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心如死灰(续)
    岳飞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道“好,独孤少侠,那你们定要小心些!”说完,便和牛皋起,带着士兵们下山而去。 Ω1 ん1z而此时山下的战斗已经呈白热化,方勉是铁了心要抓住岳飞的,因此五色教的人马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岳飞和牛皋带着剩下的十多名士兵很快就来到山下和郜云达等人会和,但五色教的杀手却是层出不穷,除去陈定生和另外个老者,别的杀手功夫虽然不高,但却胜在人多,二三百名杀手将他们团团围住,左冲右突,他们都没能冲破包围跑出去。

    郜云达见此情形,知道情势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现在也顾不得山上的剑心两个了。他挥掌逼退陈定生,对正在和另个五色教老者对敌的两个道士喊道“三师兄,你去掩护岳元帅他们突围,两个老贼交由我和大师兄来挡住!”

    其名道士应了声,跳出战圈,转身来到岳飞等人身边,而郜云达和另名道士则合在处,两人联手与陈定生两个战在起。那边郜云达的三师兄则站在岳飞等人身前,挥掌将个个冲过来的杀手击退。岳飞和牛皋他们这次前来,并没有带着长兵器,只有腰间携带着的佩刀佩剑,此时大家都是步战,近身接敌,倒也使得十分顺手,将两侧的杀手个个的砍倒。牛皋更是连连大喝,挥舞着大砍刀如同杀神般,哇哇大叫“小崽子们,来尝尝你牛爷爷的大刀!”

    就这样,他们组成了个锥形阵,由那位三师兄在前边开路,岳飞、牛皋领着剩下的道士和士兵跟在后边,终于冲破了五色教杀手的包围,来到了山下。万幸的是方勉并没有下令杀马,因此他们留在山下树林边的马匹倒还都安然无恙。此时干人几乎个个带伤,但因为来时的许多人都已经被五色教杀死,马匹倒是有了多余的,大家起跳上马,抖缰绳,就向东边的信阳城奔去。

    那些追来的杀手们见状,也都纷纷寻找马匹,上马追了过去。郜云达和留下的那位大师兄又与陈定生两个缠斗了阵,见岳飞他们去的远了,又恐五色教在半路之上再有埋伏,于是也不愿再和两人斗下去。郜云达声长啸,和大师兄起,避开陈定生二人的攻击,施展轻功,就往山下奔去。陈定生又哪里肯舍弃?当即也就追了上去。于是,整个大路上就呈现出这样幅景象岳飞等人骑马在最前边狂奔着,后边不远处是五色教的百余名杀手乘马狂追;再往后看是郜云达两个展开轻功正奔过来,在他们身后则是陈定生两个正在穷追不舍。足足拉出去二三里的距离,现在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若是岳云带着兵马增援过来,那么五色教必定再没有丝获胜的机会。

    回头再去看还在山顶对峙的剑心两人和方勉。他们堵住了方勉的去路,掩护着岳飞顺利下山。方勉见到岳飞等人消失不见的身影,心愤怒至极,气得浑身乱颤,双目通红,他瞪着两个人厉声喝道“独孤剑!张琳心!你们两个小娃儿屡次坏我大事,看来我留下你们真的是个错误,早知道这样,在临安的时候我就应该将你们杀了!”

    独孤剑则是心感到十分的失望,不仅仅是因为方勉做的这切,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师父以及柳原、顾枫等人,他们无不是对方勉推崇备至,尤其是顾枫,他和方勉还是至交,却万万不曾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下黑手,结果顾枫虽然不是死在方勉手,可这切的幕后主使就是方勉本人!他横剑在手,对着方勉怒目而视“方勉,枉天下人都那么尊敬你,称你声大侠,想不到你却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大魔头!不仅投敌卖国,还谋害这么多正派人士,你甚至连自己的好友的不放过!亏我当初还那么的相信你”

    方勉听了他的质问,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脸上却露出丝丝笑容,他看着独孤剑说道“独孤小子,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人是要学会变通的。现在时间还早,我先给你们讲个故事吧!”剑心两个都是冷冷地看着他,想听听从他的嘴里还能说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来。

    只见方勉抖了抖衣袍,似乎是陷入了满满的回忆之“大概是在三十年多前,那时我才学艺有成,初入江湖,那时候年少不更事,而且还有些年轻气盛,想要在江湖上闯出番名堂。可我越是游历,越现天下间的疾苦,皇帝昏庸,贪官污吏横行,百姓生活困顿。我就想,凭什么这些当官的就可以大鱼大肉,有钱人就能够花天酒地,而每日辛勤劳作的普通百姓却要忍受他们残酷的压榨,这切太不公平!”

    方勉的脸上显得十分的愤怒,但独孤剑和张琳心此时却觉得他说的这些倒还像回事,于是就继续听了下去“后来我回到青溪,得知祖父正在组织百姓和教兄弟,打算起事,推翻赵宋的统治。”

    “你祖父?”张琳心脸上显出丝疑惑之色,她和独孤剑对视眼,心顿时起了个十分大胆的猜测。方勉看着两人惊诧的样子,沉声说道“不错,我祖父就是当年摩尼教的教主,人称‘圣公’的方腊!”

    “啊?竟然真的是他!那这切就都说得通了。”剑心两个顿时觉得直以来自己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怪不得方勉能够当上五色教的教主,能够在数年之间指挥如此之多的高手,原来这都是方腊当年留下的摩尼教的部众!只听方勉继续说道“我祖父当年起事失败,许多义军头领和教兄弟都跟着遇害或是英勇就义。但他兵败之前,将我送了出去,命我不许再回来,也不许为他报仇!可是我又如何能够甘心?十余万人的性命,就这么全没了,宋军杀人如麻,不分青红皂白,凡是跟义军沾上点边的,都被他们杀了,人头落了地,鲜血流了数日都不止!此等深仇大恨,我又如何能够忘记!”

    他瞪着剑心两个,厉声问道“你们说,这仇,我该不该报?这么昏庸无能的朝廷,又该不该推翻?”两个人被方勉这么问,顿时都是阵语塞,方腊起义之事,虽说许多人并不赞同,但提起来,也都是十分佩服,只因他的确为许多百姓做了好事,譬如开仓放粮,杀死贪官污吏。可这并不能成为天下人赞同地原因,毕竟忠君爱国的思想不仅仅是深入读书人的心里,这些练武的人们,也都是认为赵宋为正统,对于那些贪官污吏,正直的武林人遇见之后会惩戒番,但也有许多帮派早已和本地的官吏沆瀣气,他们又如何肯去响应方腊的起事?

    就连郜云达的师父栖霞真人,他也是接受了朝廷的册封,因此在方腊攻上齐云山的时候,才会出手与之决斗。再加上栖霞真人向为人正派,又古道热肠,帮助过太多的人,因而武林人对于方腊害死栖霞真人事才会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