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章 最浪漫的终极武功
    刚入行的时候,师傅就教导张昂厨师这一行,投入越多产出也就越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同样的食材,做的越精细,价格也就越高。同样的做法,用的食材越好,卖价也就越贵。好的差的一对比,往往能有十倍乃至百倍的差距。

    张昂这时候投入宝贵的幸运星,就是为了博一把,让后面能抽到更好的东西。

    抓紧时间,张昂把3星的小球也投了进去,这次是“灵丹妙药”。空中缓缓掉下一个青玉瓷瓶。

    接过来一看“固本培元丹(一个疗程版)”。瓶身上还有一行小字“一个疗程十二颗,一天一颗,不要多吃哦”。

    真是瞌睡遇枕头,自己正好大病初愈,还先天体弱多病,这药一听名字就知道非常对症下药。这幸运提高果然很明显。

    现在只剩下最珍贵的6星小球了,“灶王爷保佑,一定要出好东西啊”张昂一边心里祈祷,一边把小球投入转盘中。

    指针掠过非常细小的“神兵利器”,掠过稍微大点的“天赋技能”,略过其大大小小的格子,停在了转盘上最大的格子“武功秘籍”上。

    张昂看着空中一本蓝色封面的书本缓缓飘落,心里不经想道“不知道这六星级的武功秘籍有什么特别,应该比那流星锤好多了吧,不知道是内功,轻功还是什么招式。”

    张昂接过书一看,一股巨大的狂喜就像火山喷发一样从心底喷薄出来。

    原先张昂对武功秘籍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他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一种什么样的武功。是飘逸出尘的剑法,是日行千里的轻功或是诡异莫测的内功,他并不能确定。

    但当张昂看到手上这本武功秘籍时,他就知道,自己找到了愿意付出一生去修习的武功。现在哪怕有8星级,9星级乃至10星级的秘籍放在他面前,他也会不屑一顾。

    因为这本书封面上写着《庖丁解牛刀法》,书名下一行注释“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这是张昂作为一名厨师,作为一个中国古典文化爱好者,所能想象到的,最浪漫的终极武功。

    张昂激动的不能自己,把书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松手。

    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心情,张昂决定好好逛逛这个大殿。

    他花了好久把整个大殿都逛了一下,可是除了柱子还是柱子,只有大殿中央有块玄武碑。

    张昂只好回到玄武碑处,问道“我该这么出去呢?”

    那声音还是那么机械“是否离开玄武殿?”

    “原来这里叫玄武殿,真是好猜。”张昂心里想着,嘴里说道“确认离开。”

    然后一阵头昏,就陷入了无边黑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张昂是被老伊万的起床声音吵醒的昨天晚上老伊万铺了些干稻草和他睡在一个屋子里。

    张昂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怀里,不出意料,摸到了一个瓷瓶和一本书。

    “还好还好,昨天晚上不是梦。”张昂心中庆幸。

    “少爷,你醒啦,我这就给少爷准备吃的。”老伊万说罢,就出去。

    不一会,就抬着牛奶泡面包进来。

    “我自己来吧,你忙你的。”张昂打断了他想喂自己的想法。

    “好好好,我去照看后院的鸡。”老伊万就出去了。

    张昂打开青玉瓷瓶,倒出一粒固本培元丹来,一阵清香在淡绿色的丹丸上徘徊不散。张昂就着牛奶,把这粒固本培元丹一咽而尽。

    这丹药一下肚,张昂只感觉一阵暖流瞬间涌遍全身,四肢百骸充满了无尽的温暖,一丝丝力量在身体各处不停的产生。整个身体感觉非常轻松,昨天逛街熬夜的疲劳一扫而空。

    “不愧是灵丹妙药,效果立竿见影啊。”张昂不经感慨。

    然后张昂就一边吃饭,一边拿起《庖丁解牛刀法》看了起来。

    还好全是中文,都不怕被人看到。

    通读一遍后,张昂发现《庖丁解牛刀法》和《刺球流星锤的十八种使用方法》一样,都是只有招式,并不包含内功和轻功。但更加的详尽和易于理解,它并不会直接增加出刀的威力,而是在专精于在各种奇妙的角度,攻入敌人身体最薄弱的地方,招式非常的迅捷,省力,有效。

    张昂越读越欢喜,每一招每一式,他都可以飞快的看懂并福至心灵的理解,就像是看见了多年的老朋友,互相唠家常,大家都如沐春风。没有哪怕一丁点昨天看那三本家传武功时的艰难晦涩。

    张昂一边看,手里拿着勺子一边比划,一顿饭,半天没吃完。

    他出身厨艺世家,六岁开始摸刀,练了几十年的菜刀刀工,从没有一天落下。按理说是早就摸腻了菜刀,但张昂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拿起一把菜刀,好好挥舞一番。

    好不容易吃完饭,张昂再也按捺不住,快步走出房间,边走边喊“老伊万,赶紧给我拿些钱,我要出去一趟。”

    老伊万从后院探出头来“少爷要多少?我去拿少爷,少爷一个人出门,身体撑得住么?”

    “先给我拿5个金法郎,我现在感觉身体已经好多了,你不用担心。还有,等等你就去找我们家原来那几个厨娘,把他们雇过来,我们明天就开工。”张昂交代道。

    “好,好的,我等等就去找。”老伊万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客厅的火炉边,从炉子旁的木材堆里摸出个布袋子来,又打开袋子数出5个金闪闪的金币递过来。

    张昂接过,只见这金币不愧是法兰西国最高等级的货币,做工十分精细。它一面印的是法兰西国皇家徽章“血蔷薇”,一面印着一杆燃着烈火的长枪。搜索过脑海的记忆,张昂知道,这代表了法兰西的皇家至高武学《神枪术炽焰中的蔷薇》。现在法兰西国武功最强的三位亲王,都是修炼的这门武功。

    收好金币,张昂换了身得体的男爵便装,就出门直奔市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