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章 金牛包子铺
    第一个去的当然是铁匠铺,几个铁匠疯狂的敲击着铁毡上的铁块,对张昂理也不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昂只好发问“我想打造些东西,该找谁?”

    一个粗糙嘶哑的声音嘶吼了一声“加隆,来生意啦!”看来是嗓子被这里的高温烫坏了。

    一个肌肉虬结的壮汉拨开屋后的一张乌漆墨黑的帘子,走了出来“这不是莱昂纳多家的李昂少爷嘛,怎么,来打流星锤么?”声音一样粗旷沙哑“这流星锤最轻也要20公斤,以小少爷的身板还是回家拿个木头的先练练吧。”

    “不不,我来是想打个锅,再打把刀。”说着,张昂从怀里掏出两张纸来,递给那个汉子“大概是这个尺寸,要全铸铁的锅,还有,刀要用最好的材料打。”

    那壮汉接过来“要这么大的锅啊,全铸铁的可不便宜啊。喔,这刀倒是小巧,不费材料,怎么,改学刀法啦?”

    “这些都是家里做菜用的,说吧,要多少钱?什么时候可以做好?”张昂连忙说道。

    “看在和男爵大人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给你个成本价吧,锅算2金,刀给你用最好的精钢,就算1金好了。大概后天可以做好,到时候给你送过去,送到了再付钱。这么大的锅,怕你们主仆两个拿不动。”加隆大叔的声音透出一股暖意。

    “谢谢,谢谢加隆大叔。”张昂连连道谢。

    第二个去屠宰铺,那个满面油光的胖子笑眯眯的站在铺子边,摊子上摆满了大块小块的猪肉。

    “老板,我要买猪。”张昂对他说。

    “噢,要多少?”老板的声音懒洋洋的。

    “我要一整头,活的!”张昂斩钉截铁。

    “是买来打算干什么用啊?你们这些贵族就是猫腻多,好吧,跟我来。”张昂跟着老板走到铺子后院。

    后院很大,一个个栅栏里关满了一只只“哼嗞哼嗞”的肥猪,“自己选吧”胖老板指着猪说。

    张昂学了一身轻易辨别注水猪,激素猪,打了高兴剂的病猪的本事,在这里一点都没用上。看到的一只只都是健康活泼,吃纯天然饲料长大的好猪。

    张昂随便选了只顺眼的,就付过钱,要了根绳子把猪牵走了。

    张昂牵着猪,又去粮食店订了面粉,去盐铺买了盐,去卖蔬菜水果的店里订了野菜萝卜和水果,又去香料商那边鉴别筛选了一些香料,又去了陶器店,布料坊等等。但找了半天,没找到卖竹子的,只好跑到卖木材的地方卖了些木材。都叫他们送回家。

    忙了半天,不知不觉太阳就下山了,市场上也大都都收摊了,张昂牵着猪,在落日余晖中走回家去。

    劳累一天,一夜无梦,梦中又发现了那道白光,但这次张昂没有进去。

    第二天,老伊万带着昨天找到的厨娘来见张昂。

    这两个厨娘看上去都不年轻了,大概都要30多近40岁,年纪大了,就不容易找到工作,待在家里为生计发愁。老伊万找过去,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但看上去都挺勤快,一大早就过来了,把昨天买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的整整齐齐。把后院的猪和鸡都喂了。

    张昂用过早饭,又梳洗过后,就开始对她们两个和老伊万展开上岗前培训。

    首先教的是发面,这边的面包都没经过发酵,等于就是一个加热过的面团,一冷下来,就又干又硬。这种面制品不发酵是不行的,现在没有发酵粉可以用,只好用土办法。

    张昂找来一个陶瓮,把一个和好水的面团放了进去,再在上面撒了一层干面粉,再用一层浸湿的亚麻布盖到陶瓮口上,放到屋外屋檐下的阴影中。这样,过上7,8个小时,面团就可以自然发酵好。

    张昂指导她们,一个把面粉筛干净,一个揉面团,一个放进陶瓮里。分工明确,一会儿,就弄好了4,5个坛子。

    然后是腌菜,把萝卜和野菜都洗干净,萝卜切片,野菜切段,抹上盐水,放进陶瓮,压上洗干净的石头,再用湿麻布封口,照样放在屋檐下。

    这样,她们一个洗菜,一个切,一个放进陶瓮里。分工明确,一会儿,又是4,5个坛子。

    看着屋檐下一排陶瓮,一上午的时间就打发掉了。

    到了下午,请来石匠师傅,把客厅的灶和烟囱大改了一下,又在临街的墙面上开了个小窗口。这石匠师傅一看就知道身负上乘武功,干的又快又好,当然,价格也贵。

    又去隔壁街的木匠那边借来工具,自己在家做木头蒸笼。4个人忙活到天黑,才做好了8层蒸笼,张昂就让她们下工了,大家都累坏了。

    第二天,一早铁匠铺就送来了锅和菜刀。4人合力把大锅放到新灶上。

    张昂也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菜刀,只见这菜刀刀锋青光闪亮,刀面可以映出人脸,刀柄有细细的防滑棱。拔了几根头发往刀锋上一吹,立马分成两半。真真是把好菜刀。

    好刀当然要用啦,张昂四人合力,掀翻了那头大肥猪,又一身汗的把肥猪头朝下吊到房梁上。

    张昂不顾肥猪凄厉的惨叫挣扎,闭着眼,摩挲着手中的菜刀,嘴里念叨着“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猛然一刀挥出。

    肥猪的惨叫挣扎嘎然而止,一动不动。把旁边3个人吓了一跳。

    张昂又熟练的切开肥猪脖子,让猪血留到地上的木盆里。不放猪血的话,猪肉会有一股血腥味,让人难以下咽。

    好不容易等猪血流完,大家又用开水烫掉猪毛,把猪放下,抬到一张木桌上。

    张昂一边回想刀法,一边把肥猪分成了大大小小的的小块,又分门别类的放好。

    “果然,这门刀法必须要在活物上才能练出效果,不是木桩能练出来的,还好我是个厨子。”张昂心想。

    他选出合适的部位,剁成肉糜,又用盐和香料腌制好,放在木盆里,等明天包包子用。

    既然要开店,就该有个响亮的名字。

    张昂想起了自己家族的家徽,一个金色的牛头嘴里叼着一把带刺球的流星锤。这个流星锤自然是指自己的家传武功,而金色的牛头却是欧罗巴大陆正道第二大派“雅典圣域”中“金牛宫”的标志。代表自己的祖先是“金牛宫”的正式弟子。那本《狂牛力的运用》想必就是那边的传承功法。

    那就叫“金牛包子铺”好了,有虎皮拉总归是好的,当下就叫老伊万去订招牌,等待明天正式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