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奇怪的婚约
    张昂从来不是一个喜好向别人借钱,或者借钱给别人的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一直认为两个人之间的交情,一旦涉及到钱财的纠纷,就会变得脆弱不堪。

    但这次却还是不得不去向玛索伯爵借钱。这完全是形势所逼,被迫无奈。

    练武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别说自己这样武道天赋低下的人,就是阿诺这样天生神力的奇才,想要把一门完全契合自己的内功练到丹田圆满,步入大武士的境界,也至少要花一年的时间。

    提升武道等级对欧罗巴大陆的人来说,就是单纯的投入时间,无非有的人快些,有的人慢些。

    但对张昂来讲,却不是的,因为他有玄武殿。

    玄武殿的兑换需要很多武功秘籍,而武功秘籍需要钱,很多钱。

    金牛包子铺最近的加盟生意平稳了许多,没有一开始火爆了,只积攒了5万多金法郎。

    想买多些武功秘籍,自然要想办法多弄些钱。

    张昂思前想后,觉得有能力也有可能借钱给自己的,就只有玛索伯爵了。

    虽然张昂早有心里准备,但还是被玛索伯爵递过来的一匣子金票惊呆了。

    连用途都没问,就直接给了自己整整20万金法郎的金票!

    张昂忍不住发问“伯爵大人,您一直很照顾我,又支持我开店,又给我指明真凶,现在又不问缘由借给我这么多钱。我看,不仅仅是看在我们两家的交情,和包子铺加盟费的面子上吧。”

    “当然,这不仅仅因为你爹曾经把我从死尸堆里背出来,也不是因为加盟费那点小钱,只是因为我当时给你父亲的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我答应把苏菲嫁给你,这是明明白白写了婚书的。所以我们两家其实是姻亲。”

    “苏菲是?”

    “当然是我女儿,伯爵府的大小姐。”

    熟知各种玄幻小说套路的张昂立马福至心灵“伯爵大人给我这笔钱,是想让我放弃这份婚书,把婚退了?”

    玛索伯爵感到很奇怪“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当然是支持这段姻缘的啊,过段时间苏菲就会从玫瑰剑术学院回来,到时候你们好好相处相处。”

    顿了顿,伯爵继续说道“其实吧,你要还是像原来那样病怏怏的一副死样,我自然不会告诉你婚约的事,但就我最近的观察,你小子还是挺聪明的,对武功也比较上进,所以,还是给你这个机会,你好好把握吧。”

    张昂感到很无奈,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只不过对方在地球罢了。

    而且自己骨子里是个非常传统的男人,喜欢大家闺秀型的文静女孩,对那些打打杀杀的大洋马一点都不感兴趣。

    看玛索伯爵一副巴不得女儿嫁出去的样子,这苏菲小姐相貌肯定是让人不敢恭维的。

    不然城里城外那么多家贵族,子爵也有好几家,其他城市也有门当户对的伯爵,何必找自己这个又弱小,又麻烦在身的小男爵呢。

    张昂怀着一肚子的不解和对未来的担忧,离开了伯爵府,向着大教堂而去。

    张昂不是一个热血冲头的愣头青,他现在清楚明白的知道大教堂对于自己的危险性保不齐一个拐角碰到马丁主教,被他一掌拍碎天灵盖,就此了账。虽然这样的几率并不高,主教大人也不大可能屈尊纡贵亲自打杀自己。

    但城里其他地方是搞不到高质量的武功秘籍的,所以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走进了大教堂。

    还是原来内功摆满书的房间,还是那个说话慢吞吞的老持事。

    教堂也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上次一样,卖给了张昂武功秘籍。

    张昂整整花掉了25万金法郎,几乎把大教堂能出售的武功秘籍一网打尽,除了几本特别贵的内功秘籍。

    据老持事说,每个教堂收藏的武功秘籍都不太一样,如果还想买其他的,就要去其他城市的大教堂,或者国都巴黎的大教堂那里是武功秘籍最全的,可以出售的种类也最多。

    张昂也要求看了看教堂内部的功法兑换目录这里面大都都是督基武神教自己的功法,只有为督基武神教立下功勋的教徒才能兑换。

    在里面果然发现了《南迦礼赞》这门内功。

    而能兑换这门内功的要求也十分苛刻要么是教堂从小培养的弟子,用极多的教堂贡献度兑换。要么是皈依督基武神教的贵族,献上自己家族的传承秘籍,换取教堂贡献度兑换。

    总之能练的,都是教堂自己人,这也侧面说明玛索伯爵没有欺骗自己。

    等了一下午,张昂才捧着厚厚的一摞书离开大教堂,也万幸没有碰到马丁主教。

    张昂前脚离开,就有一位黑衣的牧师去禀告马丁主教。

    “那莱昂纳多家族的李昂又来教堂了,这次他买了25万金法郎的武功秘籍。这是目录”

    马丁主教却是在晚祷,没有理睬他。

    好不容易等马丁主教晚祷完,才走过来,接过那目录。

    黑衣牧师赶忙接着说“您说,这蠢东西是不是想通过给我们送钱,来让我们放过他?”

    马丁主教看着手里的目录,没有说话。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搞到这么多钱,但弟弟的仇,我觉得还是要报的。”黑衣牧师又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够了,就这样吧,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就放他一马吧。杀了他,我们也什么都得不到,留着他,还能经常给我们送些钱。你也是,别老花那么多精力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把武功提高才是正道!”

    马丁主教脱下身上的白色长袍,继续说道“来,让我看看你最近有没有长进。”

    且不说马丁主教父子在祈祷室打作一团,张昂也并不知道自己头上的阴云已经消散了大半。

    他正在家中书房里,翻看着刚刚买来的十几本武功秘籍。

    现在张昂已经不住在原来的包子铺里了,毕竟现在家里这么多人,所以把自己家族原来的那套房子赎了回来。

    好不容易翻完了这么多秘籍,张昂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了梦乡。