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退兵(一)
    坎坷的山道上,一支大军缓缓地向前挪动着,“趙”字大旗猎猎作响。秋风如刀,刮的人肌肤生疼。

    阴沉的天空中,只有落叶在飞舞。张伯辰端坐在战马之上,感受着铠甲的金属片上传来的逼人寒气,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这个时代的冬天来的好早,不过是九月中,天气已经如此寒冷。石赵大军此番出征,并没有携带过冬的战袍。可以想象,一旦下起大雪,山路隔绝,整个后勤必然会中断。到了那个时候,也许出征辽东的数十万大军都会被冻死在这里,哪怕占下大棘城,也无法缓解多少。

    这正是石赵大军退兵的另一个原因。

    在张伯辰的身后,便是当初猎击飞骑的班底。夹杂在石闵的队伍之中,向着幽州进发。看着路边颇为熟悉的环境,他的内心逐渐沉重起来。

    当初无意中穿越在燕山之中,在李孟的追杀下被段雪颜所救。那个时候,虽然还有积雪未化,却已经春意盎然。如今经历了段部一事,他却成为赵国俘虏,踏上了回头之路。

    不同的是,春天已过,如今的天气,早已经充满了肃杀,就连记忆,仿佛也多了一丝悲凉。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张伯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此时此刻,脑海中突然之间蹦出来一句诗经中的诗句。他原本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面对如今的形势却是愁肠百结。他的处境微妙而尴尬,还带有极大地不确定。

    因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是这个时代真实的写照。至少在这辽西与幽州之间,只剩下几条长着荒草的路径可供大军通行。前进的途中,马蹄不时会踏在一根根白骨之上,这便是逃难者的遗体,在渴望活下去的过程中被献上了乱世的祭坛。

    为数不多的人口被集中在少数的几个城池之中,在城池之外,是大量被抛荒的土地和数不清饿红了眼睛的野兽。离开了城池,不但面临着被各路盗匪劫杀的危险,还要面临着隐伏在草林中的野兽的攻击,最主要的是,几乎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安心地开荒。

    无法开荒,也就意味着没有粮食。没有粮食,生存便失去了根本。

    而躲藏在城池之中,不但要接受管辖者的盘剥,随时提供徭役与赋税,还要面临着被敌国攻打的危险。比如此番辽西之战,段辽战败后,整个辽西五郡二万多家百姓,近十万人口已经陆续被迁徙到中原各州。

    他们面临的,同样是生死之局。

    “加快行军!这见鬼的天气只怕要有一场大雪!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县不然你们这群龟孙子可要在这荒山野外吃雪喝风了!”

    一名督军骑在马上,手中握着马鞭穿梭在队伍中,不时地抽打着懒惰的士卒,不断催促着行军速度。众人闻言,心中纷纷低声咒骂着老天,顿时强打起精神,顶着寒风向前突进。

    张伯辰知道,县便是幽州的郡治。北方太阴,故以幽冥为号。

    自从秦始皇灭燕国,分此地为郡县,数百年下来,到西晋开国之时,已有代、广阳、涿、渔阳、上谷、右北平、辽西、辽东、玄菟、乐浪等十郡之地。

    只是在永嘉之乱中,辽东、玄菟、乐浪等郡成为慕容部势力范围,归于平州右北平、辽西、渔阳、上谷等郡成为段部属地,在被石季龙攻灭后,设置为营州以管辖。

    代郡被晋愍帝司马邺封赏给拓拔部,作为代王的食邑。虽然拓拔部衰落以后,其地已被赵国接管,毕竟还有法理上的拥有权。

    如今的幽州,只剩下广阳、涿郡以及代郡和渔阳的一部分,郡治便是县在辽西被攻灭的形势下,张伯辰知道自己目前几乎无处可去。中国还是后世的那个中国,但是当前的世道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社会。

    在段部的日子里,他无数次听说“永嘉之乱”的惨剧,段部的无数典籍,包括阳裕写的辽西书的参考资料,便是当初辽西突骑攻灭邺城的时候掠夺而来。

    所以,他想去看看。

    去看看中原究竟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除此之外,还要从石闵的手中将复合弓夺回来!

    抬头看向石闵,只见他马背之上挂着双刃矛,右手紧紧握着钩戟,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张伯辰不得不承认,这个人他无法看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气场是及其地强大。

    气场强大的人,他不是没见过。

    实际上在他穿越之前,卧虎社中举行的一些活动中,总会有不少大人物参加,即便是他的父亲,身上亦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然而这些人的气场,更多地是作为一个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压迫。但是石闵不同,如果非要找出区别,那就是石闵的气场更接近于煞气。

    是的,煞气,必杀气还要让人畏惧的煞气!

    这是缠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慕容邻是辽东第一神射手慕容翰的家兵,当初偷窃他的复合弓,想必是想献给慕容翰,最终却在徐无山中被石闵所杀。

    石闵杀掉慕容邻,拿到自己的复合弓,是有意还是无意?

    最主要的是,在自己经过徒何城的时候,支雄刻意考较自己的箭术,又是为了什么?他为什么要确认李孟是否为自己所杀?

    自己众目睽睽之下射出箭支,支雄却被一箭穿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自己都是杀害“支雄”的凶手,然而为什么没有被追究?

    李孟是幽州刺史,支雄更是龙骧大将军,两个大人物先后死在他的手上却没有被追究,实在让他大惑不解。

    而且,真正的凶手就在眼前,难道石闵不知道,他拥有的那张复合弓是他张伯辰的吗?

    他究竟有多大的胆量,才会不把射杀拥兵一方的大将军当回事?

    这其中有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无数疑问涌向心头,张伯辰不由地揉了揉脑袋。正在此时,李茂走到身边,恭敬道“将军,县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