石虎击败。稍后起兵的石聪以及为石生报仇的郭权亦被其一战而定。

    蔡谟见到众人沉默,缓缓道“桓內史以为伪赵无法攻克襄阳,以此论断石虎的无能。百战百胜之人,却因为没有攻克一城便是无能么?诸位觉得百发百中之人,如果有一箭没有射中,是不是便是射术拙劣呢?况且桓平北的对手石遇,不过是伪赵的偏师罢了。若石虎亲率大军前来,桓內史以为如何呢?”

    “无论是桓平北,亦或者是石遇,均是边将。他们所争夺的,不过是领土的伸缩。有利则进,不利则退。于国家兴亡而言,不是最急迫的事情。现在庾司空以征西将军镇守武昌,想要亲自率领大军席卷若如此,石虎必定率领倾国之兵前来,与征西决一死战。又哪能是襄阳之战可比?”

    “征西想要与石虎交战,比起石生如何?如果想据城固守,比起金镛城如何?想凭借沔水天险,比起大江如何?想要抗拒石虎,比之苏峻又如何?凡此种种,事关成败,岂能不考虑清楚?”蔡谟望着司马衍,知道若想制止庾亮,必定要打动皇帝之心,虽然皇帝尚未亲政,然只要朝议不许,即便以庾亮之强势,也要三思而行。

    石生当初镇守关中,乃是羯赵有名的猛将。庾亮执掌荆州,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然而,此人却在与石朗等人一同起兵反对石虎的过程中被击败。如今石虎将关中与洛阳同时收入囊中,实力只会比以前更强。

    沔水之险不及大峻亦是石虎的手下败将。当初苏峻以诛杀庾亮的名义叛乱,竟然渡过大江攻克石头城,将江东搅个天翻地覆。庾亮之能无法击败苏峻,那么北伐与石虎决战,胜负也就可想而知了。

    蔡谟的话,让大殿内的众臣一阵心凉,禁不住顺着他的思路反复衡量,在内心逐渐赞同了他的说法,当下纷纷出言附议。

    司马衍听到这里,亦是暗自点头。当下乃道“卿家所言极是,既然如此,朕这便下一道诏书,让大舅继续坐镇武昌,北伐之事就此作罢。”

    沔水北岸,数十匹战马在岸边逆江而上,不多时在江边一块巨石前停了下来。为首之人正是修成侯石闵,张伯辰亦在其中。

    冉闵望着沔水不停地冲击着两岸,向南流去,当下悠悠道“北人骑马,南人乘舟。江左精华,在于水军。沔水之西水急岸高,庾亮却想以水军溯流而上,实在是愚蠢!”

    近日来,天气逐渐转暖,荆州水军动作频频,长江、沔水沿线大军逐渐集结,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张伯辰此番跟随冉闵出来,便是探查周围地形,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