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退兵(二)
    张伯辰暗自感叹,蓟之县不愧是幽州的州城,只看城墙,便比令支城更加高大。这里是后世的首都北之京,如今却是钳制鲜卑诸部的前哨据点。一旦此地失守,来自北方的势力便可以长驱直入,整个华北平原再无险可守。

    永嘉之乱后,这里是幽州刺史王浚的大本营。作为枭雄之一,王浚也是二十多年前势力最大的诸侯,整个北方无不仰其鼻息,鲜卑诸部更是任其驱使。可惜最终野心膨胀,想要图谋僭号,加上为政暴虐,最终众叛亲离。

    石勒击败王浚后,这里便一直是赵国与辽西争夺的重点区域。去年辽西段屈云击败李孟,占领蓟之县。他的穿越,便是发生在李孟撤退南下易京的途中。之后大赵天王石季龙随即挥军北上,再次夺回蓟之县,而段屈云也不知所终。

    石闵麾下的五千步骑进入城中不久,一场大雪终于落了下来。

    “这第一场来的也太早了点。”

    望着夹杂在北风中,如同蜜蜂乱舞的落雪,张伯辰不由低声道。他生活的时代,基本上处于暖冬,即便是最早的落雪,几乎也要到了十一月才能下来。再加上身处大城市中,暖气、空调等保暖手段齐全,即便是大雪也并不觉得有多么寒冷。

    但是眼前的这场积雪,却让张伯辰皱起了眉头。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赵国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几乎将冀州、幽州、青州、兖州等数州的粮食搜刮一空。这个冬天不知道有多少贫民能够撑过去,不知道有多少贫民会消失在即将来临的冬天里。

    至于辽东,在赵军兵临大棘城下,全境皆叛的情况下,直到现在还没有肃清境内反叛的大族势力,整个境内几乎被破坏殆尽。想要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也并非易事。

    “不知道雪颜如今怎样,我张伯辰终归还是能力有限,不能在这乱世之中给你一片净土。雪颜,雪颜,如今飞雪飘零,却再也不见你的容颜。如今我身陷囹圄,只希望你一切都安好。”

    营垒之外,飞雪扑面而来,张伯辰感受着雪花的纷乱,一时之间有些发呆。

    每个人的小时候都会存在着英雄情结,幻想着有一天可以顶天立地、言出法随,以自己之准绳衡量一切,顺我心意者便是正义。在抗争阴暗的时候,希望打碎一切枷锁,让所有人都走上光明。而痛恨一切冷漠与不公、残忍与邪恶。

    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何以开国太祖之强势,兄弟妻子大多牺牲。为何以父亲之坚韧,会眼睁睁地看着母亲难产而死。他们能力既然如此强大,难道就无法保护身边人的安全吗?

    现在他懂了,天道循环,万物守恒。想要得到一件东西,必然要失去很多。唯有战战兢兢,以自己之才智能力,尽可能将形势向好的一面转化。最终才能化被动为主动,牢牢把握住内心最深处的执念。

    人果然还是需要经历风霜的磨砺才能成熟么?张伯辰感受着雪花带来的丝丝寒气,内心五味陈杂。他走上了这一条陌生的道路,终于开始试着承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将军,石中郎将有请。”

    正在此时,手下李茂走了过来,站在一旁禀告道。

    “嗯?”

    张伯辰回过神来,略微有些惊讶,自从胁迫自己投降以后,石闵解除了猎击飞骑的武装。当初的重装骑兵,如今只剩下四五匹马,其他人等均是步卒。

    既然决定投降,那么生死便操之于对方之手,生命尚且无法由自己掌控,更何况是武器装备?能在这种情况下保存性命,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他只是奇怪,石闵为何在此时见他,怀着满腹的疑问,在石闵亲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中军大帐。

    张伯辰轻轻走了进去,却见石闵跪坐在军案之前,看着手中的急报,满脸凝重之色。

    “启禀中郎将,张都尉带到!”

    石闵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张伯辰一眼,缓缓道“尔等暂且退下,本侯有要事与张都尉商议。”

    话音刚落,却见原本守卫在阶下的四名壮年汉子相互示意一眼,在大帐周围警戒了起来。

    “伯辰见过中郎将。”

    张伯辰心中微凛,看石闵郑重其事的样子。接下来跟自己所说之事必定非同小可。一个不小心,也许自己的身家性命便交代在这里了。

    石闵没有说话,只是缓缓从下方掏出一个弓匣,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军案上,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外表,眼神之中露出无限的欣赏。

    “复合弓!”

    张伯辰看着石闵手中的弓匣,心中狂震。之前哪怕已经猜测到复合弓在对方手中,毕竟只是猜测。如今亲眼所见,也验证了之前的所有猜想,让他不由产生了疑问

    石闵到底想干什么?

    石闵的双手搭上密码锁,缓缓校准着,“啪嗒”一声,弓匣弹开,露出复合弓那峥嵘的身影。他看着弓匣中的各种拆卸的零散部件,不由赞赏道“弓人为弓,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原本制作一张良弓,柘木、犀角、鹿胶、牛筋、涂漆、弓丝,六材根据季节不同,至少需要花费两年时间。闵从未想到,原来一张弓还可以这样制作!”

    说到这里,他猛地抬起头,看向张伯辰,一字一顿道“这张弓原本便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