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三界求道录 > 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回宗
    在朝阳尊者话语一落之时,四道破空声响起,分站四方的四位地仙尊者各自施展手段朝着龙影打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的方式极其有趣,隔着好远,大手一掌,空中竟然显现出数道颜色不同的光柱。

    深运尊者打出的是水蓝色光柱,天算尊者打出的是玄色光柱,担山尊者打出的是土黄色光柱,神剑尊者打出的是青色光柱。

    以前,萧清封不明白这是什么,但是现在他知道了,这就是法力的显化。

    法力的显化是地仙尊者极其以上大能修士才有的手段。有时候萧清封也会在想,传说中的法力无边是不是就是将法力光柱打到无穷远呢?

    “嗷!”

    面对四位大能修士联手的攻击,虚幻龙影咆哮一声,想要腾跃躲闪。

    但是他刚动,头顶的龙虎印突然光芒大放,将其罩在其中,让其只能在丈许之间腾跃。在金光的照耀下,龙影仿佛凝实了起来。龙首、龙须、龙爪、龙鳞等等清晰可见。

    最让萧清封诧异的是龙眼。都说画龙点睛,但是这条龙有眼无珠。看起来一点也不生动,完全没有该有的生气息,给人一种木偶的感觉

    手中托着龙虎印,朝阳尊者浑身散发出一丝玄妙的光晕,脸色肃然,对着龙影喝道“本尊知晓你是上古火龙之龙魂所化,但是你毕竟不是上古火龙。今日吾等五尊联手,尔断然没有侥幸之说,不如早日归降,也好重塑身躯,遨游天际。”

    “嗷!”

    面对朝阳尊者的一堆话,龙影只是不停的咆哮。萧清封他们在一旁看着,完全有点懵,根本就不知道龙影表达的意思。也只有熬冰菱露出了一丝沉思之色。

    其实萧清封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龙影便是复活火龙最关键的东西。

    这龙影有个名称叫做龙魂,他乃是上古火龙的命魂所化。如果让其重夺龙身,诞生灵智,还真又是一条真龙。

    上古时期,还没有地府。陨落之后自然不能转世。但是这个问题对一些大能修士不是问题。当年,那位上古火龙也是天骄一般的人物。

    在明知要陨落的情况下,上古火龙施展了一种秘术,这个秘术就是所谓的火龙四关。其实,火龙四关最终的目的还是收集精血。

    但是收集精血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便是因果法,算是有因有果,有人需要先天火之气,便要留下一滴精血,这样算是两不相欠。

    第二种方法自然就是强取,就像灰袍人一样强夺。这种方法因果纠缠,麻烦不断。

    上古火龙使用的是第一种,他本想以和平的方式收集足够的精血,然后以精血刻画龙身,再施展盗运之术,便可令他起死回生。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指派的护龙一族因为传承和野心的缘故走上了歧路。

    火龙族妄图以强迫手段收集足够的精血,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样会适得其反。这种方式复活的火龙,只会是一条恶龙。而且,这样一来,当年那条上古火龙便彻底陨落了。

    东域是东域五宗的地盘,火龙族打什么主意五宗早就知道。

    但是他们选择了旁观,因为如果真的复活了火龙,那他们便可以屠龙。一条真龙身上有什么宝贝?那简直是价值连城,别说他们,就算是天仙大能甚至真仙真君也眼热的不行。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们知道火龙族复活的是一条恶龙。

    恶龙实力强大,性格暴虐,一旦出世便会扰乱三界安宁。作为首当其冲的东域更会遭受莫大的灾难。所以,朝阳尊者才能说动其余四尊提前动手。

    萧清封他们不懂龙魂想表达的意思,但是朝阳尊者明白。

    “尔不要心存侥幸,若尔愿意随本尊走,本尊可绕尔一命。机缘之下,说不定还有重生之日,如若不然,今日便是尔死期。”

    说完之后,但见朝阳尊者连续掐诀,最后点在龙虎印上,龙虎印光芒突然大增,将龙影的活动空间压制得越来越小。

    “嗷!嗷!嗷!”

    龙影不断的咆哮,不断的挣扎,但是这根本没有丝毫作用。龙虎印乃是灵宝**师传下来的无上法宝,别说只是龙魂,就算是真正的上古火龙也不见得能够挣脱出。

    看着朝阳尊者动作这么慢,神剑尊者眉头微皱,提醒道“道兄,不要废话了,直接拿了便是。”

    神剑尊者这么说倒不是因为法力不济,而是因为一旁有门下弟子旁观。若是看着他们五人联手,还搞了半天才拿下一个没有灵智的龙魂,那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搁?这岂不是有损威名?

    听到神剑尊者的提醒,朝阳尊者神情微凝,将手中龙虎印抛空,然后连连施诀,最后朝着龙虎印一拜,口中朗声道“元阳宗弟子朝阳启禀祖师,今有恶龙魂欲图复生,弟子恐三界难以安宁,遂欲镇压封印龙魂于龙虎印中,望祖师准允。”

    “可!”

    在朝阳尊者说完之后,一道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存在的声音响彻空中。

    在声音出现之后,龙虎印散发的光芒突然一闪,然后便直接落在了朝阳尊者的手中。

    这个时候,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龙影的咆哮,没有了法力光柱,没有声音,没有了风,一切都好似定格了。

    说实话,萧清封现在完全有点懵。他只看到光芒一闪,然后龙魂就不见了。

    难道不应该是大战三百回合吗?难道不应该困个数天数夜吗?难道不应该出现一波三折吗?

    怎么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呢?

    萧清封想不明白这一点。这也太简单了吧。从动手开始,到结束,没有要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这么短的事情,用得着五位尊者齐聚?这完全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萧清封他们愣住了,但是几位尊者可没有愣住,收了手中的龙虎印,朝阳尊者言道“诸位道兄,事情还未完结,吾等继续吧。”

    “嗯!”

    几位尊者点了点头,然后萧清封他们便看见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布阵。

    阵法一道博大精深,萧清封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阵法厉害非常,就像他们宗门的护山阵法。

    以前,萧清封一直以为布阵是需要用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这一刻,几位尊者给他上了一课。但见他们法诀掐动,火龙山从底部渐渐升起了一道五彩光罩。随着几位尊者掐诀,光罩越生越高。

    萧清封脑中出现了一种极其荒诞的感觉,看着几位尊者布阵,怎么有种看世俗匠人修房的感觉呢?

    不管萧清封怎么想,几位尊者用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就将阵法布好。萧清封不知道这个阵法有多玄妙,但是光看光罩就知道应该不凡,反正他估计是闯不过的。

    一切做完之后,朝阳尊者对着火龙族族长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尊就不做这个恶人,限尔等一月之间搬离火龙山。一月之后若还没有搬离者,生死自负。”

    “多谢尊者!”

    老族长朝着朝阳尊者一拜,尽管老族长心中已经恨不得将在场所有人都杀了,但是他不得不强忍下来,因为火龙族还需要他。

    没有再看火龙族长,朝阳尊者转头对着萧清封道“跟本尊回宗门。”

    “是!”萧清封点头应道。

    这个时候,深运尊者带着深意对着朝阳尊者呵呵笑道“道友,你们元阳宗倒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呢!不错!很不错!”

    “不敢当!不过,真封确实算不错了。”

    朝阳尊者没有过多谦虚,实际上阐教一脉也没有谦虚的坏习惯。他自然明白深运尊者话中的话。但是,这又如何呢?现在,真封就是他元阳宗弟子,现在是,日后也是!

    望着深运尊者,萧清封心头一震。

    先前他自然也见过深运尊者,但是因为距离远,而且显示恭敬不敢细看,现在细看之下,他竟然发现对方和他长得十分相似。

    萧清封脑中想道或许等自己老了,就是这幅样子吧。

    不仅萧清封看到了,其他人也都在萧清封和深运尊者之间徘徊。这一对比发现,他们实在是太像了。要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在场所有人都不会信。

    收回心中的念头,深运尊者对着萧清封言道“小家伙,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我东海宫做客,到时候老夫扫榻相迎。”

    萧清封躬身应道“不敢,如果有机会,晚辈定然会去东海宫拜访。”

    看到了深运尊者,萧清封对自己的身份再也没有了怀疑。但是,这又如何?对于他来说,元阳宗才是他的归属,至于东海宫日后再说吧。

    在萧清封说完之后,天算尊者也对着他言道“小家伙,日后有时间的话,也可来我神鬼庵做客。”

    萧清封又恭敬道“多谢尊者,弟子一定上门拜访。”

    看到天算尊者还想说话,朝阳尊者出言道“行了!行了!事情既然已经解决,那就走吧。诸位道友,再会!”

    说完之后,朝阳尊者也不等他们回答,直接大手一挥,一道光罩将萧清封与萧轻影笼罩,然后便带着他们一起化虹而去。

    朝阳尊者离开之后,担山尊者对着深运尊调笑道“道兄,这一次你们东海宫可损失了一名天才呢。”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深运尊者淡笑了一声,言道,“不管怎么样,他身上流的是我家族的血脉。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嗤!”天算尊者嗤笑一声,讽刺道,“自家人都没有找到,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命。说实话,与你认识真是本尊的耻辱。自家子弟成了别宗的天才,想想都好笑。”

    深运尊者面色平静,反驳道“他与我东海宫有关系,与你神鬼庵就没有关系吗?元阳宗与我东海宫关系密切,他始终站在我东海宫一方,说不定日后还会与你神鬼庵交手呢!”

    天算尊者眼睛微眯,反驳道“你说”

    没等天算尊者说完,深运尊者说了一句“行了,走了!”

    说完之后,大手一挥,带着熬冰菱姐妹化虹而去。看着深运尊者也走了,神剑尊者与担山尊者对视一眼,然后也带着自家门徒离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李语璇对着天算尊者撒娇似的问道“祖师,你们方才说的什么呀?那真封有什么特殊不成?”

    李语璇是神鬼庵庵主的弟子,但同时也是天算尊者的后裔。从小天算尊者就对她极其喜爱,私下传给了她不少术法,就是那个青藤法器都是天算尊者送给她防身的。

    所以,李语璇见到天算尊者并没有萧清封他们见到尊者那种敬畏。

    看着李语璇,天算尊者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言道“此事还不是你能知晓的,等你修成金丹再来问吧。行了,我们也走吧。”

    萧清封本来是想与李语璇等人拜别的,但是尊者速度太快,他还未行动就被带走了。

    火龙山离元阳宗少说也有数十万里,以萧清封的速度,拼命赶路也要行几个月,但是以尊者的速度,只要了几个时辰便到了元阳山。

    没有停留,朝阳尊者直接将萧清封带到了元阳峰,在这里,萧清封见到了不寻祖师。

    “弟子真封见过祖师!”萧清封恭敬的施礼道。

    这一次施礼,虽然动作语气与以往相同,但是意义不同。以往施礼是一种弟子对前辈的感觉,坦白说,并没有多大的感情,只是一种很正式的形式。

    但是这一次,有一种晚辈对家中长辈的感觉。这是萧清封出去回来后心态的变化。

    伸手一拂,不寻真人问道“不必多礼,此次出去感觉如何?”

    “感触甚多!”

    萧清封满是感慨道。他这一次出山游历,前后算起来过了十数年时间,但是他却觉得过去了好久好久。这一次出去,他经历了好多次生死危机。有收获,也有后患。

    手一伸,一个葫芦出现在不寻真人手中,递给萧清封道“这是先天金之气,你拿回去自己吸收吧。争取早日修成五行法力。行了,你刚回来,就先去休息吧。”

    恭敬的接过葫芦,萧清封应道“是,弟子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