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三界求道录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初见江青衣
    “这次比武招亲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望33着紫檀离开的背影,萧清封口中喃喃。虽然他想不通一个比武招亲后面隐藏着什么,但是既然紫檀这么说,想必不会无的放矢。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让他有点纠结,究竟要不要赢到最后呢?说实话,虽然这次来的人多,高手也多,但是赢到最后的自信萧清封还是有的。

    他并不觉得在同辈之中,有谁能够赢得了他。即便现在对上一直都让他颇为忌惮的敖冰菱也丝毫不惧了。

    只是他本来的想法是赢了御风就行,只要不让御风赢到最后就好。至于谁赢到最后,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他与东海宫敖冰菱的事情虽然没有完全确定下来,但是凭借元阳宗的名声,再加上他本身的资质,想来不会有意外。

    这样一来,就有问题了。如果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赢到了最后,那他岂不是真的要与紫檀结为道侣吧?

    修行界能够一夫多妻吗?

    对于这个问题萧清封不太清楚,但即便有,他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能够一夫多妻。不管是敖冰菱还是紫檀,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心中带着犹豫,萧清封回到了太乙门内。

    当萧清封刚走进阁楼的时候,真凡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之色,嘿嘿的低声问道“师兄,紫檀师姐叫你去干什么?给我说说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萧清封朝着旁边的柱子看了一眼,然后对着真凡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让人看见了,不仅你一世英名毁了,连元阳宗的名声都会受损。”

    “咳咳!”听见萧清封这么说,真凡身子立马站正,一本正经的对萧清封道,“真封师兄,师弟真凡想知道你和紫檀师姐出去做了什么,恳请师兄回答!”

    看着真凡搞怪,萧清封忽然放松起来,心中也起了玩耍之心。但见他脸色一沉,沉重道“真凡师弟你真的想知道?你确定不后悔?”

    “嗯!嗯!”

    真凡连忙点头示意,修行之人也是人,自然也有人的感情,八卦就是其中之一,而真凡就十分偏爱八卦。说来也奇怪,擅长阵法的人一般都是比较古板严肃的,但是真凡却恰恰相反。

    看着真凡一脸期望的样子,萧清封忽然笑道“你想知道,就自己问紫檀师妹去!她愿意告诉你,你就知道了。她不愿意告诉你,那我也没办法。”

    说完,萧清封也不理会真凡精彩的表情,直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现在离比武招亲还有半个月时间,他也不准备去凑什么热闹,还是静修为好。最近他对纵地金光诀的领悟越来越深,想来不需要多久就可以修成了。

    在萧清封离开之后,真飞从旁边的石柱后面走了过来,对着真凡笑道“嘿嘿!师弟你又吃瘪了吧!我就说了你肯定是问不出来的。你说你偏要逞这个能做什么?”

    真凡白了真飞一眼,没好气道“哼!我问不出来,难道你就能问出来?有本事那你去呀!如果你能问出来,我就认你做师兄。”

    真飞摊了摊手“我有自知之明,就是问不出来所以没有去问。不过话说回来,我本来就是你师兄好不好。”

    真凡又翻了翻眼睛“论入宗谱的时间你确实算我师兄,但是论拜师的时间,你还真不一定是我师兄。”

    真飞笑道“嘿嘿!宗门就是按照入宗谱的时间算的。你说这个有用吗?这辈子,我注定是你师兄。除非你”

    没等真飞说完,真凡就言道“没有那个除非!师兄就师兄嘛!反正我也不会叫你。”

    说到这里,没等真飞反驳,真凡便继续言道“得了,不说这些没影的事情。走,我们去找剑宫的师兄弟。难道见到一次,怎么也要和他们好生切磋一番嘛!怎么也要给他们一次难忘的经历嘛!”

    “这话说得在理!那走吧!”说起剑宫,真飞也点了点头道。

    因为当初三宗会武发生的事情,导致了最后真灵的事情。

    所以元阳宗真字辈弟子与剑宫云字辈弟子就有了些矛盾。虽然不能明确的对立,但是也是彼此看不顺眼。时不时的就要切磋比斗一下。

    而在这一两年时间,元阳宗弟子连同太乙门弟子一起对抗剑宫。即便是萧清封也被拉去了几次。因为萧清封直接将剑宫大师兄云炎镇压了,在太乙门与元阳宗联手之下,剑宫弟子也只有受虐的份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半个月时间就过去了,比武招亲的日子也已经来临。

    比武招亲限定是百五十岁之下的金丹修士参加。但是比武招亲也算是一场盛会了,所以来看热闹的确实不少。

    其中除了本身来参加的金丹修士之外,还有少数筑基修士来凑凑热闹。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些女性修士也来看看,甚至于,还有几位元神大修士也来了。不过倒不是来凑热闹的,而是来照看自家后辈弟子的,至少明面上是这个原因。

    而这其中,神农谷的化药真人、旋风门的暴风真人、玄机楼的天机真人、元阳宗的不怒真人、剑宫的亦灾真人赫然在列。

    比武招亲的地方并不是像三宗会武那样在台上比试。怎么说也是金丹修士了,一心多用只是小问题,在空中战斗也正常的,而最重要的是战斗的威能不是一个小小的石台可以容纳的。

    比试的地方不是其他地方,赫然便是太乙山顶峰处。

    一大早,萧清封他们便与真凡几人来到了顶峰之处。他们本以为来得早,可是到了才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来了。粗略一算之下,竟然有两三百人。

    这些人中,大概有百人左右是真正来参加的,其他人都是来看热闹的。而那参加的百人,无一不是资质超绝,手段高深之人。

    那些来看热闹的,出了御剑的筑基修士之外,基本都是女性修士。

    就萧清封认识的,像东域情魔宫的情魔严绿衣,神鬼庵的李语璇,甚至于他还见到了东海宫的敖冰菱姐妹。

    除了他们之外,在可能会参加的那些人中,萧清封也见到了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神农谷丹晨以及旋风门的御风,和他一起前来的道济寺隐修,还有玄机楼的人机道人。

    除了这些东南域之人外,还有萧清封认识的镇山派的驱山,朝阳门的沈言预,武道宗的司马青麒。

    不过,这其中让萧清封比较瞩目的是司马青麒身边的那个青衣女子。

    那青衣女子手持一杆银色长枪,身后还有一件红色的披风,容颜并不算绝美,至少和敖冰菱相比要差那么一筹,就算是李语璇相比也差那么一丝。但是其浑身散发出的英气让人侧目,只是看一眼就有种让人不会忘记的感觉。

    当然,萧清封在意的不是她的容貌。不对,他在意的的确是她的容貌,只是不是因为容貌的美与不美,而是容貌本身。

    因为,她的容颜与释然师尊有几分相似。

    在萧清封注视那青衣女子的时候,那青衣女子察觉到有人注视,转头看向了萧清封。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对视在了一起。

    一息!两息!三息!

    足足三息时间,萧清封与那青衣女子才将眼神收回,而收回眼神之后,萧清封便喃喃道“像!真是太像了!”

    在萧清封身旁的真凡听到萧清封的话,疑惑道“师兄,你说像什么呢?谁像谁?”

    “没什么!”萧清封眼神移开,平静道。

    虽然面上平静,不过他心中却是有些激动,因为他很确定,那个青衣女子就是他需要寻找的衣,同时也是释然师尊的女儿。

    在萧清封转开眼神的时候,那青衣女子指着萧清封对着身旁的司马青麒问道“师兄,你可认识那人?”

    司马青麒的眼神转过来看到萧清封的时候,眼中闪过强烈的恨意,咬牙切齿道“呵呵!认识!当然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元阳宗大名鼎鼎的真封!元阳宗真字辈第一人真封!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司马青麒和萧清封的仇恨源于当初火龙山之行。当初萧清封在火龙山寻找先天火之气,在这过程中曾经因为恩怨斩掉他一臂。

    虽然在宗门的帮助已经将他的手臂恢复过来。但是现在的手臂和原来的手臂相比始终有些滞碍。这也导致了他的修为渐渐的跟不上了。

    原本可以与衣比肩的他,现在彻底被衣甩开。如果不是身为年轻一辈大师兄,恐怕他连晋升武道金丹的机会都没有。这让他如何不恨!

    “他就是真封!”没有管司马青麒的表情,衣眼睛微眯,认真的打量起萧清封来,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原来他就是我毕生的对手!看来还真的不弱呀!”

    在萧清封与衣无意间对视的时候,在另外一边敖冰菱与南水菱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哼!”南水菱冷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什么意思嘛!姐姐你在这里他也不过来看看,竟然还敢当着我们的面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这种人不要也罢!”

    听到南水菱的声音,敖冰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并没有说话。她虽然性子比较冷,但是终究是一个女子,在这种事情上也大度不起来。

    本来和真凡说话的萧清封好似有所感,抬眼一望,正好对上了敖冰菱的眼神。

    敖冰菱的眼神中带着六分冷意,三分审视,还有一分复杂。

    相比敖冰菱复杂的眼神,萧清封则要简单多了。他只是纯粹的看着敖冰菱,在对视了几息之后,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眼睛移向了其他地方。

    巳时一刻!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宫简真人飘然而至。白发、白须、白眉,外加脚下的祥云,宛如仙人临世。在他到来之后,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这一刻,宫简真人好似世界的中心。

    扫视众人一眼,宫简真人乘着祥云落了下来,他所落的位置是太乙山顶峰的中央之地。而萧清封等人见状,立即移动身形围绕在他四周之地。

    萧清封他们的行为也很有意思。

    从东域来的人基本站在宫简真人的东方,东南域之人站在宫简真人南方,而东北域之人站在宫简真人北方,最后便是阐教三宗修士皆立于宫简真人西方。

    可以说,因为太乙门的比武招亲,东方三域中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基本都来了。

    在这里的数百修士,在若干年后,至少有三分之一会成为威震一方的元神大修士,其中肯定还会诞生出几位地仙尊者。

    宫简真人眼睛扫过众人,大手一挥,原本因为移动过程中还有些杂声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

    也不见真人有什么动作,空中就响起了他的声音“尔等齐聚我太乙门,想必也知道我太乙门要做什么。不错!我太乙门中有一女弟子名唤紫檀,其资质超凡,容貌无双,而今想招一婿与其结为道侣!”

    宫简真人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但是四周没人胆敢插话,只是静等着他继续开口。

    再次扫视一眼众人,眼中带着一丝寒意,口中也略带凌厉之意“本座知道尔等各有心思,你们有什么心思本座不关心。但是本座话说在前面,不管你们有什么心思,都不得扰乱比武。”

    在宫简真人说完之后,萧清封他们这些阐教弟子立即应道“谨遵真人之命!”

    有着萧清封他们在前,其他三个方向的人也应道“谨遵真人之命!”

    微微点头,宫简真人继续言道“这次比武规矩不多,只有一条,每人只能上台一次。每次比试之后,皆有一刻钟的时间歇息!现在,便由紫檀亲自来主持!”

    说完之后,宫简真人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