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塚 > 正文 第181章 等待
    古帝向前迈步而行,目光已经落在了几十丈外的第二道禁制之上,正打算一鼓作气,连续冲出几百丈时,突然他面色一边,在他脚步迈出禁制的瞬间,四周立刻散发出阵阵黑雾,与之前的红雾明显不同的,是这黑雾隐隐也有阵阵呼啸之音传来。

    紧接着,一道道黑色的利剑,联通数之不尽的红光,瞬间轰然而来,它们速度太快,以至于呼啸声刚刚出现,这些攻击已然临身。

    古帝面色阴沉,他大喝一声,张口喷出一口灵气,这灵气一处,立刻化作一道道玄冰之墙,挡在其身前。那些攻击大部分落在了冰墙之上。

    紧着他身子立刻退后几步,右手握拳,狠狠的隔空击在玄冰之上。顿时冰墙碎裂,化作无数玄冰,四下开来。

    与此同时,他左右掐诀,连续打出无数道灵诀,这些灵诀一一自动追杀四射的冰块,在这一瞬间,冰块立刻融化,居然化作无数个古帝的分身,一个个单手结印,同时打出无数道法诀。

    禁制内轰然一声,被这强烈的攻击震荡,彻底崩塌。

    黑雾四散之中,古帝面色一沉了走了出来,他四下看了少许,面色更加阴沉,透着一股杀机。喃喃自语道“魔君小儿,这禁制定时你布置的!”

    古帝口子的魔君自然便是那中年修士。他目露寒芒,刚才突然出现的禁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若非其修为是在强悍,换了旁人,虽说性命无忧,但也定然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他之所以这么肯定这禁制的施术者是魔君,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极为谁,对于魔君的禁制手段有所了解。而且其他几人,他也都熟悉,以他们的性子。根本就不适合研究禁制。当然也不排除那个叫王青的小子。

    他盲觉上,古帝却是把第一个怀疑对象,放在了魔君头上,至于尹天放,他早就是忘在了脑后。

    以他的禁制之道,事后一想,便是分析出这额外禁制的额度,不由的心底暗骂,同时收起了大意之心,暗自决定哪怕遇到再简单的兼职,也定然要仔细看透后,在向前行。

    尹天放缓步向山峰走去,蓦然他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山脚一眼,冷笑了几声,在刚才那一刻,他察觉到自己布置的第一个禁制,已经被人破坏。

    不过尹天放没有任何的慌乱,他一路之上,这一年的时间所过之处,已经被布下了无数禁制,管叫后来者,即便是能够度过,也定然是费尽心机,稍有不慎,连续触发多个禁制,即便不死,也得脱层皮。

    若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会引起更大范围的禁制启动。如此一来,即便是元婴大圆满,也是死路一条。

    如此强力的禁制,在尹天放身后的路上,虽然不多,但也有那么三四处,这些禁制之所以具备如此大的威力。是以为在其上,不仅仅留有此山峰故友的禁制,更是被魔君添加了不少,最后尹天放心惊胆颤的度过自后,更是一咬牙,又在上面铺了一层。

    最后他认为还是不够狠毒,于是干脆绕着四周,连续把数个禁制连接在一起,一旦引动其中一个,那么等待对方的,将是一场浩劫。

    尹天放根本就不在意后方之人是谁,继续向前行去。

    越是向上,尹天放前行的速度就越慢,他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来推演每一个禁制的变化,甚至连着禁制的所有分支细节,都要研究透彻,才敢进行破解。

    他自创的禁制手法,最多只能晃动十个残影之圈,若是再多一个,不但他的身体,甚至神识都有些跟随不上。

    这等手法,若是换了旁人,即便是能够做到,也最多不过三五个残影之圈罢了,尹天放之所以达到十个,正是因为他的神识比之旁人要强横数倍。

    记录禁制的玉简,数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块,这些都是尹天放禁制之术一点点成长的见证,也是他宝贵的财富。

    尹天放的毅力,无疑是极为坚定的,有时为了破解一个禁制,往往要下很大的功夫,不分昼夜,才能找出一个突破点。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间,又过去了半年,他的双眼更加锐利,仿佛可以洞彻人心一般。

    实际上,尹天放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地方待那么久的时间,虽然这一年半对于修士而言并不算长,一晃而过,但他本打算结束清水国的一切恩怨,前往寻找诺澜。只是如今骑虎难下,想要去寻找诺澜,也只能是他等他离开此地之后再说了。

    他相信,等到自己离开此地,到了外界,他有足够实力却解决与青云宗的一切恩怨。

    此时他的位置,距离山顶,只有不到六百丈,只不过从三百丈其,山顶被一层吼吼的白色雾气弥漫,看不清里面的细貌。

    此时的他,满头白发被扎在一起,盘坐在一块石崖上,在他的四周,是众多的禁制,这些禁制,都是他随手布下,起到隐藏身影的作用。

    越是向上,尹天放心中就越是有种危机感,他一路分析,不知道身前那人是否通过了此关,若是没有通过,那此人定然就在前方,在这个位置的禁制,随便拿出一个,威力都堪称极强,即便是元婴大圆满,哪怕是到了化神期,也同样难逃一死。

    如此一来,尹天放神识不便散出,只能自己分析。

    至于身后之人,尹天放这一年半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进程,从一开始每个几天都会感觉禁制被破解了一个,到现在,几乎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对方才能破解,这除了因为山峰固有禁制威力增大,其重要的一点,在于尹天放的成长,现在他所不知的禁制,与刚开始相比,可谓是天地之别。

    尹天放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目光闪动,他心智,正如他可以感受到别人破解自己的禁制一样,前方之人,定然也能察觉到到自己的到来,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在等待着他。

    沉吟片刻,尹天放右手挥动,又在四周布置了几处禁制,说起来,他在此地已经坐了接近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的时间里,他每天都要观察上方,留意下方,同时还要在四周布置禁制。

    尹天放不着急,他才不想一头撞向对方的陷阱之中,而且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更不能有半点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